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幻夜_第13章

小说:幻夜作者: 东野圭吾 更新时间:2017-09-21 18:09:15

般人不可能对被自己杀死的人的女儿表现得那么和善。忘了父亲什么时候曾说,水原如果把工厂的经营委托给儿子,结局就不会那么悲惨。
  柜台上的电话响了。信二拿起话筒,原本拉长的脸立刻堆满了谄笑。“给您添麻烦了……嗯,我很清楚,是本月内……好……好……不,我也在尽力想办法……嗯,肯定没问题……”
  佐贵子听出是催促还钱的电话。最近,只要店里的电话响,肯定是这事。信二辩解的语调似乎也流畅多了。
  信二粗暴地放下电话,又板起了面孔,从架子上取下一瓶白兰地,倒在酒杯里,喝了一大口。“那人姓木村。你再打一次电话。”
  “刚打过。先不说这个了,那东西怎么办?”
  “那东西?什么?”
  “我爸的遗体,不能总那么搁着呀。”
  不出所料,信二的脸扭曲了。佐贵子不知他会怎样破口大骂,不禁缩在一边。信二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我才不管呢。”
  他把剩下的白兰地一饮而尽。
  仓泽克子疲惫不堪地倒在廉价长椅上。这几天一直没在床上睡过,根据指示在灾区四处奔走,在各处避难所采访,没法洗澡,吃的也只是用摩托车送来的盒饭。
  “看怎么想了,我倒觉得在战场采访更好一些。普通老百姓不会在这么大的范围内同时遇到灾难,所以容易集中采访对象,活动起来也方便,还容易搭帐篷。”和她搭档的摄像师盐野说。
  克子没有答腔。盐野总是在发牢骚。她没有回答的气力了,体力上已经接近极限,最主要的是精神上快撑不住了。这几天不知目睹了多少人的悲剧。她已不再把遗体看成人了,只是当成一个物体。她甚至有种危机感,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会精神分裂。
  手机响了,克子和盐野面面相觑。肯定又是主任。不知这次又让去哪里,又要命令拍到怎样悲惨的画面。
  听说政府高官要巡视灾区,主任指示要去采访。克子只觉得无聊。装模作样的高官穿着防灾服走动的表演有什么可拍的?
  “另外,今天有个姓木村的人来电话了,怎么回事?”主任问。
  “不清楚,回台后再查查吧。”
  克子挂断电话,把任务传达给了盐野。他苦笑不已。
  昨天就听说有一个姓木村的人给自己打过电话,却想不起那人是谁。听说那人声称曾借给自己录像带,她却不记得此事。
  既然知道她的名字和工作单位,也许见过名片。克子来这里后曾给过几个人名片,不是见人都给,但只要对方索取,就不好拒绝。忘了什么时候在某个避难所拍摄时,曾有一个年轻女人索要名片。那人自称是志愿者,希望克子不要擅自拍摄受灾者。记得是个漂亮女人,拿到名片后才认可似的走开。
  克子根本不打算给那个木村打电话,也没有时间。
  从堆积如山的瓦砾中捡出了所需的物品,一个旅行包就足够装了。几乎没有值钱的东西,只有保险合同、存折、印章还算重要,存折上也没有多少钱。另外还有几件换洗衣服。
  终于脱掉了这几天一直穿在身上的防寒服,找到了一件粗呢短大衣,虽然是便宜货。套在毛衣的外面,感觉多少恢复了以前的文化生活。
  要舍弃自己的家,最大的难题是埋在里面的父亲的遗体。棺材已破烂不堪,遗体也近乎支离破碎,在志愿者和政府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总算运到了避难所。棺材被黑色塑料袋取代了,这也是无奈之举。殡仪馆方面没有任何消息,雅也决定不管了,反正丧葬费是后付的。在这种局面下,殡仪馆绝不会上门索要守夜的费用。各地的火葬场都无法使用,殡仪馆应该也是一片混乱。
  雅也在体育馆的入口等了一会儿,美冬从前面走了过来。和平时一样,她仍穿着牛仔裤配羽绒背心。她今天化了淡妆,显得更加美丽动人。如果再弄弄发型,穿着再时尚些,走在街上估计会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让你久等了。”
  “车呢?”
  “停在外面。遗体呢?”
  “都好了,随时可以搬运。”
  他们用平板车搬运新海夫妇和幸夫的遗体,志愿者们也帮了忙。
  停在外面的是一辆白色的带篷卡车,车身上印着“××建材店”的字样。美冬提出由她找车,雅也并不知道内情。
  “你在建材店有熟人?”雅也问。
  “什么?”
  “这上面不是写着吗?”雅也指着卡车的一侧。
  “啊,真的。哦,原来是建材店的车呀。”美冬好像刚注意到。
  “你从哪儿借来的?”雅也问。
  “保密。”她把食指贴到唇边。
  “这可让我有些不放心了。”
  “喂,雅也,这世上东西多的是,车也是如此,我只是出点钱借用了那多得快要冒出来的东西。没必要在意这些,快点把遗体放上去。”
  装好遗体,两人上了车。美冬的行李已经放在里面,有三个包,全是名牌货。
  “好了,出发吧。”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美冬说。她看上去心情极好。
  雅也心情复杂地发动了汽车。他们要去和歌山。美冬说已经和那里的火葬场谈妥,可以在那里处理遗体。
  关于那盘录像带,雅也一直什么也没问。他不敢问。她全知道。明明知道却救了他,为什么?是因为她差点被强奸的时候被他救过?或许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不会这么简单。另外,她究竟是如何赶在佐贵子前面弄到录像带的呢?
  车开出去没多远,就碰上了堵车。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在和歌山火葬完后怎么办?”雅也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雅也,你有什么打算?”
  “这个,我还没想好。”
  “哦。那就去东京吧,去东京。”
  “东京?”
  “嗯,这还用说。”
  雅也不明白她为何这么肯定地选择东京,但也没再问。现在只能听命于她了。
  收音机在天气预报后开始播新闻,是地震造成的受灾情况。据说遇难者已超过五千人,有很多都身份不明。
  美冬伸手关掉了收音机。
  “这和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微笑着说。
wW w.56wen.Com五__六--小 说 网
第7章
  出了高元寺站,没走多远,x山彰子就注意到了。
  又来了――
  她周身一阵颤抖。四周了无行人,这条路上路灯少,旁边也没有住户可供求助,她不禁加快了步速。她想奔跑,又害怕导致无法挽回的事态。
  自己的皮鞋敲击柏油马路的声音听起来分外刺耳。在那声音的间歇中,能感觉出夹杂了一个低低的声音。她的脚步声加快,那个声音也会加快节奏;如果放慢速度,对方的节奏也会放缓。
  最初注意到被跟踪是在两周前。和今天一样,那也是个阴云密布、星月全无的夜晚。她起初以为是自己脚步声的回音,可当她为买一罐饮料停步在自动售货机前时,本以为是回音的声响却不自然地慢了好几拍。她回头一看,一个黑影迅速隐藏在停放着的汽车后面。
  她心里一惊:被人跟踪了。
  她没有买饮料,疾步前行。身后的脚步声也跟了过来。这次没有回头看的勇气了,恐惧和焦躁几乎让她的心脏破裂。总算到了公寓,钻进大楼的玻璃门后,她才敢看了看身后。昏暗的道路上已空无一人。
  但回到房间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