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望天树杀人事件_第6章

小说:望天树杀人事件作者: 庄秦 更新时间:2017-08-31 21:22:01

多前胸贴到后背了,毕竟我们只在飞机上吃了一盒航班提供的一点也不好吃的盒饭。
  光头司机把车停在了一条小河边。河边一侧是马路,另一侧则是一排烧烤店,河面上架着几座石头造的小桥。我们这时也知道了这位光头司机姓邱,虽然他让我们称他为小邱,但我却觉得叫他老邱更合适一点。
  这条路叫青年路,是勐腊著名的烧烤街。
  老邱带着我们八名乘客,沿石桥来到烧烤街上,钻进一家看似简陋的店铺。
  小do依然一言不发,但那对大学生兄妹却激动地叫了起来:"勐腊的傣味烧烤,真是太棒了,我们已经十多年没吃过这么美味的烧烤!"
  司机老邱好奇地问:"你们十年前吃过这里的傣味烧烤?"
  大学生哥哥点点头,答道:"是呀,我们小时候就是在望天树长大的。不过,那时候那儿还不叫望天树,叫补蚌。"
  老邱笑着说:"现在那儿也还叫补蚌,是哈尼族人的村寨聚落,望天树景区紧挨着补蚌,得再朝北走一点点。"他又补充问了一句,"咦,你们兄妹是在补蚌长大的?"
  "是呀,我们从小就生活在补蚌,直到十年前才离开,而且十年来就一直再没回过补蚌了。"
  "那么,你们在望天树,还有亲戚吗?"
  大学生哥哥笑着答道:"在补蚌的哈尼族村寨里,我们还有位可以称为爷爷的亲戚,在寨子里开傣式客栈呢。"
  "爷爷?是谁呀?"
  "他叫龙思凯,在补蚌开了一家龙庭客栈。其实呢,他也不是我们真正的爷爷啦,说起来,那位开客栈的老爷爷,应该是我们兄妹的远亲。他和我们真正的爷爷,是隔了三辈的堂兄,和我们起码隔了五辈。我们来西双版纳前,老爸特意嘱咐过我们,见了龙老爷爷,要有礼貌地称他为大爷爷才对。"
  "喔--"老邱恍然大悟道,"哦,你俩一定就是龙日N和龙月皎兄妹吧?我和龙老爷子熟得很,前几天他还给我说过,过几天会有一对远房的侄孙儿侄孙女会利用寒暑假的空暇,回补蚌来帮他照顾客栈。"
  "对,我们就是龙老爷爷的侄孙儿侄孙女。"
  "唉,我似乎听说你们全家十年前就离开了补蚌,去c城工作生活,而且离开之后就与龙老爷子失去了联络?"老邱试探地问道。
  龙日N不好意思地答道:"是啊,是有这么回事。我和妹妹很小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就在c城做生意。我们十岁的时候,也就是十年前,爷爷去世了,父母在c城的生意正做得红火,所以就把我们全家都迁到了c城。在c城,父母的电话号码换过几次了,他们是做外贸生意的,一年里有一大半时间都在国外。而补蚌的电话又是三年前才通的,时间一长,再加上距离的关系,我们全家就与大爷爷失去了联络。"
  "哦,原来如此。那你们又是怎么重新和龙老爷子联系上了呢?"
  "是这样的,上个礼拜我父母在国外和客商谈生意,那位外国客商前段时间正好到望天树来玩了一趟,就住在大爷爷的龙庭客栈里,拍了很多照片,拿出来向我爸炫耀。爸爸一看到照片上的大爷爷,马上就认了出来,于是从客商那里查到了客栈的电话号码,给大爷爷打了一个越洋电话,终于重新联络上了。"
  听起来,还真有点复杂呢。
  而黄寰宇在一旁听了,却不咸不淡地嘀咕了一句:"嘁,就算联络不上,难道十年里就不能抽时间回一趟西双版纳吗?在老家总能找到人吧?"
  龙日N听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那个叫龙月皎的大学生姐姐却急了:"我们的父母大半年都在国外,在国内的时间里又得忙生意,一年到头就没有空闲的时间,哪有那么容易抽时间回西双版纳来?"
