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分身_第11章

小说:分身作者: 东野圭吾 更新时间:2017-09-21 15:17:14

没和他见过面喽。他刚回到北海道时我们还经常联系呢。”说到这里,教授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重新坐进沙发,“那次的火灾可真不幸!我本想去参加你母亲的葬礼,可怎么也抽不出时间。”
  “没关系。”我轻轻摇头。
  “我一直很过意不去。请向氏家君转达我的问候。听下条君说,你父亲不知道你来这里,这可不好啊。”
  “不好意思。”
  “不不,你不需要道歉。那么,我说些什么好呢?”
  “什么都行。请您稍微介绍一下我父亲学生时代的事吧……”
  “嗯。我对他记得还挺清楚的。要说他这个人啊,一句话,优秀。
  我绝不是在你面前夸他。如此能干的人真是少见,而且付出的努力也超出常人一倍以上。还深得教授的信赖,甚至从学生时代起就被委以重任。”
  “您说的教授,是久能老师吗?”
  梅津教授再次用力点头。“对,是久能老师,发生学的先驱。氏家君非常尊敬久能老师,老师也视他为继承人。”
  “可久能老师后来去了北斗医科大学吧?”
  教授的眼睛略为舒展开来。
  “嗯,这里面有很多内情。怎么说呢,久能老师的研究太标新立异了……与其他教授的意见越来越不合。”
  “对立?”
  “不不,谈不上对立。学术层面的观点不合,这种事经常会有。”
  梅津教授的回答有些含混。
  “但去了旭川那种地方……久能老师原籍在北海道那边吗?”
  “不。是北斗那边主动邀请老师的。当时北斗医科大学刚设立不久,正拼命四处搜罗尖端技术的权威呢。”
  “那么,第二年,父亲也追慕久能老师而去了?”
  “更确切地说,是老师物色的氏家君。光是一个人,很难推动研究。”
  之后,梅津教授又给我讲了一些学生时代的回忆。虽然也有一些游玩的内容,但大多数还是与研究有关的辛酸经历,其中还有一些与父亲毫无关系,我有些急躁起来。
  “当时的大学里有多少女生呢?”话题中断的时候,我不动声色地转移了方向。我这么问,自然还是因为脑海中那个脸部被抹去的女子。
  “女学生?不,几乎没有女学生。嗯,确切地说,不是几乎,而是完全没有。”教授抚摩着下颌答道。
  “一个也没有?”
  “嗯,因为当时的大学还不适合女生。现在有了文学院和生活科学院等,可当时学校只有医学院、工学院和经济学院。对了,女生怎么了?”
  “啊,不,我只是在想,父亲有没有与女生交往过什么的……”
  我的话让教授展颜一笑。
  “虽说他热衷研究,可也并非就是圣人啊。交际之类或许还是有的。”
  “可如果没有女生……”
  “不,与其他大学也有交流。这一点和现在一样。还曾经与帝都女子大学等学校共同创办过兴趣小组之类呢。啊,对了……”梅津教授忽然一拍膝盖,“氏家君似乎也曾加入过什么兴趣小组。”
  我不由得探出身子。“真的吗?”
  “嗯。怎么说好呢?虽然没有山岳社之类那样唬人的称呼,称其为郊游协会之类应该还比较妥当。”
  “郊游协会……”
  父亲曾在学生时代参加过兴趣小组,此前从未听他提过。总之,关于帝都大学时代的事情,父亲一概三缄其口。
  “加入这兴趣小组的人,您还知道有谁?”
  “这个嘛,我就不知道了。氏家君很少向我们提起兴趣小组的事情。”
  “哦。”
  最后,我试探着询问教授是否见过我母亲。我想知道母亲去世前来东京时,是否拜访过这里。
  “只见过一面。那还是去北海道出差的时候,顺便去过一次。当时你父母新婚燕尔。她一看就是个温柔贤惠的好妻子。唉,真是太遗憾了。”说着,梅津教授的眉毛皱成了八字。
  我道完谢,出了教授的房间,下条小姐似乎察觉到了动静,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
  “弄到参考资料了?”
  “是的,很多。”
  出了那栋楼,我说起郊游协会的事情。下条小姐忽然停下脚步,倏地转过身来。
  “说不定,你运气不错呢。”
  “为什么?”
  “有一个人从前曾加入过郊游小组,似乎与你父亲年纪相仿。”
  如果真是这样,实在太幸运了。
  “在哪里呢?”
  “你跟我来。”下条小姐两手插在裤兜里,轻轻地一甩头。
  她领我去了运动场旁边的一个网球场。虽是休息日,这里仍很热闹,四面的球场全挤满了人。从打球者的年龄来看,他们似乎并不是网球社成员。
  “你在这里稍等一下。”
  下条小姐让我在铁丝网旁的长椅上坐下,然后朝最右端的球场走去。一个银发飘逸的男子正在和一个年轻女子练习发球。下条小姐正是朝那男子走去。那人大概五十多岁。倘若头发是黑色的,看起来也就刚四十出头,体形非常紧凑利落。
  下条小姐与他略一交谈,便双双离开球场朝这边走来。我站起身来。
  “这位是笠原老师。”下条小姐向我介绍道,“他可是经济学院的教授哦,也是我的网球对手。”
  “我……我,我叫氏家鞠子。”我慌忙鞠躬。
  “我姓笠原。幸会……”微微一笑之后,笠原老师忽然恢复了严肃,凝视着我。
  “老师,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笠原老师再度恢复了笑容,摆摆手,“哎,那么,究竟是什么事?”
  “老师以前加入过郊游小组吧?”
  “哟,是这么个古老的话题啊。”笠原老师苦笑一下,“啊,加入过。
  但说是郊游,充其量也就是自带盒饭在高原上唱唱歌之类,还没有到山岳社那样攀登险峰的程度。”
  “那个兴趣小组里有没有一个姓氏家的人呢?就是她的父亲。”
  “氏家?”笠原老师把粗壮的手臂抱在胸前,不断打量着我和下条小姐,“不,不记得了。是经济学院的?”
  “不,是医学院的。”我说出父亲入学的年份。
  笠原老师脸上浮现出柔和的微笑,摇了摇头。“似乎比我还高一届,但我的学长中也没有这个人。一般说来,医学院的学生不会加入我们的兴趣小组,大概是别的小组。”
  “咦?还有别的郊游小组吗?”下条小姐追问道。
  笠原老师点点头。“我想还是有几个的。那个时代物资匮乏,郊游小组是最不需要花钱,很容易就能组织起来的那种。”
  “这么说,我父亲加入的是其他小组?”我一面尽力掩饰失望,一面对下条说道。
  “大概是吧。”
  “你正在探寻你父亲加入的兴趣小组?”笠原老师问我。
  “是的。”
  “既然这样,去图书馆调查调查看看。那里有一本叫什么帝都大学体育社团联合会活动记录的卷宗,或许会记载在上面。好像是纪念体育社团联合会创建五十周年的时候编制的,得有这么厚。”教授用拇指和食指向我比画出约十厘米的厚度。
  “上面也记录着协会吗?”下条问道。
  “聊胜于无吧,各协会制作的名册应该也被做成档案了,我还看过一次呢,什么保龄协会、皮艇爱好者协会之类的都有。”
  “那就去查一下。谢谢老师,帮大忙了。”
  “非常感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