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狗岁月_第7章

小说:狗岁月作者: 李西闽 更新时间:2016-04-29 21:37:47

他只是空洞而出神地望着门外.他知道有许多人站在他的家门口看热闹.
小狗进了自己和大狗的睡房.
他从床底下拖出了一个木箱子,从箱子里拿出一把锋利的杀猪刀,这把刀就是他在农具店铺面上试过的那把刀,他当初坚定地说:"这是我的刀."没错,他真把这把杀猪刀弄回来了.
他提着杀猪刀走出家门,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李文化想制止他出去,但是他的身体像是被绳索捆绑着,动弹不得,他的喉咙里也塞满了东西,他说不出话来,他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小狗提着刀出了门,他想,这个家快要完了.人们看着小的眼睛血红.小狗出门时,看热闹的人们都散开了,谁都怕小狗的刀会突然劈在自己的身上.
"小狗要杀人啦!"
这消息风一样在樟树镇乡村流传出去.
小狗提着杀猪刀,一步一步沉稳地向小学校走去.
小狗后面跟着一溜看热闹的人.他们不敢靠近小狗,他们只是远远地跟着.
谁也没有出来阻止小狗.
谁也不敢出来阻止小狗.
谁也没有办法阻止小狗.
他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杀气.
他走向小学校的过程中,心中已经将刘永寿肢解了.他知道刘永寿绝对不会要他姐姐,他而且还知道,姐姐那个傻姑娘的呕吐不是因为猪大肠,而是怀上了刘永寿的孩子.他心里说:刘永寿,我要把你卸成八大块,让你给我姐姐李一蛾陪葬!
小狗走进了学校大门.
他看见学校里有一群孩子在玩捉迷藏.那群孩子看到了杀气腾腾的小狗,马上就停止了玩耍,他们看着小狗,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小狗径直走到了刘永寿的房间门口,他飞起一脚踢在那门上,门"砰"地响了一下.他大吼:"刘永寿,你给我滚出来."
那群玩捉迷藏的孩子汇入了跟着小狗后面的人流,上来围观,他们不敢靠太近,只是远远地观看,他们怕疯了似的小狗会把杀猪刀捅到自己的身上.那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小狗拼命地踹着门.
他发现踹不开,就用杀猪刀去砍门.
郑文秀走了出来,她不知底细,她对小狗说:"小狗,你疯了,跑这里来撒野!"
小狗此时是六亲不认,他用刀指着郑文秀的脑门:"你给我滚进去,不然我把你也捅了.滚进去!"
郑文秀哪见过这个阵势,她吓坏了,往日的神气荡然无存,她赶快把门关起来,她听着小狗用刀砍门的声音,听的心惊肉跳.她很担心小狗会来到自己的门前用刀疯狂地砍自己的房门.
她对着门外疯狂的小狗说:"小狗,你回去吧,你把门踢开也没有用,刘永寿昨天就搬走了,他调到城里去了."
小狗嘶叫道:"郑文秀,你放屁!"
郑文秀的声音在颤抖:"小狗,我当然你那么多年的班主任,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话吗?他真的走了."
"鬼才信!"小狗奋起一刀,终于把刘永寿房间的门劈开了.
他冲了进去.
房间空空的,地上许多乱七八糟的废纸,和当初大狗小狗走进刘永寿房间时的情形是两个世界.这里面没有了以往的整洁,也没有了那种淡淡的书香气和兰花的香息.
小狗呆立在那里.
他气越喘越急,他大声吼:"刘永寿,你走到天边,我也要杀了你!刘永寿,你是我一生一世的仇人!刘永寿,你不是人,你是猪头三,你是杀人的凶手!你害死了我姐姐,你是我一生一世的仇人!"
他拎着杀猪刀,走出了刘永寿的房间.
他狂躁极了.
他挥舞着杀猪刀,像一只困兽.
谁都躲他远远的,怕他不小心会伤着自己.他们认为,小狗是疯了,他此时是一条真正的疯狗.
120
因为李一蛾是短命死的,她的尸体没有进樟树镇.按照当地的规矩,短命死的人的尸体是不能进入镇子的.郑文杰直接把他的尸体抱到了要埋葬李一蛾的山脚下.李文化没有去见李一蛾,他一直呆在那里坐着,李一蛾的丧事几乎都是郑文杰一手操办.李文化不是不想去见李一蛾最后一面,而是当地的风俗不让他前去,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不好.他没有去.他像一段枯木坐在那里,眼睛空洞而又迷茫.
李一蛾死了,郑杨梅也很伤心,她哭肿了眼睛:多好的姑娘,天杀的刘永寿,你不得好死呀!
她会过来陪李文化坐上一会儿,劝慰李文化一阵,然后又走开.她不忍心看李文化的样子,这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她不知道李一蛾死了之后,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郑文杰在那山脚下搭了一个草寮.
他把李一蛾的尸体放在草寮的木板上,给她穿上了一套红布的衣裳,还替她穿上红布做的鞋.他在李一蛾的尸体旁边点上了长明灯.他做这一切的时候,脸是灰色的.他的母亲来过,让他不要管闲事,他没头没脸地把母亲骂走了.在他心里,李一蛾早就是他的老婆了.他的老婆死了,他能不管吗!他要管,而且要管到底,他不是像刘永寿那样无情无义的陈世美.
