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盛夏的方程式_第11章

小说:盛夏的方程式作者: 东野圭吾 更新时间:2017-09-21 15:23:48

灰色的裤子。西口在衣物里找了一下,从裤兜里找出了钱包。钱包里倒也装了些现金。
  之后,两人又发现了死者的驾照。姓名冢原正次,地址和登记簿上写的完全一致。
  啊。西口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桥上立刻问道。
  “你看这个。”西口从钱包里抽出了一张卡片来,“这是警察共济组合①[① 警察共济组合:是基于日本地方公务员等共济组合法设立的共济组合,其组员由警察厅职员、地方警务官、皇宫警察职员和都道府县警察职员构成,简称keikyo,于1920年颁布施行警察共济组合令后结成,后于1962年12月1日,依据地方公务员等共济组合法改为“地方公务员共济组合”。
  ]的组员证。”
www.56wen.com5 。6 文 学 网
第8章
  感觉到似乎有人在说话,恭平在棉被里睁开眼睛。他缓缓扭过头去,不管是天花板还是墙壁,看起来都是那样的陌生。
  过了一阵,他才想起自己现在在姑妈的家里。是昨天自己乘新干线过来的。晚上还和姑父一起去放了烟火。
  可是,这房间却并非昨天白天姑妈带恭平去的那间。而且,他的书包也不在身旁。
  对了。恭平又回想起来,放完烟火之后,重治姑父和自己本来准备吃些西瓜的。这里是重治姑父一家的客厅。而就在恭平忙着吃西瓜的时候,重治姑父说有客人打电话来,之后就出去了。恭平独自一人边看电视边吃西瓜,后来的事,恭平便再也回想不起来了。
  恭平爬起身来,看了看周围。吃西瓜的时候用的小茶几已经被放到了墙角。
  看起来,自己似乎是在看电视的时候睡着的。看到自己睡着了,姑父他们就给自己盖上了被子。
  电视机柜上放着时钟。时钟的指针指着九点二十分的地方。恭平站起身来。上身的t恤和下身的短裤,依旧还是昨晚放烟火时候的装扮。
  恭平拉开拉门,走出了屋子。之前的说话声似乎是从大堂那边传来的。走进大堂,只见两名男子正站在大堂里。其中一个是名中年男子,个头较矮,身材矮胖。另一个则年纪较轻,长相和体型都很彪悍。重治坐在藤椅上,似乎正在陪两人说话。
  “哦,恭平,你起来了啊?”重治发现了恭平。
  两名男子也扭过了头来。恭平愣了一下,呆站在原地。
  “是您的侄子?”中年男子问重治。
  “对。是我妻子的弟弟的孩子。学校放暑假,他昨天跑过来玩的。”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年轻男子站在中年男子的身后,往本子上写了些什么。
  “抱歉。能请您暂时让那间房间里保持原样吗?”中年男子说。
  “好的。嗯,也就只是一间客房罢了,没什么太大影响的。盂兰盆节已经过了,眼下基本上就没什么预约的。”重治略带自嘲地说。
  看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那间房间?到底是哪间啊?
  姑父。恭平叫了重治一声。“我可以回昨天那间房去吗?”
  重治看了看那名中年男子。
  “这孩子住在二楼的客房里。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
  “嗯,那当然。”中年男子冲着恭平笑了笑,“不过不好意思,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请你别到四楼去。叔叔我们要在四楼调查一下。”
  “这两位叔叔是警察。”
  听到重治的话,恭平睁大了眼睛:“出了什么事?”
  “嗯,这个嘛,也没什么。”重治的模样,似乎有些在意那那两名男子。
  他的意思大概是说,这事可不能告诉孩子。又这样。他们这些个大人,总是平白无故地觉得孩子会管不住自己的嘴,把秘密给说出去。
  换作是之前的话,恭平肯定会纠缠不休地追问到底,但如今,他却再也不想掺和了。恭平“嗯”了一声,转身向着电梯厅走去。
  伸手摁下电梯的呼叫按钮之前,恭平无意间往宴会间瞥了一眼。里边似乎有人在吃早饭,其中一间的门外放着一双拖鞋。
  恭平踮起脚尖,悄悄地靠近了那间房间的门口。拉门开着。偷偷往里边一看,只见汤川坐在昨天吃晚饭时的那个位置上,正在搅拌着纳豆。
  汤川搅拌纳豆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你很喜欢偷看别人吃东西吗?”
  恭平把头缩了回去,之后,他堂堂正正地走进了放进里。汤川正在往米饭上盖浇拌好的纳豆,根本就没有扭头去看恭平的意思。
  “我是在想,到底是谁在这屋里。”
  汤川轻轻地“哼”了一声,不屑地笑了笑。
  “你这话明摆着就是在搪塞。这里是旅客专用的饭厅。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房间里的就肯定是店里的客人。从昨天起,这家旅店里就只有两名旅客。既然其中的一人已经消失,那么就只剩下另一个了。也就是说,现在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就只可能会是我。”
  “消失?另外一名客人消失了?”
  汤川伸向咸鱼干的筷子突然停了下来。直到这时,他才第一次抬起头看了一眼恭平。
  “怎么?你还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里似乎出了什么事,警察已经派人来了。可他们却都不愿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你们这些大人们总是这样。”
  “你为这种事较个什么劲?就算知道了大人们瞒着不告诉你的那些事情,也不会对你的人生有任何好处的。”汤川啜了一口味噌汤,“据说在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死了?”
  “昨晚,那名客人似乎出去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今早,有人在海岸边的岩石地里发现了他的尸体。据说很可能是不留神摔下堤坝去摔死的。”
  “是这么回事啊……这事是谁告诉你的?”
  “店老板的女儿。她似乎是叫‘成实’吧?我看今早的早饭一直都没有送来,问了一下情况,她就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我了。”
  “哦?”恭平扭头看了看走廊。成实上哪儿去了?
  “成实小姐大概上警察局了吧。”汤川似乎已经看穿了恭平的心思,说道,“陪这里的老板娘去的。”
  “姑妈去警察局干吗?”
  “大概是去录口供吧。毕竟之前和那位客人见过面的,就只有她一个。估计警察还得找她询问一下当时那位客人的情况吧。”
  “真够麻烦的呢。那客人不是自己摔下岩石地里摔死的吗?”
  汤川手上的筷子再次停了下来。他扭头看着恭平。
  “你也替死者的家人想想啊。站在他们的角度上,光是警察的一句‘摔下岩石地里摔死了’,能让死者的家人信服吗?他们肯定会希望知道得更详细一些。相反,我倒还盼着警方这次的搜查不仅仅只是在例行公事。”
  “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汤川搅拌好浇上了纳豆的米饭之后,把手伸向了茶杯。
  “我问你一句。”
  “如果你要问的是有关案件的情况,那么刚才我已经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
  “不是问你案件的事。我说,你干吗要选择住这家店呢?这里的旅店不是挺多的吗?”
  汤川把玩着碗,偏起了脑袋。“我不能住这里吗?”
  “我倒也不是这意思。正常情况下,来玻璃浦之前,你应该已经预定好旅馆的才对啊。”
  “定是定好了。只不过,预定的人不是我,是desmec的人。”
  “嗯,这个我知道,是那些想来挖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