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奢侈_第5章

小说:奢侈作者: 折火一夏 更新时间:2017-10-11 19:31:36

你初恋不是陆沛嘛。”
  “对啊,就是陆沛回来了。”
  聂染青说这话的时候轻描淡写,就像在说今天晚上要去哪里吃饭一样。姚蜜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她的神色,说:“你怎么这么淡定?”
  聂染青说:“否则还能怎样?他都成我姐夫两年了,我这时候还能找到他面前让他离婚?要是他真愿意这么做就好了,我见着他的时候,他笑得幸福着呢。”
  姚蜜说:“聂染青,你真该找块镜子照照你现在这副德行,你心里恨他恨得不行了吧,快别笑了,就跟哭似的,真难看。”
  聂染青凉飕飕地说:“我觉得我当时没把果汁泼他身上就够有涵养的了。要是换成你,你会怎么做?”
  姚蜜快速回答:“幸亏不是我,否则我也不知道怎么做。行了别想了,不就一个陆沛嘛,看你现在这副愁云惨淡的模样,等下陪我去逛街吧,我有朋友刚刚生了个女儿,我得去买件礼物,对了,你跟习进南什么时候也要个孩子,我当干妈。”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得,当我没说。”
  她们俩今天在一起消磨了不短的时间,聂染青给习进南打过招呼后,就和姚蜜在街上逛到很晚。等商场关门后,她俩找了个长椅坐下来,聂染青把袋子放在一边,边揉着腿边说:“真不理解为什么商场要把东西都弄成99,999,直接弄成100,1000不就得了。”
  姚蜜说:“这就跟年龄差不多,你19岁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小姑娘呢,等20岁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已经是奔3的人了。”
  聂染青笑嘻嘻地说:“我可没这么觉得,我到现在了都没有要奔3的感觉。”
  姚蜜说:“那是因为你心理年龄没跟上,离30岁差得远。”
  聂染青却不生气,拍拍她的肩,还是笑嘻嘻地:“蜜子,我觉得咱俩真是半斤八两,损人的功夫一流。”
  姚蜜睨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说:“你才知道啊,好好珍惜吧。”
  “夸夸你你还来劲了啊。”
  聂染青回到家,洗澡完后就在卧室里上网灌水,习进南正在客厅看电视,父亲打过电话来。
  聂父说:“染青,你姐姐从英国回来了,你也回来一趟,你们聚聚吧。”
  该来的还是要来,可是聂染青还是有点措手不及,扯扯嘴角算是自嘲,聂染青明知故问:“嗯,就姐姐一个人么?”
  “陆沛也回来了,不过他俩好像吵架了,你姐正在生闷气,你要跟她说话吗?”
  “不了,爸爸,进南让我给他拿衣服,他洗澡前忘记拿了,我先挂了。”
  聂染青把电话放在耳边,正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突然听到习进南的声音响起:“我什么时候去洗澡了?”
  聂染青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床沿坐下,沉沉地看着她:“我哪次回家后不是先洗澡,这习惯你们全家都知道,撒谎也不撒得圆满点儿。”
  聂染青的把戏被拆穿,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你可以晚回来啊,晚回来的话洗澡时间就会晚。”
  习进南一笑:“继续?”
  都被拆穿了还继续个头。聂染青合上电脑,躺回床上,拉过被子,翻过身,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了,睡觉。”
  习进南在她身后笑了一声,接着周围陷入一片黑暗。
  第二天早晨,聂染青在习进南临出门前,还是告诉了他:“爸爸说聂染兮回来了,让我们这两人回去一趟。”
  他眉目不动,很是稀松平常:“嗯,那就这个周末吧,你有空么?”
  “我的时间一向富裕。”
  习进南蜻蜓点水般在她的唇角落下一吻:“那好,明天你看着买点礼物吧,周六上午我们回去。”
  聂染青点点头,目送他离开。
  习进南习惯一切有条有理,聂染青婚后在这方面没少受他□。聂染青和他结婚三年,还未曾见到他对什么事无力的模样。聂染青曾经尝试揣摩习某人的心理,结果却如牛入泥潭,一个石子敲进去,连个回声都听不见。
  按照聂染青的理解,他叼着根烟站在窗边的时候,就是他郁闷的时候。后来她把这个理解讲给习进南听,习进南却是笑,没说对也没说不对,只是说,若是还有力气在窗边站着,就代表还有自信能挽回大局。
  聂染青对他作这个回答时的泰然表情表示鄙视。
  习进南对她的平时的作为似乎都是漠不关心,他很少会对她的做法予以评论,但是若是聂染青真的求助的时候,他又往往能拿出很合适的办法来帮她解决。这点让聂染青分外满意,所以每次问题解决完,聂染青都会变得格外殷勤,狗腿地端茶倒水,饭很丰盛,嘴也是分外的甜,而习进南也往往是欣然接受。
  但是她还是不理解习进南为什么当时会娶她。他从来没解释,她在开始的时候也没多问,等她想知道的时候,却又找不着好的机会了。
  有次她终于鼓足勇气问他:“习进南,你为什么会娶我?”
  她自认这问题很严肃,可惜挑的时机不大对,习进南那天回来很晚,躺到床上后眼睛很快就闭上了,聂染青就坐在他身边等他回答。
  她没指望他能回答得多详细多具体,她只是那日很想问他。她希望她俯身看着的这个人能突然睁开眼,然后目光炯炯地看着她,给一个很浪漫或者很狗血或者很无聊的答案都行,可结果习进南没听到她心里的愿望,他嘟囔了一句,她都还没来得及听清,他就很快睡了过去,留下聂染青一个人在那里哀怨不已。
  习进南定了周末的那一刻,聂染青忽然生出了逃跑的冲动。她甚至祈祷到时候习进南能突然出差,就像过去曾经发生过的偶尔几次那样,或者是天降冰雹,把高速路封掉,再或者她突然发烧,就像是小时候考试前一样。可惜什么都没发生,就这么平淡地到了周末,习进南把她买的礼物全部放进后备箱,然后他们就像以往的每次回家那样很平常地上了高速路。
  聂染青在出发前特地准备了一番,连手指甲都经过细心磨挫,习进南看着她好笑地说:“又不是去相亲,回娘家还用得着这么折腾?这套裙子很精神,新买的么?”
  聂染青边梳头边说:“前两天下了课和姚蜜一起去买的。”
  他大笑:“难不成是专门为了回家去买的?”
  聂染青不置可否。
  为了这次回家,聂染青可谓煞费苦心。前两天拖着姚蜜去了美容院,又去了商场和专卖店,鞋子衣服手袋全部换成了新款,可是聂染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是忍不住泄气。
  很多东西是外表弥补不了的,比如气质,比如性格。聂染兮只比她早出生两分钟,却比聂染青漂亮比她成熟比她温柔比她懂事的多得多。聂染兮从小到大都一直是大家心中的典范,人群中也是耀眼。
  和人缘好到爆的聂染兮一起站在众人前,是聂染青最发愁的事之一。聂染青记得小时候有个阿姨见到她们说,小兮越来越漂亮了啊,就是太瘦了,是不是好吃的都被你妹妹抢走了啊?看你妹妹壮实的样子,脸都比你圆。
  当你形容一个少女的时候,用壮实和脸圆这种词,对于她来说绝对称不上夸奖。聂染青恨恨地看着那位笑容满面的长辈,银牙暗咬。

  第 五 章

  5、
  聂染青一直演练着她见到陆沛和聂染兮的那一刻,也许会大吵大闹,不过更可能的是她们冷眼相对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