他和大狗在为李一蛾守灵.李一蛾的头脸被一块白布盖着,他们看不到李一蛾的脸.李一蛾的脸此时是什么样的,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希望李一蛾的脸永远是鲜活的,有一种朴素而一妩媚的笑容.
郑文杰木然地看着李一蛾,心里不是滋味儿.
"你好傻呀!"郑文杰沙哑着嗓子说.
大狗也沙哑着嗓子说:"姐姐真的好傻."他的嗓子是哭哑的.
蒲卫红也来了,他站在草寮外面,不敢进去,他眼泪汪汪的,喃喃地叫着:"姐."在他的心中,李一蛾是他永远的姐姐,他会想起他手指被镰刀割伤时,李一蛾把他受伤的手指放进嘴巴里吮吸的情景.
大狗钻出了草寮.
他对蒲卫红说:"卫红,你回去吧,这里不需要你帮忙的,回去吧,啊."
蒲卫红揉着眼睛,期期艾艾地走了.他走三步回头望一下,口里还是喃喃地唤着:"姐."他和樟树镇的许多人一样,不相信花一样的善良的李一蛾就这样离开了人间.
草寮门口,两个木匠在叮叮当当的加紧给李一蛾打造棺材.木匠叮叮当当的声音传出去好远好远.
那天晚上,木匠要回家.郑文杰来了火,他吼道:"加班加班,明天就要入殓,不然的话天气这么热,你们知道怎么回事吧."
那两个木匠只好点起马灯,星夜为李一蛾赶制棺材.白天里,山上李一蛾的墓穴郑文杰早就让人挖好了,就等着棺材,天一亮,他就要把李一蛾的尸身装进棺材.
吩咐好木匠加紧干,郑文杰对大狗说:"你守着你姐姐,不要让灯灭了,要记着给灯添油,不要瞌睡,好好守着你姐姐,不要让野狗进来,知道吗?"
大狗点了点头.
郑文杰说完,他就摸下镇子去了.
郑文杰走了之后,小狗幽灵一样晃了过来,他坐在草寮外面的草丛上,看那两个木匠打制棺材.他好像是在欣赏工人打造棺材的声音.
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大狗知道小狗来了,他唤小狗进去.小狗好像没听见,他还是愣愣得看着木匠在打制棺材.
一个木匠说:"奇怪,怎么老是有一股桉树叶子的味道,一点尸臭的味道都没有."
另一个木匠也说:"真是神了,都一整天了,就是没有尸臭.这女子不是常人哪,看她平常的样子,唉,多好的一个姑娘,郑文杰没有福气呢!要是郑文杰娶了她,郑文杰就是捡到了宝呀.可惜,可惜呀!"
"好了,别说了,被郑文杰那小子知道,他又要吼我们了."木匠说,他们的手脚还是挺麻利.
另一个木匠也不再说话.
大狗在里面对小狗说:"你这一整天跑到哪去了,姐姐生前对我们那么好,你就不进来陪姐姐一会,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小狗任凭大狗不停地骂他,他就是不吭气,愣愣地看着木匠打造棺材.
一颗流星从天上划落.
小狗一抬头,就不见了流星的踪迹.
他站起身,也走了.
大狗还在骂:"小狗,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东西!"
天蒙蒙亮时,郑文杰回来了.他带来了好几个人,那些人拿着花花绿绿用竹子和各种颜色的纸扎糊起来的纸人纸马纸猪纸房子还有纸汽车来到草寮外.那些人放下那些东西,就走了.
郑文杰说:"妈的,这帮人还不愿意扎,我告诉他们没事,公社工作组来了我顶着,他们还害怕,说这是搞四旧,搞封建迷信.他妈的,一蛾苦了一生,我在她临走时送点东西让她带走犯什么王法!"
木匠说:"话是这么说,可由不得你呀."
另一个木匠说:"唉,这年头,不管我们吃饱穿暖,死人的事他们都要管,还说什么移风易俗."
木匠们已经把棺材打好了.
草寮里充满了桉树叶子的味道.
太阳升到半空的时候,李一蛾安葬下去了.
在新坟面前,大狗泣不成声.
这时的郑文杰已经不像昨天那么冲动了,他把那些纸扎的各种东西一件件的点燃在李一蛾的坟头.他边烧着那些纸东西,边喃喃地说着什么.他那神态,就像是在给自己的亲人超度亡灵.
这时,来了几个人.
郑文杰知道这是工作组的人.他没有理他们,郑文杰讨厌他们.
他们来到新坟面前,一个一个的脸上表情严肃,好郑文杰犯了死罪,他们对郑文杰说:"谁让你扎这些东西的."
郑文杰没有回答他们.他也懒得回答他们.
他只是在烧着,口里喃喃地说什么.
那些人上来就要搬走那些没有烧完的东西.
郑文杰嚯地站起来,对那些人说:"你们给我放下,走人,咱们相安无事.你们要是不放下,你们试一试!"