  "那你们兄妹俩呢?也忙生意呀?"黄寰宇翻了一个白眼。
  龙日N耸了耸肩膀,很无奈地对黄寰宇和我说:"你们也应该知道吧?是呀,在城里读书,功课压力太大了,哪怕放假,也有做不完的功课。就算做完了功课,还要预习、复习,上兴趣班、奥数班,学钢琴,学小提琴。再说了,家长才不会放心只让我和我妹妹两人单独来到这么遥远的西双版纳……"
  对于他的话,我深有同感。如果不是舅舅陪同,只怕这次寒假,我也是没法出来旅游的。
  "我爸爸在国外给大爷爷打了越洋电话之后,立刻就又打了个电话给我和哥哥,他还在国外谈生意,一时半会儿回不了国,所以只能让我们赶紧去西双版纳看望大爷爷。现在我和哥哥都是大学生了,主要靠自习,时间相对充裕了许多,所以这次我们终于可以回西双版纳见大爷爷了。十年了,我还真想念他老人家!"
  龙月皎补充的这段话,让我和黄寰宇多多少少对他兄妹俩有了一些好感。
  老邱笑着拍了拍这兄妹俩的肩膀,说:"其实我也听老龙说过,你们的爸爸在电话里很后悔,说早就该接他去c城安度晚年享清福,不该让他年龄这么大了还辛苦开客栈。但是啊,就算你们真接他去,他也不一定去的。他舍不得补蚌的这家客栈,更舍不得这里的哈尼族乡亲们。"
  说话之际,店家已经端上了美味的烧烤菜品。
  真有意思,这里的烧烤与我在西川市吃过的完全不一样。每种菜都烤得干干的,又淋上了奇怪的酸辣汁液,还摆了许多蘸料,柠檬汁、干辣椒末、香菜,有一种叫干虾酱的酱料也很美味。这里的香菜是种叫香茅的植物,入口后先有点涩,但随即就可以品尝到一股很特别的异香。
  小河对面是一排酒吧,当地的年轻人在酒吧里唱着哈尼族语言的流行歌曲,空气里弥漫着休闲的气味。老邱到河对面买了一种叫舂鸡脚的当地小吃,是把鸡脚在白水里煮熟,放在冰箱里冰镇后,再拿出来盛入舂钵,和小番茄、小米椒、柠檬汁、花生米、葱姜蒜末、香茅、冰块一起舂成碎块。入口冰凉,酸辣并重,格外过瘾。
  这顿饭我们吃得很是尽兴,舅舅把他的肚子都挺了起来,不知道偷偷松了几粒皮带扣。
  上官小商也全然不顾淑女形象,嘴皮吃得通红,手指上也全是柠檬汁与辣椒油。
  赵乾坤不住地给小do夹菜,小do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毕竟已经来到勐腊,一时半会儿赵乾坤也不会再逼她回c城。现在赵乾坤只能使出"胡萝卜",没法施展"大棒"的神功了。
  散席的时候,天完全黑尽了。
  老邱招呼我们上车,打开车灯后,就开始向望天树进发。因为大家在一起吃了饭,所以也变得亲近了很多,老邱甚至坐在驾驶座上,为我们唱起了哈尼族的歌谣,就连小do也没拒绝与黄寰宇合影的要求。当然,我才懒得找小do合影呢,我又不是她的粉丝。
  只不过天黑后,黄寰宇拜托我拿这着数码相机在开着灯的车厢里拍照,效果实在是太差了。还好小do应该会在望天树待上一段时间,回头黄寰宇再找机会与她补拍就是了。
  旅游车在一条弯弯曲曲的乡间公路上行驶着,老邱大概每天都在这条路上跑,所以对道路甚是熟悉,把车开得飞快。他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大声对我们说:"现在我们正在穿越的,是勐腊县的国营农场,农场里全是橡胶林与橡胶田。沿途有几个傣族村庄与哈尼族村庄,等你们在望天树安顿好了,景区也会安排你们参观民族风情村庄的。"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