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奢侈_第14章

小说:奢侈作者: 折火一夏 更新时间:2017-10-11 19:32:14

青的理想,其实它一直在变。十岁的时候她希望自己长大是个动物学家,十五岁的生活她希望自己能独当一面,做个女强人,二十岁的时候她希望和陆沛白头偕老,而去年她的生日,聂染青则默默希望她所爱的人都平静地过完一辈子。
  姚蜜知道后,说,里面包括习进南么?
  聂染青一愣,随即笑,当然啊,我又不恨他。
  姚蜜接着慢悠悠地问,那你爱他?
  聂染青因为她的第三个字精神抖擞地打了个哆嗦,反应过来立刻说,什么爱不爱啊,多俗啊。我是已婚妇女,这词太清纯了,别问我,我不适合回答这种问题。
  姚蜜还是悠悠地看着她,说,不适合就不适合呗,说这么多废话干嘛,你这叫欲盖弥彰。
  聂染青挥挥手,我今天又困又没状态,说不过你,歇战。
  姚蜜最近疯狂扫荡夏装,精力和金钱都旺盛得不正常,聂染青被她拉去逛街逛得都快吐了。当距离聂染青的生日还有三天的时候,姚蜜在火锅店托着下巴愁眉苦脸:“怎么办,咱市里的大商场都被我逛完了。”
  聂染青长舒一口气,她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姚蜜冥思苦想:“要不,去邻市看看?”
  “啪”,聂染青好不容易夹起的鱼丸子又掉了回去。
  等姚蜜吃饱喝足,擦了擦嘴再次旧事重提:“陆沛的演讲你真不去?”
  距离陆沛做演讲的时间越来越近,最近姚蜜在她耳朵边一天天的倒计时,聂染青对她的这一神经行为已经麻木,姚蜜说这件事的时候她就选择间歇性耳鸣。
  聂染青闭闭眼,终于还是缓缓呼出一口气,耐心地回答:“不知道。”
  姚蜜看了看她,说:“陆沛做得确实不厚道。”
  这句话成功地让聂染青耐心流光,她阴森森地威胁她:“你要是再提,我就把你打包从这里的窗户扔出去。”
  那次在校园里见到陆沛的第二天,聂染青就收到一封请柬,上面语气诚恳地邀请她去参加陆沛的演讲。聂染青看到一半就随手把请柬夹到了一堆旧报纸里,跟着一堆废品一起送去了垃圾回收场。可是她耳根清净了没几天,陆沛上个星期又给她打了电话。一共两次,第一次她不知道那是他的号码,接了起来,结果一听到声音立刻就挂断,等到陆沛隔了两天再打第二次,聂染青直接就摁掉。
  不过通讯方式里还有一项短信的业务,于是聂染青跟着就收到了一条陆沛的短信,内容让她气得简直想把手机甩出去。
  短信的大致意思就是,我有事要和你说。你若是不来,奖学金将不设立。
  其实陆沛的话在短信里说得还是很客气的,但是意思摆在那里,话再怎么委婉,聂染青还是很想骂他混账。
  她后来直接拨了过去,正想劈头盖脸一顿骂,想不到那边竟然比她更快。陆沛说:“染青,你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三年前我跟你分手是有原因的,你听我说完好不好?”
  陆沛说得已经够诚恳够好声气了,可是聂染青还是气得牙齿格格响:“当然会有原因,你又没有疯也没有傻,跟我分手当然有原因。你当初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我任性又幼稚,怎么也不可能配得上你。难道你现在还想改?不过陆沛,你想改我就得听么?陆沛,你觉得在你抛弃了我娶了我姐之后我还能对你笑脸相迎?还是说,我曾经为了你自杀你很高兴啊?就算是你解释了原因那又怎么样,你想让我原谅你?你觉得我这么任性的人怎么可能会原谅你?你原来说得多对,我就是任性,我就是幼稚,我原来指责我的都对,我承认,但是请你闭嘴,我现在跟你没关系。我也不想和你说话,你是打算脚踏两只船还是打算和我重修旧好我也没什么兴趣。还有,你的演讲,恕我懒得去捧场。我不去奖学金就不设立是吧?真是我的荣幸啊。既然这样,你别设啊,谁逼着你了?”
  聂染青说到这儿突然觉得悲凉,声音也变得略微不稳,但是却依旧坚决:“陆沛,你最好想好,你现在是我姐夫,请你千万千万别让我顶上一顶乱伦的帽子,千万千万别,我消受不起。”
  那天她说完后,本来是打算立刻就狠狠挂断的,可是事实却是她鬼使神差地一直等着那边说话。陆沛那边静悄悄的,周围也是静谧,聂染青都可以清晰听到自己的呼吸,半晌,她才听见他开口,有着几不可闻的叹息:“染青,如果当初我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我一定不会放开你。”
  聂染青微微张口,觉得喉咙里像是堵着什么东西,她无意识紧紧咬着舌尖,心里涌起一种很强烈的空旷感。
  陆沛曾经在她心中画了一个圈,这个圈曾经占据了她生命的一大半,当它生生被剜去的时候,聂染青觉得自己痛苦得几乎想死。三年后,聂染青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走了过来,可是如今他回来,她再次看到他的风采,在人群中耀眼到无法忽视的风采,她一刹那间依旧觉得心疼。
  她对陆沛冷嘲热讽,尖酸刻薄。不过她的每句话虽然伤人,却也在伤己。那些话时时提醒当时的不堪,聂染青每次想到都会觉得难受。习进南说最佳的报复不是仇恨,而是打心底的冷淡,这句话真是有道理,可是聂染青承认自己就是没出息,她从小到大习惯了别人给她收拾烂摊子,所以当陆沛亲自丢给了她一个烂摊子的时候,她完全乱了手脚,没了章法。
  人生总是兜兜转转,但是就算再怎么转,也转不回过去。
  很多人错过了,就永远地错过。