其中一个人拿着一只纸猪就要走.
郑文杰大怒.
他毫不客气地打了工作组的人一拳,然后把那人摔在了地下.
郑文杰大声吼道:"你们识相的就赶快滚,我手上要是有杀猪刀,看我不把你们给活活地捅喽!"
那几个人见势不好,溜了.
他们走时扔下了一句话:"郑文杰,你等着,非抓你去关半个月不可!"
郑文杰哈哈大笑:"等我办完了事,我自己到派出所去,不用你们来绑我!"
他又烧起了那些东西.
他烧得热火朝天.
那些纸扎的东西烧得噼啪作响.
小狗来了.
小狗挑了一担子的桉树叶走来了,那桉树叶子还连着枝条.
大狗在帮郑文杰烧东西.
大狗不理小狗.
郑文杰也不理小狗.
郑文杰真想把小狗扔下山去,但他没有那么做.小狗的举动让他们捉摸不透.小狗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他在坟前点燃那些桉树叶子.桉树叶子也和那些纸扎的东西一样烧得噼啪作响.
桉树叶子燃烧之后有另外一种味道.
那是一股浓香.
不知长眠在黄土之下的李一蛾闻到了没有.
www.56wen
.,com五 6文学网
第18章 洪水(1)
1
黄春秀清晰地记得,在她和大狗、刘捍东、赵波、蒲卫红、郑文革他们一起上初中的时候,小狗常常光着脚坐在樟树镇中学的围墙上,古怪地往校园里张望的情景.
还有1976年百年不遇的那场大洪水.许多事情留存在黄春秀的脑海,怎么也挥之不去.
2
黄春秀还记得,就是大狗小狗的姐姐李一蛾死后的那个秋天,小狗也和他们一起踏进樟树镇中学校门的.不久以后,小狗就被学校开除了.小狗的开除让黄春秀他们十分的伤感和无奈,黄春秀怎么也不相信在厕所墙壁上的那条反动标语会是小狗写的.
自从李一蛾死后,小狗变得沉默寡言,大狗知道他只要一有时间就在院子里磨刀.磨刀的声音让人心生恐惧.黄春秀有时来到他们家的院子里,问小狗:"你不好好念书,你老是磨刀干什么呀?"小狗瓮声瓮气地说:"你不知道."黄春秀焦急地说:"正因为我不知道,我才问你.你告诉我呀."小狗不理黄春秀.黄春秀被晾在那里,她气极了,她很委屈地骂道:"臭小狗,你究竟怎么啦.你说话呀,你是不是哑巴了!"不管黄春秀怎么骂,小狗还是一声不吭,还是嚯嚯都磨着他的刀,那把刀被他磨得寒光闪闪.
很巧合的是,上了初中,黄春秀、大狗、小狗、蒲卫红、刘捍东、赵波、郑文革他们还是在一个班里.郑文革和他们在一个班里,心中不是滋味儿.对死了姐姐的大狗小狗,他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不知是同情还是厌恶,更让他弄不明白的是,他的亲哥哥郑文杰竟然会帮他们交上这个学期的学费.他不理解哥哥郑文杰,他甚至认为,郑文杰是和铁蛋一样的傻瓜!
郑文革也是孤独的,他和小狗不一样的是,他在校外有很多朋友,一放学,郑文革就飞也似的离开了学校,和镇上的一人混在一起.小狗在校外的朋友就是铁蛋和郑文杰.铁蛋已经没什么意思了,他也很少去找他玩了,郑文杰嘛,他又不太想找这个他心中一直崇敬的人,小狗在校里校外来都是孤独的.孤独的小狗不会想和大狗打架,他甚至连上学放学都不愿意和大狗走在一起了.大狗对这个弟弟也感到无奈,他没有办法知道小狗的脑袋瓜里究竟想着什么复杂或者简单的问题.他经常和黄春秀讨论小狗的变化,但是,他们费尽了口水也讨论不出什么所以然老,他们改变不了小狗,他们只是担心小狗会突然闹出什么让人惊奇的事情来.
孤独的小狗总是一个人在校园里游荡,同学们看着这个脸色毫无表情的小狗,谁都不敢去惹他.同学们还有意无意地躲着他.
小狗有时会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女同学杨小云.
杨小云一看到他那痴痴的又凶巴巴的目光,吓得一哆嗦.杨小云下课了就对黄春秀说,黄春秀对杨小云说:"不用怕他,他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杨小云还是说:"我还是害怕."
从入学到被开除,樟树镇的老师同学们没有见过小狗笑过一次.
大狗也弄不明白自己的弟弟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大狗自从上了初中之后,他学习变得异常的刻苦起来,除了读书,他无心关心什么事情.
小狗有时自言自语说:"大狗成了书呆子了."
大狗连在放学的路上也捧着一本书在读.蒲卫红在大狗的带动下,也刻苦读起书来.黄春秀就更不用说了,她在五年级时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上了初中之后,她更没有放松学习,尽管那段时间老是半学半农的,上午读书,下午就到学校的实验田里劳动.
