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盛夏的方程式_第4章

小说:盛夏的方程式作者: 东野圭吾 更新时间:2017-09-21 15:23:22

男子看样子似乎已经年过六十,头发花白,剪着短发,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开襟衫。他微微笑了笑,冲着成实点头致意。成实也点了下头,但其实她根本就没想起这人是谁来。
  讲台上有一张长长的会议桌,桌旁并排放着几只椅子。桌上贴着写有名字和职务的纸。虽然绝大部分都是desmec的人,但也不乏一些海洋学者和物理学者。会议桌后边,悬挂着一块投影仪的荧幕。
  前边的门开启,一群身穿西服的男子接连走进讲堂。男子们面色凝重,在市政府职员的带领下,默默地坐到了讲台的座位上。
  这群男子的不远处,是主持人的座位。一名三十岁左右,戴着眼镜的男子手里正握着麦克风。
  “时间差不多了,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吧。虽然现在还有一位来宾没来,但估计这位来宾也很快就会到了――”
  主持人还没说完,讲堂的门就猛地被人推开了。一名男子手上搭着上衣,快步走了进来。
  成实心头一惊。这人不是刚才自己在车站见到的那个吗――就是那个和恭平在一起的男子。男子的太阳穴附近闪烁着汗水反射出的光芒。看起来,他确实没能坐上出租车。估计是一路从车站走到这里来的。骑自行车过来感觉虽然并不太远,但徒步的话,其实还是要走很大一段路的。
  男子在写着“帝都大学物理系副教授汤川学”字样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呃,既然现在全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就重新开始。”主持人再次开口说道,“现在,我们开始召开有关开发海底金属矿物资源的说明会。我是今天会议的主持人,海底金属矿物资源机构宣传课的桑野,请多关照。接下来,有请技术课课长先为大家作一个概略的说明。”
  技术课课长站起身,整个讲堂里的灯光全都熄灭。投影仪的荧幕上,映现出了“有关海底矿物资源开发”几个大字。
  成实挺直了背。她不想听漏对方的任何一句话。守护大海,就是自己的使命。不能只为了开发资源,就去破坏自然瑰宝。
  今年夏天,经济产业省的资源能源调查会上发表的一篇报告,震撼了玻璃浦和周围的市町村。报告里说,为了开发海底热水矿床,将其商业化,自玻璃浦向南几十公里范围内的海域,是一片极为适合的试验用地。
  所谓海底热水矿床,指的就是那些从海底喷发出的海水中的金属成分,在沉淀之后凝结成的岩石块。这些岩石中,不光含有铜、铅、锌、金、银等元素,同时还含有大量的锗、镓等稀有金属。如果能在这片海域里对这些世界罕有的稀有金属进行开采的话,那么日本就会一跃成为一个资源大国。政府自然不会松懈在这方面的技术开发。而desmec,就是其先锋。
  在这次的计划中,政府之所以将目光集中到了这里,原因就在于玻璃浦附近有一片宽约八百米的浅海海域。海底较浅的话,开采工作自然就会变得容易,相对地,开发成本也会相对降低。距离陆地数十公里,同样也适合商业化的条件。
  计划公开发表之后,以玻璃浦为首,附近的市町村大为震撼。众人感觉到的,并非是那种属于自己的大海遭到践踏时的愤怒。更多地人,则在为当地出现的这种新兴产业抱着期待。
wwW.56wen.com5 六 文学 网
第3章
  这坡怎么这么长啊――恭平停下脚步,不耐烦地看了看周围。上次来的时候,恭平倒也曾经去过几次海水浴场。只不过,当时恭平却是坐着父亲开的车子去的。这一次,还是他第一次徒步前往。
  周围的景色和两年前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坡道下边,应该有一栋曾经是旅馆的大楼。屋顶和墙壁都被熏成了灰色,巨大招牌上的油漆也已经斑驳陆离。上次开车经过的时候,父亲敬一曾经用了“废墟”这个词来形容它。
  “这样的楼房,就叫做‘废墟’。这俩字写起来可能有些麻烦,但形容的就是这种无人居住的荒废建筑。换作以前的话,这里估计应该是家挺气派的旅馆。”
  “为什么会没人住呢?”恭平问。
  “这个嘛,是因为赚不到钱啦。没客人到这里来。”
  “那,客人们为什么不来呢?”
  父亲沉吟着说:“因为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
  “比这里更好的地方?”
  “就是更有意思的地方。比方说,迪斯尼乐园,或者夏威夷之类的。”
  “哦?”
  虽然还没有去过夏威夷,但恭平自己也很喜欢迪斯尼乐园。之前恭平跟朋友们说自己要去玻璃浦的时候,几乎都没人知道是哪里,更没有任何人羡慕自己。
  心中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一幕幕,恭平再次迈步开始爬坡。话说回来,既然赚不到钱,那当初又为何要建造这旅馆呢?是因为之前有很多人到这里来吗?
  没过多久,一栋曾给恭平留下了深刻记忆的建筑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和刚才的那处废墟相比,它的大小甚至不及废墟的四分之一。但如果论到破旧的程度,它和废墟相比也好不到哪儿去。那里的经营者,就是恭平的姑父川x重治。重治姑父是旅馆的第二任老板,自打他接手之后,十五年里,就从来没有对旅馆进行过任何的一次修缮。用敬一的话来说,就是“那种破旅馆,赶紧关门算了”。
  恭平拉开玄关的拉门,跨进了屋里。空调的冷风开得正合适,感觉很凉爽。有人吗?恭平冲着里屋叫了一声。
  柜台后边的帘子动了一下,姑妈川x节子笑着走了出来。
  “恭平,你好啊。长大不少了呢。”姑妈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与成实完全一样。
  恭平点了下头,说:“姑妈。从今天起,就请您多多关照啦。”
  节子苦笑了一下。
  “都是一家人,干吗搞得这么客气?好了好了,先进屋吧。”
  恭平脱下鞋子,换上了脱鞋。虽然不大,但店里同样也有处大堂。大堂放着一张藤编的长椅。
  “外边挺热的吧?我刚刚准备了些冷饮。你要喝果汁还是麦茶?对了,还有可乐呢。”
  “那,我就来点可乐吧。”
  “可乐是吧?好。”节子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消失在了柜台背后。
  恭平放下书包,在藤椅上坐下,随意在屋里环视了一圈。墙上挂着一幅画着附近海景的油画。油画的旁边,贴着一张带插图的介绍周边观光地的地图。地图退色得厉害,几乎都已经看不清上边的字了。墙上的旧时钟的指针,正指向着下午两点的位置。
  “哦哦。”沙哑的声音传到了恭平的耳中。抬头一看,只见重治出现在了里屋的走廊上,“欢迎。来得正好啊。”
  他依旧和两年前一样,身材矮胖,就跟个雪人似的。头顶的头发更少了,大致已经可以称得上秃头了。唯一的不同,就是如今他已经拄上了拐杖。恭平想起之前父亲敬一曾经说过,重治姑父太胖,导致膝盖都撑不住体重了。
  恭平站起身来,叫了一声“姑父好”。
  “不用起来啦。姑父我也正准备坐下呢。嘿唷。”重治在恭平对面坐下身,嘿嘿一笑。他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财神爷一样。“你爸妈都还好吧?”
  嗯。恭平点了点头,说:“他们俩都挺忙的。”
  “是吗?生意忙,那可是好事啊。”
  节子端着盛着茶壶和玻璃杯的餐盘走了出来。估计是她已经听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