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夜葬_第5章

小说:夜葬作者: 庄秦 更新时间:2017-08-31 21:12:17

定会在学校里轰动的。"
  "嗯,赵先生的照片从来没在媒体上公开过,他也从来不出席什么签售会和采访,很是有点神秘感。就凭他这么低调的处世方式,我也会去拜访拜访他的。"沈天也是一脸的崇敬。
  "那你们俩就少说废话了,下午去赵家大宅,晚上还要考察夜葬。现在赶紧抓紧时间躺一会吧,不然到了晚上一点精神也没有。"余光进了屋,笑嘻嘻地对两个得意弟子说道。
  余光拉上了黑色的土布窗帘,屋里顿时暗了下来。
www.56wen
.,com五 六@小说 网
第10章
  五点半的时候,王村长带着余光他们来到了赵家大宅门口。
  王劳模敲了敲兽环,几声沉响后,门开了。老陈头站在门内,必恭必敬地说道:"欢迎欢迎,赵先生已经回来了,正在书房里等你们呢。饭还有一会才弄好,我先领你们去和赵先生摆谈摆谈。"
  门里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回廊,回廊两边是一个人造的荷塘,翠绿色的荷叶铺满了整个池塘,几只蜻蜓在塘中点来点去。
  老陈头走在最前面,他的一只脚稍微有点跛,走起路来一高一低。
  穿过了回廊,就是一幢中式的别墅。
  别墅的左边有一间很小的土墙房子,门紧紧地锁着,但是隐隐可以听到了狼狗在里面低沉地吠着。
  翁蓓蓓听到狗的低吠,心不由得紧了一紧。老陈头回头一看,似乎瞧出来了翁蓓蓓的不安。他连忙大声地叫道:"黑贝!闭嘴!有贵客来了,你还叫什么?又不是有小偷来了!"
  关在小土房里的狼狗仿佛听懂了老陈头的话,立刻就安静了。
  赵连蒲三十出头,长发,戴着一副眼镜,脸瘦得像是刀削过一般。两只眼睛因为长期熬夜,布满血丝。在他的书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word文档打开着,可以看到粗黑的标题写着两个字--夜葬。
  吴勇好奇地问:"赵老师,您也关心夜葬啊?"
  "呵呵。"赵连蒲浅浅一笑,"我对夜葬的习俗哪里能有你们了解得透彻。我只是住在这里,多少对夜葬有一定的认识。我准备把一个凶杀故事的场景搬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山村里,而夜葬正好是一个启承的背景。"
  "厉害!厉害!不愧是赵老师。"沈天赞道。
  "那么赵老师是怎么看待夜葬这一独特的丧葬习俗呢?"吴勇把话题引向了余光也感兴趣的地方。
  赵连蒲啜了一口清茶:"事实上,我并不关心民俗的由来,我只关心现象。我只是把这种现象当作我文章里的一个道具,让现象为我的故事服务。就这么简单。"
  余光一笑:"赵先生的确说到了问题的本质。我们研究历史,也只是在旧书堆里乱翻,现在我们的课题就是来了解夜葬的习俗。如果我们能有什么结果,可以帮赵先生的小说增添些微的细节,也算有了实际的意义。呵呵……"
  赵连蒲忙道:"余教授过谦了……"
  谈话的氛围在瞬间中就和谐融洽了,一片和风细雨中,老陈头走进了屋,对屋里的人说道:"赵先生,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客人们入席吧。"
  "好,好,好。"赵连蒲站起身来,引着大家走进了饭厅。
  桌上的菜不多,但都很精致。素炒青笋,青椒苞米,尖椒肉丝,枸杞全鸭汤,生煎豆腐……清淡但也不失营养,满桌的香气袅袅飘在屋里,满屋生香。
  "各位,老陈头炒得一手好菜,今天大家可有口福了。"赵连蒲一边说着,一边招呼大家用膳,他客气地把汤匙插进了鸭汤中。。
  这时,饭厅旁的楼梯拐角,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像炸雷一般。翁蓓蓓手里的筷子一时没夹稳,"啪"的一声竟跌落在了桌子上。
www。五六 文学 网五//六//小。说。 网
第11章
  赵连蒲走到了隔壁的房间里,通起了话。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但隐隐约约仍然可以听出是在和出版社的人关于版税的事争论着什么。
  "不行……说过是百分之十就是百分之十……少来这一套……"
  余光暗笑:"看来名作家也有名作家的烦恼。"
  王劳模有些坐不住了,他不停地看着手腕上的机械表。余光也想起了晚上的正事,他们还得去考察夜葬的全过程。现在已经是快七点了。
  王劳模站起身来对老陈头说:"麻烦你给赵先生说一下,我们得走了,我们今天晚上还要去给吕桂花做夜葬。"
  "吕桂花?。老陈头的眉头一皱,惊诧地问道,"她死了?夜葬?难道她是死于非命的?"
  "是啊,她男人要和她离婚。她一时想不开就寻了短见。"王劳模解释道。
  "唉……"老陈头幽幽叹了一口气。他转过身去,走进隔壁房间。隔壁电话的声音被打断了,隐约听见老陈头对赵连蒲说余光他们要离开了,细声应了几句,接着回到了饭厅。
  "真是不好意思,赵先生现在正在打一个很重要的电话,不能亲自送你们,真是抱歉得紧。"
  "没关系,"余光连忙说,"其实是我们叨扰赵先生了,如果不是今天晚上要去考察夜葬,我们一定来个一醉方休。"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等你们考察完夜葬,明天再到我们赵家大宅来,咱们好好喝上一场,我们这里还有自酿的桂花酒呢,埋在桂花树下已经一年多了。"老陈头的话不禁让吴勇与沈天都吞了一口不由自主淌出来的口水。
  在老陈头的护送下,一行人穿过了长长的曲折回廊。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如一张黢黑的大幕,即将就要拉下。
  走在回廊上,受了环境的影响,每个人竟都默不作声,只听见鞋底碰撞地面的声响。
  别墅旁的那间小屋,狼狗低声浅吠着。虽然看不到狼狗的真面目,但也能想象到一定是一只威风凛凛,双耳齐竖的大狼狗。
  打开黄铜大门,门外黯淡的日光下,站着好几个人,正等待着他们出来。村长王劳模也站在其中,一看到余光等人,就说道:"这就是今天的抬棺手,现在我们就去吕桂花家做下准备。"
  果然,外面横七竖八地站着坐着蹲着好几个人,正焦急地等待着他们。
  吴勇和沈天寻找着王明生,可奇怪的是,他们俩都没找到王明生在哪里,在空地上也只有七个人。
  "王明生呢?"王劳模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回答,只有一片寂静。
  "这小子,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走!去他家找他。王劳模狠狠地说道。
  在路上,余光和王劳模走在队伍的最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王村长,你们在夜葬时不是一句话都不能说吗?如果有什么紧急的事想要沟通,那又怎么办呢?"
  王劳模笑了笑:"我们有老辈子传下来的土办法,那就是将梆子敲击竹竿,用发出的声音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比如说,两声长代表前面是平路,两声短代表前面有障碍,一长一短代表前面左转,一短一长代表前面右转,连声碎响代表休息片刻。还有很多的暗号,我们之间都有自己的联络方法。"
  "呵呵。"余光赞道:"完美啊,这就是最原始的密码暗语,千万不要小看前人的智慧啊。"
  言语之间,一行人已经走到了长街王明生的门前。
w w w.56wen.c o m五。六. 小。说 网
第12章
  王明生家的门紧紧关着,不知为何,在吴勇的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门里听不到一点声音。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