3
那天下午,同学们在学校的试验田里拔裨草.裨草是和水稻一起杂生的一种害草,它的繁殖能力特别强,如果水稻田里不除去裨草的话,到时候,裨草会长满了稻田,严重影响稻田的收成.
老师都说坏学生是裨草.
他们班班主任刘金高老师就在学堂里说过郑文革是裨草,因为郑文革不专心听讲,在课本上乱涂乱画,有时还故意逗引同桌说话,影响别人学习,刘金高一看到这种情况,他就把一个粉笔头朝郑文革的头上扔过去,说了声:"裨草!"郑文革就不敢动弹了,他心里说:刘金高,你才是裨草!
同学们在拔裨草时,郑文革就从稻田里走上田埂,他伸了一下懒腰,大声说:"腰都累断了."
刘金高在稻田里站起来,他的个子很高,是学校里个子最高的老师,他还有一个高的地方,就是他的鼻子又高又大,另外,他还有一个高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声高.刘金高老师的三高是出了名的,早先还因为这三高挨过红卫兵的斗呢,据说,郑文杰就斗过刘金高.
刘金高大声地说:"郑文革,你想干什么?"
郑文革说:"我要撒尿."
刘金高说:"快去!"
郑文革就从学校围墙边上的小门走了进去,厕所在小门进去几步远的一个小山坡上,郑文革一去就去了老半天.
同学们眼看着把一片田的裨草拔完了,也不见郑文革回来.大家都说,郑文革这一泡尿可以淹死整个樟树镇了.大伙哄笑起来.刘金高也笑了,他说:"郑文革真是裨草."
他一说完郑文革是裨草,郑文革就慢慢吞吞地走了过来.
有人大声说:"裨草回来了."郑文革一听说那位同学说他裨草,他急坏了,他抓起一把烂泥往那同学扔过去,那位同学身上被郑文革扔了一身烂泥,也生气了.他们俩就这样在稻田里打了起来.
刘金高赶忙把他们分开.
刘金高把郑文革的耳朵提起来,他把郑文革提到了田埂上.
刘金刚气愤地说:"你回去吧,不用你劳动了."
郑文革站在那里,心里发了狠,他大声说:"刘老师,你偏心!"
刘金高瞪着郑文革说:"我怎么偏心?"
郑文革大声说:"是他先骂人的,你为什么不提他的耳朵,我的耳朵都被你提断了."郑文革觉得耳朵火辣辣地痛.
刘金高走到郑文革面前,低下头对他说:"郑文革,他骂你什么呢?"
郑文革和刘金高对视着说:"他骂我裨草!"
刘金高伸直了腰,抬起头问大家:"大家说,郑文革是不是裨草?"
大伙异口同声地说:"是裨草!"
郑文革一跺脚走了.
刘金高乐了.
黄春秀有点抱不平地对大狗说:"刘老师是有点偏心吧?他怎么能这样公开的说郑文革是裨草呢."
大狗没有帮郑文革说话:"郑文革也不对,拉一泡屎拉了那么久,明显是磨洋工嘛,人家早一点干完多好呀,可以早点放学回家做作业.都怪他自己,他自己要好好的,刘老师也不会说他的.况且,我看刘老师不是在骂他,刘老师是在和他开玩笑的."
黄春秀不说话了.
刘捍东蒲卫红赵波他们嘻嘻哈哈地说着裨草裨草裨草.
只有小狗无动于衷,他对一切似乎都是冷漠的.他也上了田埂.刘金高看到了他.刘金高没说他.小狗也上厕所去了.不过,他很快就回到稻田里来了,刘金高笑着看着小狗,点了点头:"不是裨草."
小狗心里说:"什么鸟裨草.我是裨草又怎么样!"
他不喜欢用裨草去比喻一个人.那样子特别特别没意思.
小狗拔裨草时,离杨小云很近.突然,杨小云惊叫了一声.大家朝他看过去.刘金高马上问:"杨小云,怎么啦?"
杨小云从泥水里拔出雪白的小腿,她用手指指了指小腿上的一只黑糊糊的东西,是一只大水蛭,水蛭也叫蚂蟥,是专门吸血的一种东西,水蛭的样子很讨厌,软呼呼的,像一条鼻涕一样粘在杨小云雪白的小腿上.杨小云吓得脸都白了,她站在那里尖叫着,泪水都流下来了.
小狗镇静地对她说:"别动.你别动,我来帮你."
杨小云果然没动了,她也停止了尖叫,只是咧着嘴,嘴唇在颤抖着,泪水也还在流着,她两手都是烂泥,她没有办法擦去泪水.
看着杨小云的样子,小狗心动了一下,他俯下身,捉住了那条水蛭,把它拉出来,水蛭一拉出来,血就从杨小云雪白的小腿上流了出来.小狗轻描淡写地说:"你到那边水圳边,用清水洗一洗就好了."
杨小云感激得看了小狗一眼,点了点头.她就朝水圳那边走去,同学们都看着她,有的同学在窃窃私语.
小狗望着杨小云的背影,若有所思.
刘金高笑了笑说:"没事了,没事了,大家继续劳动吧.大家劳动的时候注意点就可以了."
