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夜葬_第7章

小说:夜葬作者: 庄秦 更新时间:2017-08-31 21:12:24

轻人?有什么人会绑架他们呢?都是农村的劳力,总不会是绑架去叫他们免费种地吧……"余光忖道。
  进了村长的家,王劳模先点上了油灯。他引余光进了里屋,屋中的炕上,摆着一部黑色的老式拨号电话。
  余光拾起听筒,正准备拨110时,突然愣住了,听筒一点声音也没有。
  出了屋,王劳模叫仨儿点燃了火把。
  仰头看去,一根白色的电话线像是断了头的尸体一般,软绵绵地搭落在房顶上。
  "有人割了我的电话线!谁这么胆大,居然敢割我的电话线!让我知道了,我让他不得好死!!。王劳模大声叫了起来。
  "少演戏了……"沈天在一旁冷笑。
  "你什么意思?"王劳模转过脸来怒视着沈天。
  "这里还有谁敢剪你的电话啊?你可是一村之长啊。"
  "你是不是想说这是我自己剪的啊?你什么意思?"
  沈天嘿嘿一笑:"不是你是谁?刚才你一直想说服我们王明生不是失踪,而是出村打工了。叫你回来打电话报警,你还一路上唠唠叨叨推三阻四。你说,不是你自己剪的,还会是谁?"
  吴勇打断了沈天的话,说道:"沈天,你不要随便怀疑村长。他也不知道王明生会被绑架,没有理由剪掉自己的电话线。再说今天一下午村长都和我们在一起,他又没有分身术,哪有工夫来剪自己的电话线呢?"
  王劳模看了一眼吴勇,心里热乎乎的。
  沈天闷闷不乐地闭住了嘴,余光赶紧说:"我们都不要随便怀疑别人,现在最紧要的事就是想办法通知镇上的派出所。既然现在王明生失踪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村长的电话打不通,还可以去赵先生的大宅里打。我们现在就去赵家大宅。
  "没用的。"王劳模黯然道:"村里就两部电话,是一根长的电话线连起来。我这里被人割了,赵先生那里的电话一样会中断的。"
  "……那怎么办呢?"沈天焦急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马上找个人,用最快的速度穿过山路,到镇上去叫派出所的民警。不过,到了镇上也是深夜,民警到这里最快也得是明天下午了。"王劳模说道。
  "谁去报警?"王劳模对着屋外的一帮抬棺手高声问道。
  "我去!"一个五大三粗的抬棺手站了出来,正在仨儿。"我和王明生是好哥们,从小玩到大的。我不去,还有谁能去?"
  "好,那你快去快回,我把村里的手电给你。王劳模递给了仨儿一个手电筒。
  仨儿正要走的时候,王劳模又叫住了他,叮嘱道:"你路上小心,特别是过那座铁所桥的时候,走慢一点。"仨儿应了一声,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呢?"一个抬棺手问道。
  "活人的事解决好了,该解决死人的问题了。"王劳模慢慢地说道:"夜葬的时辰也快到了,我们去给吕桂花出夜葬。"
  "可是,可是,可是……"那个抬棺手又问:"王明生失踪了,仨儿也出村去报案了。按规矩得有八个人抬棺材啊,现在只剩六个了,还差两个呀……"
  王劳模沉吟片刻,随即指着沈天和吴勇问道:"你们两个是童男吧?"
  翁蓓蓓在一旁吃吃笑着。沈天和吴勇很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好,就你们俩了。今天晚上委屈一下你们二位,帮忙当一当抬棺手。"王劳模吩咐道。
  沈天刚想拒绝,就被余光的眼神制止住了。余光没有忘记他们最初来恶诅村的目的,就是来考察夜葬的习俗。虽然突然有诡异的罪案发生,但作为一个学者,骨子里对于科研上的东西还是充满了兴趣与好奇。
  "好!就这么定了!现在我们就去吕桂花家!她弟弟一定等急了!"王村长高声说道。
  屋外的一群汉子站起身来,呼喊着走上了长街。
wwW.56wen.com五。六。小。说。 网
第15章
  长街上,一阵风寒寒地掠过。天空中忽然闪过一道光亮,接着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从远处的天边传了过来,要下雨了。
  沈天看了看王劳模,问:"快下雨了,还要去夜葬吗?"
  王劳模点了点头,答道:"风雨无阻!"
  吴勇听了,转头向村外的山腰望了一眼。远方的一道闪电划过天际,正好可以看到山腰上的赵家大宅,白色的外墙突兀于墨绿色的树木之间。
  抬棺手们点燃了火把,却都静默不语,移动着自己的身形,鬼魅般向长街走去,空气似乎凝固了,处处充满了诡异的氛围。
  长街上很是冰凉,脚地触碰到硬硬的青石板,发出了嘈杂的砰砰声。
  吕桂花的家在长街另一端的末尾,门前冷冷清清,没有人,门关着,只在屋檐挂着两只硕大的白色灯笼。屋外插着三柱香,才烧上两三公分,看来是才点上的。香旁是一个火盆,盆里乘着烧得变成一堆灰烬的钱纸,嗅上去涩涩的味道,这是一种死亡的味道。
  翁蓓蓓突然鼻子一酸,莫名其妙感觉悲凉。
  "土根兄弟!土根兄弟!"王劳模叩着门,大声叫着名字。良久,却没有人作答。
  余光嗅了嗅鼻子,一丝阴云袭上了他的眉头。他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味。余光的心头骤然一紧,像是有一根针狠狠地扎在了他的心脏正中。
  围聚着的抬棺手们窃窃私语起来,隐隐中,有人低声说道:"怎么没人开门?吕土根呢?难道他也失踪了?"
  在火把的映照下,王劳模的脸色阴沉下来。他用力地捶着门,薄薄的木门几乎快被他砸穿,可还是没有人作答。
  气急败坏之下,王劳模抬起脚来使劲踹在了木门上。轰的一声,门被他踹开了。他接过了一根火把走进了屋。
  屋中没有人,只有一具黑漆漆的桐木棺材摆在堂屋的正中,两边各放了一根惨白色的蜡烛,正放着惨白的烛光。
  棺材后一副黑白的遗照高高挂在墙壁上,正是吕桂花。她在墙上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堂屋中的人群,嘴角微微上翘,眉目分明。
  吕土根没在屋里,难道他真的也和王明生一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王劳模呆立了片刻,喃喃说道:"我给土根兄弟说过的,八点的时候在这里等我们的,怎么他不在了?"
  余光沉吟道:"他一定没走多久,屋外的香才烧两三公分,棺材旁的蜡烛也没烧多少,难道他们也是被神秘人物绑架了?"
  王劳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沮丧地说道:"这究竟是为什么啊?他们都招惹什么人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他的话音落下,屋里都陷入了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每个人都静默不语,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只有蜡烛滴着蜡油,散发出类似动物内脏腐烂时的味道。陪伴着蜡烛燃烧声音的,只剩下了所有人混杂不一的心跳声。
  "那我们现在该干什么呢?村长……"一个抬棺手小心翼翼地问道。
  "出殡!夜葬。王劳模从地上站了起来,叉着腰杆,脸上突然变回了一片凛然之色:"祖宗定下的规矩,夜葬之夜,见着棺材就得开始出丧,否则大凶!大家别怕,只要遵守祖宗的遗训,夜路时别出声,厉鬼就找不了麻烦。"
  一谈到夜葬,他就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已经不是当村长的王劳模了,而是当地理先生的王劳模!
  他接过一个包袱打开,里面竟是一件灰蓝色的道袍和一个拂尘。简单地换了装后,王劳模摇身一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