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夜葬_第8章

小说:夜葬作者: 庄秦 更新时间:2017-08-31 21:12:28

,竟俨然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风水先生。
  他整理了一下衣冠,高声喊道:"八大抬棺手各就各位!夜葬出殡现在开始!"
  沈天和吴勇跟着另外六个人一起站到了棺材边上。棺材边缘伸出了四根长长的扛木,正好让八个抬棺手扛在肩膀上。
  棺材里只是一坛骨灰,所以扛上肩膀并不觉得吃力。
  棺材上了肩,吴勇抬头望想了门外。门外黑黢黢的,掠过的阴风发出呼呼的呼啸声,门洞上的灯笼一摇一曳,碰撞在墙壁上,发出轻微的砰砰声。
  看着深邃的黑夜,吴勇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www.56wen.com五 六小说 网
第16章
  在王劳模的手中,多了一样东西,是一个打更的梆子。他走在最前面,一行人在冰冷的长街上鱼贯而行。
  王劳模左手拿着梆子,右手拿着竹锤一下一下敲在梆子上。
  "笃笃--笃笃--笃笃--"
  清脆的梆子声在静谧的长街上显得格外清晰。
  冷风吹得王劳模的道袍衣角轻轻地飞扬起来,在黑夜里翻飞。
  街隅之中,片片钱纸在空中盘旋。
  当丧葬的队伍缓慢经过长街时,街边的住户纷纷打开自家的门来。从每个屋子里都走出了一个身着素色服装的人来,走在队伍的后面。这送葬的队伍后跟随的人越来越多,所有的人脚步一致地跟在棺木后面,这队伍也越拖越长。
  余光在心里记下了这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原来在这淳朴的山村中,夜葬时,每家每户都会为凶死的人送上一程,这也是对凶死者的一种怀念吧。
  没有哭声,只有沙沙的脚步声。抬棺手们一只肩膀扛着棺材,另一只手举着火把。吴勇与沈天列在抬棺手的中间,没有特别的吃力。
  出了村后,王劳模改变了敲击梆子的频率,不再是笃笃声,而是时长时短的声音。走在最前面的抬棺手跟着这梆子声中的暗示,时而向左转,时而向右转。
  余光已经知道,夜葬的地点是在野外一个叫死人沟的偏僻所在,山路弯弯曲曲,一边是峻峭的山壁,另一边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这死人沟的具体位置只有作过地理先生的人才知道,王劳模就是要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把一行人带到夜葬的目的地。
  说也奇怪,去死人沟的山路奇险无比,这些淳朴的山民却可以在黑黢黢的深夜里跟着地理先生一起走去。大概这也是恶诅村中的一个奇特的风俗吧,对地理先生的信赖已经超过了对大自然险恶条件的恐惧。
  王劳模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冷冷的风像刀子一般割过他的脸庞,但他却面不改色。他的眼睛直直地注视着前方,他手里并没有拿火把,但是他似乎早就把去死人沟的路线记得烂熟于心中了。他知道在什么地方该转弯,什么地方该慢行,什么地方安全得可以小跑,这正是他作为一个地理先生的得意之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这次夜葬却让王劳模隐隐感觉有些地方总是那里不对劲。自从走出了吕桂花的家门,他就开始觉得自己的左手总是在颤抖。这种颤抖别人是看不出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一种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恐惧。
  虽然王劳模的思想恍惚,但他的路却一点也没有走错。这条路早已经烂熟在他的心里了,就算是闭着眼睛他也能毫不费力地找到死人沟的所在。
  风更大了,隐隐中,远方传来了很微弱的雷声,快下雨了。
  夜浓得像墨一样。
  忽然,天空中划过了一道闪电,前方的路猛然一片光亮,只是瞬间,就恢复了最深沉的黑暗。
  这闪电到来的时候,王劳模正好抬头向前望了一眼。
  王劳模的身体像是筛子一般剧烈抖动了一下,他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差点发出声来。他手中的梆子停了下来,腿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一般一动不动。后面抬着棺材的队伍也停了下来。
  王劳模轻轻抚着自己的胸口,暗暗忖道,还好刚才没有发出声来,不然就犯了出夜葬的大忌。但是他一想起刚才在闪电那一刹那看到前面树林中的那件东西,他的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
  就在闪电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了,在前方黑压压的树林中,有一张惨白的脸,正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死一般地盯着他!
www.56wen.cOM>txt
第17章
  王劳模大骇,心脏砰砰乱跳,他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看到了一张脸,可这张脸却像在他脑子里定了格一般。那是一张满面血污的脸,眼睛瞪得圆圆的,狰狞无比。在闪电的那一刹那,那张脸似乎嘴角微微上翻,露出了一个诡异的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似熟悉,却想不起到底是谁。
  王劳模回过头来,抬棺手们正诧异地看着他。他们似乎都没有看到前面的那张鬼脸。
  "幻觉,是幻觉吧,今天我一定是太累了……"王劳模对自己说。
  但是,那张脸在他的脑子里无论怎样都挥之不去。
  王劳模转过身来,走到了吴勇身边,接过火把。
  他走到最前面,拿起火把向前方挥了挥。在这静谧的黑夜里,火把只映红了周遭最近的地方,而远处却还是墨一般浓的黑暗。近处目所能及的地方,只有或粗或细的树木在火把的映照下摇晃不停。
  王劳模感觉到,在这寂静的夜里,肯定有看不见的未知的恐怖偷偷埋伏着,随时会冲上前来,淹没他,吞噬他。他禁不住又打了一个寒颤。
  "或许,真的只是个幻觉吧……"他还回火把,举起了竹锤子使劲敲在了梆子上。
  "笃笃--笃笃--笃笃--"
  虽然吴勇不知道为什么王劳模会走到他身边拿走火把,但他知道,前面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他接回了火把,队伍又开始缓慢地前行。他往后望了一眼,在蜿蜒的山路上,火把连绵不断地一直延伸到后面几十米后,送葬的人很多,但都保持着死一般的沉默。
  前面山路是个左转的急弯,王劳模用力敲梆子做着暗示,前面的抬棺手心领神会地向左走着。
  在经过那个急弯时,吴勇走到了刚才王劳模呆立的地方,他转头向黑暗深邃的远处望了一眼。只有黑暗,深不见底的黑暗。风飕飕地掠过,几只惊鸦突然窜出了树林,向远方飞去。
  吴勇身上莫名其妙渗出一身冷汗,前面的抬棺手拉着他,后面的抬棺手推着他,他身不由己地向前走着,就像是一具不受自己控制的僵尸一般。
  当乌鸦飞远,周围恢复平静时,吴勇突然听见了由远及近OO@@的声音,像是脚步声,速度飞快。
  吴勇心头一紧,他张眼望去,依旧是墨一般的黑暗。
  这脚步在靠近的时候,却突然归于了寂静。
  吴勇的心脏咯噔一下,还来不及细听,后面的抬棺手已经把他推向了前方。他回头望了望,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深陷的黑暗。
  这是一幅多么诡异的画面。漆黑的山路上,一列行走的队伍,扛着黑漆漆的棺材,打着火把,却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这沉默的情形令人压抑,更令人窒息。
  行走了一会,是一条长长的上坡。渐渐,抬棺手放慢了速度,这坡度多少有些让他们觉得吃力。吴勇又听到了那细微的OO@@的声音,在旁边的草丛中游曳。吴勇看了看周围的抬棺手,他们似乎都没注意到这声音。吴勇不敢问,因为他知道,夜葬的时候,不能发出半点声音。
  他细心地分辨着这声音,当丧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