接着,赵波又去上了一趟厕所.
他回来时,同学们的活已经干完了,大家在水圳边洗手洗脚,准备收工了.刘金高很满意的样子说:"大家洗完后回到教室里去,我们要对这次劳动做个小结."
"又要做小结."黄春秀吐了吐舌头.
杨小云也不喜欢听刘老师做小结,她皱了皱眉头说:"真烦人."
赵波来到了刘金高老师面前,轻轻地对刘金高老师说了一句什么.刘金高老师就匆匆忙忙的和赵波走了.刘金高的脸色都变了,好像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他走路的样子有些像风雨中飘摇的树.
刘捍东对蒲卫红说:"怎么回事?"
蒲卫红说:"是不是郑文革的事,那小子说不定要找人来打架了,他在镇上认识很多不读书的人,他们打起架来不要命的.我以前看到过他们欺负山里来的人的,他们可凶狠了."
刘捍东是个心底善良的人,他走到那个被郑文革扔了泥巴的同学面前说:"你小心点,一会要是郑文革带人来打架,要马上跑,知道吗?要马上跑,不要和他较劲,你斗不过他的."
那个同学后悔极了,他后悔自己说郑文革是裨草,郑文革真的起了意要打他的话,他是跑也跑不掉的,就是他今天跑掉了,明天他还会找他的.他忐忑不安,要是郑文革真的带人来打他,他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听刘捍东的话,赶紧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同学们回到了教室里,一个个唉声叹气地喊累.那个同学心里十分的担心,他在那里老是伸长脖子往门外窗外看,生怕郑文革突然带人冲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地揍他一顿.
大狗对他说:"别怕,他不敢带人到学校里来的."
刘捍东看了门外面一眼说:"不一定.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我还不知道他的脾气."
大狗坚决地说:"肯定不会的."
同学们在教室里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刘金高老师回来,更加没有等来找同学报复的郑文革,同学们却等回来了赵波.他手上拿着一张白纸,他对同学们说:"刘老师说,今天的小结就不进行了,大家每个人在这张纸上写下自己的姓名就可以走了.刘老师说了,写字要认真,平常怎么写的,现在也怎么写,不要写得太潦草了."同学们都不明白,刘老师为什么要大家在这张白纸上写字,而且是写自己的名字,这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大家没有问为什么,谁都想早点回家,因为写完字就可以回家了,他们都争着要先写.赵波大声说:"大家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一个一个来."
写完的同学都兴高采烈地走了.
剩下了大狗小狗他们.他们没有和同学们争,他们等大家写完了才写.蒲卫红和刘捍东他们都走了,走时还和大狗小狗打了招呼,大狗让他们先走.黄春秀在门口等着大狗.
大狗工工整整地写下了自己的姓名:"李金旺."
小狗也工工整整写下了自己的姓名:"李银旺."
大狗不解问赵波:"发生了什么事?"
赵波说:"大狗,不是我不够意思不告诉你,刘老师让我保密.我实在不能说."
小狗拎起书包一声不吭地出了教室的门,他没有理在门口等着的黄春秀,就一个人走了.黄春秀看着他孤独的背影,心里有些难过,她不知道,小狗心里在想着什么.
大狗也走出了教室的门,他和黄春秀走到了一起.黄春秀说:"大狗,我看小狗要出什么问题,他这样下去会很麻烦的."大狗说,那怎么办呢,我说什么他都不听,我爸爸说什么他也不听.黄春秀叹了口气,小狗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大狗和黄春秀快走出学校的门的时候,他看到那个被郑文革扔泥巴的同学,那个同学还没有走,他在等大狗.他的脸上挂着惊惶的神色,他对大狗说:"金旺同学,今天我和你一起走好吗?"大狗说:"没问题."
那同学就放心了,跟大狗小狗一起走一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因为没有人敢欺负大狗小狗,况且,还有黄春秀在场,黄春秀无论怎么样,她都是郑文革的表妹.郑文革很多时候都要给她一点面子的.
一出校门,他们果然看见郑文革和两个不三不四的社会上的小青年在往池塘里扔瓦片,打水漂玩.他们嘻嘻哈哈的,他们旁若无人的样子.
那两个小青年都比郑文革大.他们看上去十分的粗野.
郑文革还能和比他大的社会上的小流氓玩,这让大狗也挺吃惊.大狗看这样子,他心里有了提防,他小声地对黄春秀说:"如果他们要打我们的同学,你赶快去报告郑文杰."黄春秀眨了眨眼睛说:"好!"大狗又对那同学说:"别怕,有我呢!"那个同学其实已经吓坏了,他战战兢兢地躲在大钩的身后.
他们三个肯定打不过郑文革他们三个的.
郑文革看见了他们.郑文革停住了手,他把瓦片扔掉拍拍手,然后对那两个小流氓说:"他来了.!"
其中一个小流氓看了看大狗说:"怎么,是大狗呀,走吧走吧,没什么好打的了."
郑文革赶紧说:"不是大狗,是躲在大狗身后的那个小子."
"还是走吧."