  第 十二 章

  12、
  聂染青晚上回到家,和习进南通了电话。电话是他打过来的,三天没通话,这次习进南的声音带了浓浓的鼻音。
  不过习进南就算带着鼻音说话照旧还是很好听:“没什么,前两天回酒店比较晚,着凉了。”
  聂染青只是觉得惊奇,结婚两年多,她这还是第一次碰到习进南感冒。以往总是习进南负责去药店,然后亲眼看着聂染青就义般地把药片咽下去,再把水杯递过去,顺便附赠几句风凉话。
  聂染青问:“吃药了么?”
  “不想吃。”
  聂染青听他别扭的声音都可以想象到他皱眉的表情,她嘴角弯起来:“还是吃吧,谁让你生病了呢。”
  这话是她生病不肯吃药的时候,他带她从医院回来后对她说的。现在聂染青很“好心”地原封不动地回敬给他,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好,她甚至觉得今晚屋内的灯光都分外柔和。
  想不到习进南却是轻笑,饶有兴致地说:“我只是说我不想吃,我可没说我没吃。”
  “……”这个人就会逞口舌之快。
  习进南在电话里接着说:“这两天事情比较多,你生日的时候我估计回不去,怎么办。”
  聂染青歪着脑袋说:“没关系吧,反正我从小到大过的生日够多了,少过一个也没什么关系。”
  习进南思索了下:“要不回去给你补阴历生日?”
  聂染青再次无语,这男人就没听见她刚刚说的话,果然是习进南的风格:“随便你吧,反正我怎么都不亏。”
  那边慵懒的笑声传过来:“要不,你来这里看我,顺便一起过生日。”
  聂染青也学着他慵懒的调调说:“不。”
  聂染青晚上没有睡好,她一个人在大床上滚来滚去,闭着眼听着新换的钟表一格格地走。聂染青穷极无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