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夜葬_第3章

小说:夜葬作者: 庄秦 更新时间:2017-08-31 21:12:11

国家的丧葬政策,尸体都是在火葬后再埋入地底的。刚才那两个人一定是才从城里取回了骨灰。那个小孩应该是死者的儿子,死者的老公听说是在外面裹了野女人,那个小伙子肯定不是死者的老公。如果我没猜错,他一定是死者吕桂花的弟弟吧。"
  沈天赞道:"吴勇,真看不出你这么厉害,这也猜得到?"
  吴勇一笑:"遇到事先想一想,一定会有收获的。"
  "没说错!那就是吕嫂子的弟弟,他叫吕土根。"在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这声音来得如此突然,声音又是如此低沉,像是来自地底的声音,沈天和吴勇竟莫名其妙同时打了个寒战,透体冰凉,背上的汗毛根根竖立,冷汗竟浸透了薄薄的衬衣。
  回过头来,街边的一扇小门打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门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你是谁?"沈天大声问道。
  "我叫王民生,是今天晚上夜葬八人抬棺手中的一个。"这个年轻人答道。
www.五六 文学 网五__六--小 说]网
第6章
  "进来喝口水吧。"王明生来开了门,土墙屋里黑黢黢的,像是一口张开的大嘴。
  沈天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进去就进去,难道我还怕吗?"
  王明生呵呵一乐:"我就知道,沈学长和吴学长都胆量超人,不会拒绝的。"
  吴勇一愣:"怎么?你认识我们?"
  "是啊!我当然认识你们。我也是本市大学的学生,在大学里,又有谁不知道沈学长是校足球队的主力后卫,吴学长是校园著名才子,写得一手好文章?"
  几句高帽让沈天和吴勇心里蛮舒坦的,想不到在这偏僻的山村里竟然会遇到同一学校的学弟。
  山村的土墙屋都没有窗户,所以里面一片幽暗,只有一盏放着微弱昏黄光线的油灯。在油灯的映照下,可以看到班驳的土墙上贴着一张张黑白的相片。因为时间的关系,照片已经泛出了象征历经久远的昏黄。
  "我是恶诅村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呵呵,这都是我以前小学中学时拿到的奖状,不值一提。照片上是我和我哥哥的合影,你们瞧,我们还算帅吧?"王明生在一旁解释着。
  果然,照片上是两个男孩在村口边的一棵大榕树旁的合影。
  这应该是在一年中最热的时候照的。明亮的日光顽强地插过密密麻麻的树叶,恰到好处地正好射在两张孩童的脸上,孩子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王明生,你也是受过教育的人,怎么会做抬棺手呢?"吴勇有些不解。
  "咳咳……"王明生有点尴尬,"一个地方总有当地的习俗。八个抬棺手来自于八个大户,虽然我们家已经不算是大户,但是我家里一定还是得出一个人手。现在我家只剩我一个人了,所以必须回来做这件事。"
  "你家只剩你一个人了?"吴勇惊道:"你哥哥呢?"
  "唉……"王明生叹了一口气:"以前是我哥哥当抬棺手的,可去年出了一点事。他在出殡时说了一句话,结果第二天神秘地死在了竹林里,身上找不到一处伤口。"
  吴勇倒吸了一口气:"这是真的吗?"他没想到王劳模所说的在夜葬时说了话而离奇死亡的那个年轻人,竟然就是王明生的哥哥。
  "难道你也相信那些所谓的怪力乱神之说?"吴勇又问。
  王明生摇头道:"我也是不相信的,不过我总觉得我哥哥的死,当中很有些古怪。"
  "古怪?"吴勇来了精神。他平时爱看推理侦探小说,如今听到王明生说到他哥哥的死里面藏着古怪,隐隐感觉后面藏着某些犯罪的因素,顿时来了兴趣。
  "我哥哥出事的当天,我正在镇里参加会考,没有在家。等我回来时,他已经夜葬了。我就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只看到了荒野外的一处坟茔。"王明生的语气变得黯淡起来。
  吴勇虽然觉得王明生说的事是有些怪异,但却体会不到哪里有犯罪的因素。
  "你哥哥的去世的确很古怪,也不排除你哥哥有突然发病的可能,比如心肌梗塞。"
  "我也有这样的考虑,可我哥哥身体这么好,根本不可能有心脏病的。
  "心肌梗塞是没有先兆的,也跟平时身体好坏没什么联系,很有可能是家族遗传。你父母有过这样的疾病吗?"吴勇解释道。
  "我的父母?我和哥哥才五岁时,他们就在一次山洪爆发中被卷到了谷底,等找到他们时,都已经面目全非了。他们也因为是凶死,没有埋进祖坟,葬在了荒野外的那条死人沟里。"王明生答到。
  "哦,对不起……"吴勇和沈天顿时沉默不语。
  "对了,你们到恶诅村来干什么呢?"王明生问道。
  "我们是来了解夜葬习俗的!是和我们的老师余光一起来的。"沈天答道。
  "哦,你们可以去拜访一下族长和赵先生。他们一定对夜葬习俗有着很深的认识。"王明生说道。
  "族长和赵先生?"吴勇一愣。
  "对,族长是村里最老的人,他非常了解夜葬习俗,他一个人住在村尾最末端的草房里。赵先生是个作家,从城里搬到这里来住的,据说在这里他可以更专心地写作。他住在村子后的山腰上,那是一幢别墅,我们都称为赵家大宅。赵先生是个好人,常常把家里的药分给村民们用,谁家受了灾,他也会鼎力相助。在村里,赵先生是最受景仰的人。
  "还有这样的世外高人啊,我得马上和余教授联系一下,我们这就去找族长和赵先生谈谈。"吴勇从兜里摸出了手机。
  "这里手机没信号的。"王明生说道,"这里太偏僻了,没几个人买得起手机,所以电信局没有来设立信号中转台。在恶诅村里,只有村长家和赵先生家才有电话。"
  "哦,这样子啊?"吴勇悻悻道,"那我们先回村长家,晚上再见了。"
  "好,晚上见。"王明生把两人送出了门。
www。五六 文学 网五 六@小说 网
第7章
  族长王唯礼八十八了,满面皱纹,牙齿也掉得差不多了,可精神却依然矍铄,一副仙风道骨的架势。
  "夜葬?从我小的时候就是这个规矩了,出葬时不能说话。"王唯礼谢过了余光递来的龙凤烟,向余光等人说道。
  "那是民国的时候了,我还是一个小孩,有一天我玩晚了,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那时候的树林子茂密,山路静悄悄的,我突然发现前面有亮光传过来,抬眼望过去,差点没把当时的我给吓出尿来。"屋里一片寂静,一颗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王唯礼吐出了一口烟雾:"我看到,一个人这前面挥动着火把,后面八个人抬着棺木,整个送葬的队伍却没有发出丁点的声音,只有脚步的沙沙声。以前我也没见过这样的事,不知道是什么,我想要问,可一口气憋在了胸口,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一句话也说不出。还好那个时候我吓得说不出话来,不然下一个凶死的人就是我了。送葬的人全都低着眼睛,只看着青石板路,没有说话的声音,也没有哭声。我憋着气让过了送葬的队伍,飞跑着回了家,才觉得腿肚子发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我老妈妈见了,问了我,才笑着说那是送夜葬的。我倒是吓得不轻,连着在家里睡了几天,后来请了个观花婆来撒了米,我才回过神来……"族长讲到这里,一脸的惊悸,似乎这么多年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