另外一个小流氓说,"他肯定和大狗小狗很要好,我们要打他,大狗插手怎么办?"他们都知道大狗以及他的弟弟小狗是难对付的主,不单单是这对双胞胎很能打架,最重要的是,他们知道大狗小狗的靠山就是郑文革杀猪的哥哥郑文杰,樟树镇的流氓地痞对郑文杰也是十分敬重的,他们也畏惧郑文杰手中那把锋利的杀猪刀!
郑文革对两个小流氓说:"大狗不会插手的."
这时,黄春秀气愤地对郑文革说:"郑文革,你不要老是欺负人,你再这样,我马上就去叫文杰来,看他怎么收拾你!大狗,我们走,看他们敢把我们怎么样!"黄春秀的话让郑文革和那两个小流氓站在那里面面相歙.
大狗和黄春秀以及那个同学从他们身边走过去.那个同学吓坏了,要不是他大狗保护他,他今天非被郑文革打一顿不可.他们走出一段路后,那个同学就迫不及待地狂奔而去.大狗叫道:"不要怕他们,你跑什么呀!"那个同学说:"我妈让我早点回家干活."大狗和黄春秀知道,同学说的话只是个借口.
这时,赵波出了学校的门,他走到还愣在那里的郑文革面前,拉起他说:"文革,走!"
郑文革使劲地扯开他的手,瞪着眼睛说:"你干什么呀?什么事?"
赵波严肃地说:"刘金高老师找你.快去,他在等着你呢!"
郑文革倔强地说:"我不去!"
赵波还是严肃地说:"刘老师说了,你要不去,就让学校开除你!你去不去由你自己决定,反正我把话都和你说明白了."
如果被学校开除了,他郑文革该干些什么?郑文革想不出什么比在学校呆着舒服的事了,他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和赵波进了学校.他临走时,对那两个小流氓说:"你们先回去吧,我以后有事再找你."那两个小流氓飞快地走了,或许还有许多坏事等着他们去做呢.
郑文革垂头丧气地和赵波来到了刘金高老师的办公室.刘金高看着低着头的郑文革,他冷冷地说:"郑文革,你跑得蛮快的嘛,我还因为你回家了呢.今天你就是回家了,我也要让赵波去你家里把你叫回来!"郑文革心里发虚,他以为刘金高老师是因为他叫人打同学才叫他回来的,刘金高在说话的时候,他心里也在想着对策.结果刘金高老师没有提他叫人打同学的事情,而是让他在一张白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4
那个晚上,小狗睡得很香.
wWw.56wen
.cOmtxt=小_说[_天.堂
第19章 洪水(2)
大狗却睡不着,他一上初中就开始琢磨许多许多问题了,他想,赵波究竟叫刘金高去干什么呢?赵波又叫郑文革回去干什么?为什么要让人写自己的姓名?许多问题困扰着他.他想,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他苦思冥想,就是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小狗身上.
第二天,他们一到学校,就听同学们纷纷扬扬地说:"我们中学出了一个反革命事件."
反革命事件?
这听起来多么吓人哪.
同学们说:"连公安都来了,在查呢."
同学们都心惊胆战.他们虽然没有干反革命的活动,但是心里都害怕查到自己.
赵波这时才说出了昨天傍晚的真相,他说,他一上厕所就发现厕所的墙壁上写着一行字.
大狗焦急地问赵波:"写的什么?"
赵波神秘地小声说:"不得了了,写的是'打到江青'."
大狗惊讶地睁大了双眼:"哇――"
赵波还是小声说:"别说我说的,现在要保密."
刘捍东往厕所跑.赵波笑着对刘捍东说:"你是不是想去看那条反动标语?"赵波显得特别活跃,他好像是唯恐天下不乱,乱子闹得越大,他就越兴奋.刘捍东点了点头说:"对."赵波笑嘻嘻大说:"你还是回来吧."
刘捍东回到了赵波身边拍了赵波的肩膀一下说:"为什么?"
赵波还是笑嘻嘻的,他也拍了刘捍东的肩膀一下说:"你发傻呀,我一发现发动标语,就马上报告了刘老师,刘老师看了以后就马上报告了学校,学校政治处的人就把那块写有反动标语的墙壁挖下来了.你现在去,什么也看不到了!"
"挖下来做什么?"刘捍东问.
"那是证据呀!"赵波说,"你怎么这样傻!连这个问题都想不明白."
赵波顿时成了学校的英雄,他是第一个发现反动标语的人.同学们都用另一种目光看着赵波.赵波在同学们复杂的目光下,洋洋得意,好像他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特别的了不起.
大狗小心翼翼地问赵波:"要是抓住了写反动标语的人会怎么样?"
赵波毫不犹豫地举手做了一个打枪状:"枪毙!"
"那么严重!"大狗的眼又睁大了.
蒲卫红倒抽了一口气,仿佛他马上就要抓去枪毙了.好多同学都坐在座位上装模作样地看着书,他们心里都害怕极了.他们都在等待着结果,这的确是个严重的问题,除了赵波可以笑得开心,恐怕没有几个同学能笑得出来.大狗发现小狗对这件事情漠不关心,他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
这天的第一堂课是语文课,是刘金高老师的课.
