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夜葬_第15章

小说:夜葬作者: 庄秦 更新时间:2017-08-31 21:12:55

中。
  饭厅里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各怀心事而又心怀忧虑。
  那写后山种植鸦片的贼人晚上还会回来吗?
  余光觉得应该找点什么话题来打破这沉默,于是他没话找话地问道:"赵先生,你说过了一个加勒比海国?那是个什么地方啊?"
  赵连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久违的光亮,他答道:"那个国家四面环海,风景如画,四季如春,但那里却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地方之一。我到那里把来只是因为乘坐的海轮出了故障,需要在当地休整几天。我无奈下了船,却又巧合般认识了一个在那里多年的华侨老人,我们一见如故。他是个看守灯塔的老人,他带我去了他所在的灯塔。站在灯塔的顶处,看着脚下波涛汹涌的海浪,蚂蚁般大小的人群,我突然觉得心里莫名其妙地平静了。我突然想找个地方好好安顿下来,看看书,写写字,听听海浪的拍岸声,看看天上高挂的月亮。这才是多种惬意的生活啊,于是我留在了那个国家。"
  "赵先生,那你就这么留在了那个国家了吗?后来那个华侨又怎么样了?"余光又问。
  "唉……"赵连蒲叹了一口气:"那个国家的政局很不稳定,三天两头地闹政变,整体街上到处都是流弹,当海轮离岸后我就后悔了。可世上没有后悔药,我于是整天呆在灯塔里,幸好那位华侨老人在灯塔里放了几千本小说,几乎全部都是推理小说,而且全是中文的。我如同找到了精神粮食,每天如痴如醉地在灯塔里看小说,看得天昏地暗,神志不清。直到有一天,那位老华侨出门买东西时,被一颗划过的流弹射中了头部,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就和我永远分离了。"
  赵连蒲顿了顿,声音略微有些颤抖。余光和沈天连忙追问道:"后来呢?"
  赵连蒲点上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却又被这浓重的烟雾腔住了喉咙,不停咳起嗽来,直咳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老人家就这么去世了,我接替了他的工作,继续值守灯塔,每天做着相同而又无味的事,唯一给我带来乐趣的就是躲在灯塔里看那些小说。直到有一天,小说终于被我看完了,连第二遍第三遍都看完了,我开始觉得无趣,于是提起了笔,决定自己写一个给自己看的推理小说。足足一年后,我的小说完成了,就带着这套书稿离开了那个国家,回到了这里。那本小说很出色,很快就成了畅销书,于是我开始了自己的小说写作生涯。写了几本后,我想寻找一个不被人打扰的地方,所以我来到了恶诅村。这里真是个写书的好地方,可是没想到,居然现在这里又出了这样的事……"赵连蒲一脸抑郁。
  余光连忙劝道:"这样的事谁都想不到,而且我们还没有濒临绝路埃"
  吴勇则在一旁沉吟片刻后,问道:"赵先生,您说的那个国家是不是……"
  他还没说出这个国家的名称,饭厅的门被粗暴地打开了,老陈头面红脖子粗地冲了进来,他似乎惊魂未定,跌跌撞撞地把饭桌旁几根凳子全碰倒在地。
  "怎么了?老陈头?"
  老陈头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失声叫道:"不好了!黑贝死了!黑贝被人杀死了。
www.56wen.cOM五 6 ‘文学网
第30章
  恐惧像一张看不见的网,紧紧笼罩在了屋里所有人的头上。
  沉默,没有人发出一句话,只有老陈头轻轻抽泣。
  良久,吴勇站去身来问道:"你上次去喂它时,它还好好的吗?"
  老陈头答道:"是啊,它一见了我就扑上来,它知道我给它带了好东西来。可我回来后,又给它带肉团过去,就看到它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见到我来了也不激动,一点反应也没有。我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一摸,身体还有热气,却已经死了。"
  "我们去看看黑贝的尸体!"沈天血气方刚地叫道。
  赵连蒲阻止道:"刚才黑贝还是好好的,它吃的东西也是从这屋里拿出去的,根本不会有毒的。可老陈头第二次出去时就已经死了,这一定是贼人又来了,他们先把黑贝杀死了。说不定现在还躲在下面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他的声音竟已颤抖,额头上冒出几缕冷汗。
  "不错,赵先生说得很对,现在我们呆在大宅里才是最安全的。围墙太容易被侵入,这宅子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一点。"余光也这么说。
  赵连蒲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语气急促地问道:"老陈头,你刚才进来的时候,大门关好了没有?"
  老陈头的身体猛然一震,打了个摆子,汗水簌的一下就从面颊淌了下来:"这个……这个……刚才我太急了,我也没印象是不是关好了门。"
  赵连蒲大怒:"快去看看是不是关好了门!要是贼人进了屋,我们就大祸临头了!"
  老陈头慌忙一瘸一拐出了饭厅。
  当老陈头出去检查门是否关好的同时,吴勇好奇地问:"赵先生,您怎么会请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人当你的管家呢?"
  赵连蒲撇了撇嘴,说道:"这个老陈头呢,是我在海外遇到的华侨老人的故交,华侨老人常常在我嘴里提到他。于是我回国就找到他,带他到这里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子哦……"
  "门是关好了的。"老陈头进了屋,低头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赵连蒲抚了抚自己的胸口。
  忽然在这时,翁蓓蓓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哈欠。
  "我们一晚上都没睡觉,又受了这么大的惊吓,精神难免不好的。"吴勇很是怜惜这个小师妹,连忙解释道。
  说来也怪,这哈欠就想是传染病一般,只要一个人打了后,周围的人都涌起了浓浓的睡意。
  "这可不行!现在才是中午,贼人晚上就会攻进来,你们这样的精气神怎么行?你们快去睡一会!"赵连蒲也急了。
  余光沉吟片刻后说道:"赵先生说得对,我们是应该养精蓄锐,备好精神。赵先生,你也应该休息一下。我们轮流休息,以免贼人偷偷潜入。"
  吴勇接道:"对!蓓蓓和沈天,还有老陈头先休息,睡四个小时后换我们另外三个。沈天一定要睡好,你可是我们这里的武林高手,可千万不能疲劳过度,到了危险时刻,我们还得靠你来搭救我们呢。"
  "我不需要睡觉。老陈头叫了起来:"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我现在已经是后三十年了,每天都睡不了太久的时间,精神好着呢。"
  赵连蒲接道:"这样好了,我先去睡,我也得养好精神,不然连枪也端不稳。"
  "好吧,赵先生,您先去休息,我们三个再巡视一下楼下的窗户与大门。"吴勇说道。
  门紧紧闭着,窗户外也有着防盗网,看来贼人想要攻击进来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着保安的措施毕竟只是防君子不防小人,所以余光等人的检查也很仔细,生怕错过任何一点纰漏。
  回到二楼,他们又将窗帘放下,再用家具将所有的窗户都堵死,不让外面看到一点里面的动静。一路累下来,他们三个都是汗水凛凛气喘吁吁。
  余光和吴勇都是一整夜没有合眼,此刻才觉得全身酸痛,四肢无力,睡意像海潮一般不可遏止地涌上了心头。
  "不行!现在还不能睡。余光对自己说道,可眼皮就像是灌了铅,不住地打着架。他瞟了一眼吴勇,竟已经倒在了沙发上,像一滩泥一般,还打起了重重的呼噜。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