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恐怖小说家周德东亲身经历的恐怖故事_第7章

小说:恐怖小说家周德东亲身经历的恐怖故事作者: 周德东 更新时间:2017-08-09 13:28:53

控制不住自己,又把铁门闩砸下去,砸在艾学锋的肚子上。。。。。。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其他的售货员和顾客都没有反应过来,艾学锋已经惨叫着爬不起来了。
  唐达明扔了铁门闩,撒腿就逃。
  那时候,我已经在我妈的下身露出丑巴巴的脑袋。
  艾学锋死了。
  砸在他肩头的两下都没事,致命的是第三下。
  他的腰子被打碎了,巧的是,他只有一个腰子。
  我对这些一无所知。
  当时,我正躺在血水里,弱弱地笑着。
  到了我19岁的时候,镇里人差不多都忘记了艾学锋。
  只有他的父母时常想起他,时常落下几滴清泪。
  那个唐达明跑了后,钻进一望无际的向日葵里,不见了踪影。
  他跑出了很远,不知为什么又回来了。
  他蹲在那片掩护他跑掉的向日葵里,像面对铁门闩的艾学锋那样瑟瑟地抖。
  警察抓到他的时候,他正嘿嘿地傻笑。
  他后来一直嘿嘿地傻笑,在臭水沟边,在供销社门口,在他家房顶上。
  我也喜欢打乒乓球(我在87095部队新兵连比赛中获亚军)。
  我19岁那一年,也就是我服役的前一年,小镇里又一次举行乒乓球比赛,我参赛了,最终没排上名次。
wwW。56wen
=com五 六 小说 网
第11章 第七名(2)
  这一年夏天,有人在小镇郊外看见了艾学锋。
  当时,天已经很黑了,路上没有一个行人。
  突然,他看见前面几十米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那人急匆匆地朝前走着。
  开始,他没有在意。走着走着,他越来越觉得那个背影有点熟悉,就使劲地想,他到底是谁?
  天上挂着一弯昏黄的月亮,它眯缝着眼,不动声色地跟随。
  又走了一段路,那个人一闪身,隐进了路旁的葵花地里,不见了。
  就在那一瞬间,他陡然想起---他是艾学锋。
  不知道是真是假。
  后来,又有几个人说,他们也在那条夜路上看见了艾学锋的背影,他们描述的细节跟第一个人一模一样。
  又过了不久,小镇出现了一个外乡人,他叫阿了,好像是从山西来的,他到小镇卖眼镜。
  他跟我同岁。
  我妈经常指着我的鼻子说:"看人家,跟你一样大,都走南闯北做生意啦!"
  也许是天南地北相隔太远,我们都觉得阿了的口音怪极了。
  他也许明白这一点,平时很少说话,他总是默默坐在街边,看远方的云彩。
  他的旁边摆着两个长形的木箱,挂满各种各样的眼镜。
  天要黑的时候,他就把那两个木箱合上,用扁担一挑,走人。
  他住在郊区的一间房子里,租的。
  有人偶尔在晚上去过他的房子,那里面挂满了眼镜。
  什么东西太多了都会让人觉得不太舒服,比如虫子,比如头发。
  那些眼镜的后面好像挡着无数的眼睛。
  小镇人对阿了的来历了解很少,甚至不知道他姓什么。
  他也爱打乒乓球,打得还不错。
  他用左手握球拍。
  小镇举行乒乓球比赛,工商所代表队没高手,就把阿了拉到了他们阵营里。
  阿了是个体户,合情合理。
  比赛是在小镇电影院的门厅举行的。
  阿了得第七名。
  这一年常老师也参赛了,但是没有排上名次。
  他跟阿了交了手。
  回到家,常老师的脸一直阴着。
  他不是因为没有排上名次而沮丧,他是害怕。
  家人一直问他怎么了,他只说脑袋疼。
  晚上,他躺在床上睡不着,一直在想阿了的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太熟悉了。
  最让他惊悸的是,在比赛前,阿了盯着他的脸,低低地说:"常老师,如果今天我输了,我给你买糕点吃。"
  这句话已经刻在了他的大脑里。
  他是个怕事的老实人,艾学锋死了后,他有一年多精神恍惚,总听见耳边响起这句话---"常老师,我是你手下败将,如果今天我再输给你,我给你买糕点吃。。。。。。"
  他总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艾学锋就不会死。
  可是,艾学锋说这句话的时候,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啊。
  他有点不寒而栗了。
  唐达明的精神病一直没有好。
  我过19岁生日那天,也就是唐达明被淹死前的几个小时,有人看见阿了给唐达明买了一斤糕点吃。
  唐达明吃得津津有味,脏兮兮的胡子里都是糕点渣。
  阿了笑吟吟地看着他吃。
  就在那天夜里,唐达明死了。
  第二天清早,有人发现了他的尸体,在小镇东郊的池塘里,他后背朝上,漂在水上。
  他的旁边还漂着一只死鸭子。
  他疯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失足落水,也一直没有自杀的迹象,为什么突然在艾学锋死去十九年的忌日里投水?
  这是一个谜。
  更奇怪的是,大家第二天看见阿了的眼镜箱端端正正摆在街边,和平时一样,只是阿了不见了。
  从此,小镇的人再没有见到他,他永远地消失了。
  还有奇怪的事:他留下那些墨镜,真像涂了墨一样,戴上后什么都看不见。
  谁都解释不清这其中的用意,包括我。
  这一天,又有人看见艾学锋坟上的荒草不见了,填了新土。
  大家都在议论这一桩桩奇怪的事,但是,没有人下定论,大家似乎心照不宣。
  小镇陡然充满了鬼气。
  我穿上崭新的军服,就要离开绝伦帝小镇了。
  这一天,艾学锋的母亲找到我,她心事重重地说:"东子,听说你们这批兵是去山西?"
  "是。大娘,你有什么事?"
  她想了想说:"去年,唐明达淹死的那天,我在我家门口捡到一堆旧信,都是唐明达写的,寄的地址都是山西。你到部队后,帮大娘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达明?
  那个淹死的疯子?
  我立即把那些旧信从她手里接过来,一封一封翻看。
  我记得十分清楚,当时天已经黑了,没有电。我借着跳动的烛光,一边看一边感到全身发冷。。。。。。
  老实讲,我不相信阿了就是艾学锋,也谈不上害怕不害怕。
  倒是这个被淹死的唐达明,这个从我记事起就嘿嘿傻笑的疯子,令我无比惊怵---他竟然一直清醒地给另一个人写着信!
  我仿佛看见了昏黄灯光下的一张苍白的脸,忽明忽暗,不可捉摸。
WWw.56wen.COM5 6 文 学网
第12章 第七名(3)
  而这些信莫名其妙的出现尤其让人毛骨悚然---是谁放在艾学锋家门口的呢?
  我觉得这个事件挡着一层又一层的面纱。
  从那天起,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千万别以为每一个精神病都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容易犯的错误。同样,也别以为每一个正常人都可以看出来。
  信纸都已经发黄,有的字甚至都模糊了。
  我抽出第一封信。
  唐达明向一个女人讲述他非人的处境和痛苦的心情。日期是1968年2月24号。那时候,他已经疯半年多了。
  我抽出二封信。
  唐达明向那个女人求爱,或者说是乞求爱,再或者说是乞求收留---他要去山西投奔她。日期是1970年1月9号。
  当时正是冰天雪地,唐达明穿着一件不遮体的单衣,坐在雪地上骂人。
  我又抽出第三封信。
  从字里行间看得出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