刘金刚像往常一样,平静地走上讲台.班长叫了声:"起立!"同学们站起来齐声说:"老师好."刘金高说:"同学们好."班长就说:"坐下!"同学们就坐下了.刘金高老师还是穿着那件洗得发白的灰布中山装,中山装的衣领子是缝补过的.刘金高老师显得十分朴素.
刘金高的脸色没什么表情,但他的眼中似乎藏着一丝忧郁.
他环视了一下同学们,用平静的语气说:"同学们,我们学校发生了一件事,有人在厕所里写了反动标语.学校里也知道了.一会儿,公安要进行调查,叫到了谁的名字,谁就出去.一会有人会来叫.尽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家不要有什么压力,课还是要认真上好的,希望大家不要影响学习.这毕竟是个别人干的事情.好,我们现在开始上课."
同学们心里都七上八下,他们怕一会来人会把自己叫出去.因为被叫到了的肯定是嫌疑犯,谁也不愿意当嫌疑犯.
上了好大一会儿课,郑文革闷头闷脑地回来了,门外一个老师把刘老师叫出去了,他在刘老师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刘金高不住点头.刘金高老师走了进来,他叫了声:"李银旺."
小狗站起来,大模大样地朝外面走去,他是全班唯一不动声色的同学.小狗和那个老师走了.他走时还回过头来看了大狗一眼,那一眼好像意味深长.那个老师边走边和小狗说着什么.
大狗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他想起来,昨天下午劳动的时候,小狗也去上过厕所的.黄春秀的目光在窗外游动,她眼巴巴看着小狗被那老师带走了,她也预感到了什么.
杨小云的眼睛一热,她想起了昨天下午,小狗为她捉水蛭的情景.她不相信反动标语是小狗写的,她也不希望那标语是小狗写的.她觉得小狗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坏,他的心应该是好的.
下课了,小狗还没有回来.
大狗急了,他朝学校办公楼走去.他挨个房间的看,没有公安人员,也没有小狗.他不知小狗被带到哪儿去了.他还想去找,不一会儿,上课的钟声响了,他提心吊胆地走进教室,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大狗,仿佛他也和小狗一样有问题.小狗要是没有问题,应该早就回来了.看来小狗是一定出了问题了.大狗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小狗真的写了反动标语,那么小狗就彻底完了,说不一定还要抓去枪毙!想到这里,大狗全身颤抖起来.
黄春秀知道大狗焦急,她和大狗一样的心情.她给大狗递了个纸条.
纸条上这样写着:大狗,你别心急,小狗会没事的,你放心,小狗绝不会干那种事情的.
大狗心里一热,他回头看了一眼秀气的黄春秀,黄春秀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给他传递了一个信息:没事的.
他叹了一口气,他希望是没事的,如果真的有事,他愿意代小狗受过,要枪毙要坐牢,他都甘愿替小狗去.
那个上午,大狗坐在课堂里什么也没听进去.他满脑袋都是小狗被抓去枪毙的影子和那清脆的枪声.
放学了,小狗还没有回来.大狗坐在校门口的一颗桉树下,等着小狗.他一直等着.黄春秀让他回家,蒲卫红、刘捍东他们也让他回家,许多好心的同学也让他回家,他也没有回家.他就是一个人坐在那里等小狗的出现.他不能失去小狗,他已经失去了母亲和姐姐了,如果再失去小狗,他该怎么活下去,他的父亲李文化该怎么活下去.
他要等他的弟弟小狗,他要和小狗一起回家.
一阵秋风吹来,桉树叶子落下了几片.桉树叶子在秋风中飘舞着,像大狗的心情,十分的凄凉.
大狗的心沉重起来.
他突然想起了刘金高老师,他一激灵,他朝学校里跑去.
他来到刘金高老师宿舍门口.
他看到刘金高老师和他的大女儿刘小丽在吃饭.他们吃饭时没有说话的声音,大狗听到的是他们喝稀粥发出的哧溜哧溜的声音.
刘金高的生活十分简朴.他们吃得很简单,白粥和萝卜干.
大狗不相信这就是刘老师的午餐.
刘老师看到了大狗,他停了下来说:"金旺同学,你来了."
大狗忧郁地点了点头.
刘老师笑了笑说:"进来吧."大狗发现刘老师的笑十分的勉强,笑的有些言不由衷.
大狗进了刘老师的宿舍,刘小丽给他让座,刘小丽和他一个班.刘老师随便扒了几口饭之后,对大狗平静地说:"金旺,你是为银旺的事来的吧?"
大狗点点头.
刘金高老师显得很沉重.他笑不出来了.他沉重的样子让大狗的心也更加的沉重了.大狗着急地问:"刘老师,小狗他不会有事吧?"
刘金高老师低着头,拿出了一小袋烟丝,卷了一只大炮筒,吸了几口烟.他抬起了头,长长地吐了一口浓烟,他看着大狗,长叹了一声:"唉!"
大狗听到刘老师的长叹,知道事情真的不妙,但是他还是这样问道:"刘老师,小狗不会有事吧?"他多么希望刘老师说小狗什么问题也没有,那只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况且,刘老师平常也是喜欢开玩笑的.
