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遇见了我_第13章

小说:我遇见了我作者: 周德东 更新时间:2017-08-08 01:48:05

我。
  她的眼神很甜蜜。我了解她,这是她一种信号,果然她接下来就悠悠地说:“你这次回来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我预感到她要说什么,心里五味俱全,但我还是强颜欢笑,试探她:“你是说在床上?”太太不回避,她甜甜地看着我,点点头:“嗯。”毫无疑问,我的老婆被人上了。
  我终于尝到了戴绿帽子的滋味。
  她接着说:“我昨夜的感觉无与伦比。真奇怪,你怎么突然就变了!跟你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男人这么美好。”我的牙都要咬碎了。
  他在床上很厉害?他是怎样上自己太太的,让她如此神魂颠倒?这是不是好人好事?他奶奶的!
  我的心乱极了,如同一麻袋芝麻和一麻袋谷子掺一起,我一颗颗地挑拣・・・・・・我当即断定,我一辈子也不能把这芝麻和谷子分开。
  太太开始抚摸我。
  我知道她要啥。
  我把她轻轻推开:“我得出去,我有点事。”“去哪呀?”我没有回答。
  我跑出了家门。
  那天我在酒馆里喝得酩酊大醉。
  我走投无路了。
  他方方面面都是完美的。他的完美是对我最狠毒的阴谋。他逼得我没法活下去了。
  我已经看见他在暗处冷笑。
  又下雨了。酒馆的墙壁也是白的,一个酒鬼的影子印在上面。
wWW。56Wen=cOm五 六 小说 网
第11章 你遇见了你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卞之琳
  第二天,太太上班了。
  我没上班,我在找那张影碟。
  我轻易就找到了它,它就在我的书架上端端正正地摆着。奇怪的是太太就是没看到。
  那影碟的彩套上有一行黑体字――你遇见了你。剧照竟然是我!
  我小心地把它拿起来――我看见两个我,背对背站立,两个侧脸。两个我没啥区别,脸色都很白。
  我迫不及待地把影碟放进机器里,播放。
  第一个镜头就让我无比惊恐:我出现了。
  张弓键坐在我的面前。
  他说:“周老师,那次您在天安县讲完课离开后,大家都非常想念您・・・・・・”我笑着说:“你搞错了吧?我一直没回过老家!”张弓键也笑:“没搞错呀?您忘了?”我还笑:“你看看,真是我?”张弓键也笑:“就是您呀!”这时候我俩都不笑了。
  奇怪的是,接着竟然又出现了多年前我在西安的镜头:镜头先是黑暗的夜空,一点点推进一个窗口,那是编辑部,几个人在拆信,正是挑选我那部电视剧的主角照片。那些信堆了半个房间。我那时候比现在年轻多了,我发现我那时候长得还挺英俊。
  一个女编辑大叫:“你们看这个人!”我接过来。镜头特写那张照片,是曹景记。我惊叹:“真像啊。”另一个男编辑看了后,朝我鬼鬼地笑。
  我说:“你笑啥呀?”他说:“您别开玩笑了。”我:“我开啥玩笑了?”他说:“您拿自己的照片寄来,骗我们玩。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说:“咳!真不是我。”《卖》报社。
  我在楼道里走着,东张西望。镜头跟着我,有点晃动。镜头就在我屁股后,可无知的我就是不回头。
  有个人迎面走起来,跟我打招呼:“曹景记,你回来了?”我说:“我不是曹景记,我找曹景记。”大街上车水马龙。我在路旁边走边看门牌,寻找什么地方。
  我出现在24小时影视制作公司。
  那公司的一个人对我说:“曹景记一个月前辞职了。”一个很旧的楼。
  我走在一个挺黑的楼道里。四周静极了,只有我的脚步声,“哐,哐,哐,哐・・・・・・”一扇门慢慢开了,有个人闪出来。
  我愣愣看着他:“你是曹景记吗?”他愣愣看着我:“你是?”我说:“我是周德东・・・・・・我可以进屋跟你聊聊吗?”我在大学的梯形教室讲演,大谈特谈恐怖。我说得眉飞色舞。
  有一个穿中山装的男学生问:“周老师,现在有一个周德东就在门外,他说路上塞车,他刚刚赶到。这就是东方式的恐怖吧?”我笑着说:“差不多。不过,假如真的遇到这样的事也不要怕,只要追查,一定有一个周德东是假的。在这个世界上没什么解释不了的事情。”镜头拉近那个男学生,特写他的脸,我这时才看清他是一个红脸膛。他说:“周老师,我不是打比方,真有一个周德东在门口。”我一路奔走,来到浙江省临海市尤溪镇。
  我逢人就问:“你知道一个叫周德西的人吗?小时候被人从我逢人就问:”你知道一个叫周德西的人吗?小时候被人从东北带来的?"我和文学社的学生座谈。
  镜头里只有一把空椅子,响起我惊恐万分的画外音:“鬼!!!”我站在我办公桌对面,对我的空椅子说:“我知道你在这里坐着。你是谁?你想怎么样?你出来好吗?”山西那个黑乎乎的城市的街景。
  镜头推进一个房间,我教那个女孩子说:“你拨通之后,就说找周德东・・・・・・”电话通了。
  我一把把电话抓过来,声音颤抖地说:“你好,我是山西的一个读者・・・・・・”我走进家门。
  太太说:“你给我带回的那个影碟我怎么找不到了?”我说:“啥影碟?”她说:“就是你昨天让我看的那张呀?”我的表情呆住了。
  我又说:“回来就忙乎,我都忘记我是哪天回来的了。”太太说:“你昨天回来的呀,这怎么能想不起来呢。”我说:“噢,昨天。我给你的那个影碟叫啥名?”太太:“你怎么了?你不是告诉我很多遍吗?叫《你遇见了你》・・・・・・”这影碟都是纪实录像,制作很精致,剪辑很恰当,没有配乐,都是现场录音。
  他是怎么录下来的?
  难道,这么多年他一直跟随我?
  我像早上起床突然发现自己长了根尾巴一样惊恐。
  我要疯了!
http://www.56wen.com五。六. 小。说 网
第12章 疯魔
  炮弹射进炮筒
  字迹缩回笔尖
  雪花飞离地面
  白昼奔向太阳
  河流流向源头
  火车躲进隧道
  废墟站立成为大厦
  机器分化成为零件
  孩子爬进了娘胎
  街上的行人少
  落叶跳上枝头
  自杀的少女跃上三楼
  失踪者从寻人启事上跳下
  伸向他人之手缩回口袋
  新娘逃离洞房
  成为初恋的少女少年愈加天真
  叼起比香烟粗壮的奶瓶
  ――伊沙
  这天,报上又登出一个报道:写恐怖故事的人疯了!
  报道说――写恐怖故事的周德东最近可能遇到了个极其恐怖的事情。他没对任何人吐露。他心里承受不住那种巨大的压力,崩溃了。昨天晚上,周德东离开办公室回家的路上,突然大哭大笑。他见了谁都惊叫:“你是周德东!”然后疯跑。最后他就脱光衣服裸奔。路上有很多目击者驻足观看。周德东跑得很快,他消失在夜幕里・・・・・・
  又是他?
  他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
  他暗示我终于有一天他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
  我是在上班的路上看到这张报纸的,半天没回过神。
  老实说,我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了。难道真是自己发疯了自己不知道?
  一个人疯了能不能记得自己疯癫时的情形?估计谁都不知道。
  我回想,昨天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