刘金高叹了口气:"但愿不会有事.唉,实话告诉你吧,他被公安人员带走了.问题比较严重.我也不敢说他会怎么样."
刘金高的这话一说出口,大狗的心就凉了.
大狗说:"刘老师,如果有事,我替他去做一切行吗?"
刘金高老师说:"你犯傻呀.你再凑进去,你不也完了.你想牺牲两个人呀.如果有事,谁也保不了他的,你也别去干傻事,没事的话自然会放回来的.你现在不要着急,也不要东想西想,想了也没有用,着急也没有用,你无论怎么样,都要把书读好,不要受到小狗事情的影响,这才是你唯一的出路!金旺同学,你明白吗?"
大狗的泪水流了下来.
事情还是真的发生了.小狗承认了那反动标语是他写的.基于他认罪态度较好,又没有到18岁,公安部门放了她,但留下了案底,学校也不能留他了.学校在开了批判大会后就开除了他.
小狗一被学校开除,他就失踪了.
5
小狗不知道去了哪里.
大狗知道,他把那把杀猪刀也带走了.
李文化如今拖着久病的身子也下地劳动挣工分,不然,谁来养活他们.虽说郑文杰偶尔接济他们一下,但也不是长久之计.小狗的犯事和失踪,给李文化的打击太大了,他没有想到事情会接连不断地发生在他的家里,他在人们面前抬不起头来,他觉得自己窝囊和无能,有时,他真想用一根绳子把自己吊死,可他想到还没有成年的大狗和小狗,只能忍气吞声地苟活下来.他不知道苦难的日子到那里才有个尽头.
每当大狗看着父亲疲惫不堪的身体,他就会对父亲说:"爹,我不想读书了,我干脆回来劳动吧,我可以养活你的,爹!"
李文化马上火了:"你这混蛋!你说的是人话吗?谁要你养活,你有什么能力养活我!你给我好好读书就是对我最大的尊重!你懂吗!混蛋!"
李文化接着就剧烈咳嗽起来,李文化的咳嗽声让大狗再也不敢提辍学的事了.他也只有一条路可走的了,那就是奋发读书.他是父亲唯一的希望了,小狗失踪后,父亲就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大狗的身上.
郑文杰在一个晚上来到了李文化家.
李文化已经睡了,一天的劳累让他支撑不住.
大狗还在做作业,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大,他和黄春秀不经常在一起作业了,因为少女的羞涩,黄春秀不敢单独和大狗在一起,小狗在的时候还好些.如今小狗不在了,黄春秀还是和大狗保持着一段的距离.
"大狗,你爸睡了?"郑文杰问大狗.
大狗看着郑文杰轻声地说:"爸爸身体不好,睡得早."
郑文杰看着大狗,他摸着大狗的头,也放低了声音:"大狗,一定要好好读书,以后长大了像个人样!要给你父亲和姐姐争一口气!"
大狗点了点头.他咬着牙,暗暗地下着决心:你放心吧,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希望的,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文杰叹了口气说:"我现在后悔了,你要没文化,再有力气又有什么用,那些当官的说一句话就可以把你铐起来.有了文化,才有真正的用武之地呀!大狗,我现在真的后悔当初不好好的读书.可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我只有认命了."
大狗又点了点头.
说着说着,文杰有些伤感,他骂了一句粗话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了.大狗看着郑文杰刚直的样子,他心想,做郑文杰这样的人也并不坏.如果一个人能像郑文杰这样爱憎分明,那也不枉来人世走一遭.
文杰突然说:"大狗,你想小狗吗?"
大狗眨了眨眼睛,他把钢笔头在牙齿间轻轻地咬了咬说:"想呀!我怎么能不想他呢."
文杰的眼睛里闪动着光芒:"我也挺想他的.你知道吗,我已经找到小狗的踪迹了."
大狗跳了起来:"他在哪里?"
郑文杰卖了一个关子:"我不告诉你,我明天就去把他找回来,你告诉你爹,明天晚上小狗回来之后,你们不能小看他,也不能打他,明天晚上,我就正式收他为徒,跟我去杀猪!你答应我,我就一定把小狗带回来!"
大狗兴奋地说:"好,我答应你!我一定说服爸爸,让他不要打骂小狗."
郑文杰说完就走了,他卷走了一阵风.大狗望着郑文杰离去,心里凄然地想起了姐姐李一蛾,其实李一蛾和郑文杰倒是挺般配的.可惜姐姐那么早就去了.姐姐李一蛾要是还活着,他怎么样也要说服她和郑文杰结婚.这只是一种想象了,无奈的想象了,这种想象是大狗永远无法实现的一个愿望.他把这个愿望连同姐姐李一蛾一起埋在了内心的深处,变成了他一生的一个隐痛.
6
郑文杰第二天上午,他就搭镇上的一辆拖拉机进了县城.那拖拉机手说:"小狗每天夹着一个布包在县一中的门口蹲在那里不知干什么.走,到县一中门口,他肯定在那里的."
"你敢肯定?"郑文杰说.
"要是有错,我把头卸下来给你当球玩."拖拉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