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没有凶手的杀人夜_第15章

小说:没有凶手的杀人夜作者: 东野圭吾 更新时间:2017-11-26 00:54:44

刑警把他垂下的手臂放回了自己的膝上。就连刑警也不知道,那是一只同时杀害了弟弟与亲生儿子的手……
  “舞女”
  1
  傍晚六点到八点上英语实习班,就是孝志周三的日程安排。从补习班到家,徒步需要二十分钟的。因此,最晚的话八点半左右也应该到家了,但最近几天回家的时间却比往常还要晚十分钟左右。这一天,时钟上的指针已经过了八点四十分。
  “怎么回事?”母亲良子望着墙上的钟问。
  “最近回家都挺晚的啊。”
  “嗯,”孝志一只脚踏在楼梯上,看也没看母亲,回答道,“初二的课程开始变难了,下课之后也有学生缠着老师提问。”
  “嗯……远藤君?”
  良子提起了孝志同班同学的名字。那个是常与孝志争夺第一名的少年。
  “差不多吧。”
  “是吗……那你也得加油了啊。”
  不知何时,母亲的话已变成了激励。原本她就没为回家稍迟的事担心过。她心里觉得,既然补习班愿教,那也挺不错的。背转身子,听着母亲激励的话语,孝志上了楼梯。
  回到自己的屋里,孝志把包往桌上一放,之后便一下子躺倒在了床上。天花板上,贴着他喜爱的偶像明星的大幅照片和美国电影海报。不管哪一张,都是很难弄到的珍品。但此刻他的目光,却没有停留在其中的任何一张上。
  心中还残留着一丝微微的兴奋,周三的夜晚向来如此。
  说补习班拖堂,不过只是撒谎罢了,其实是在路上耽搁了一阵子。但那根本就说不上是在路上耽搁。
  很早以前起,孝志就知道在去补习班的路上,有一所名叫s学园的女子高中。那是所不错的私立高中,孝志就读的初中里,每年也有几名成绩优秀的女生考到那里去上学。那是所教会学校,校规森严,作为“淑女学校”而久负盛名。砖墙里边耸立着红砖建成的校舍,浮现在月光中的钟楼颇有些年头,学校里的每一栋建筑都述说着它悠久的历史。但孝志路过时学校里早已过了放学时间,所以很遗憾一直都无缘看到那所学校里的学生。
  看到她那天,是在一个周三的夜里。
  那天,孝志就像往常一样,脚步匆匆地从s学园门前横穿而过,向着家里赶去。由于附近道路昏暗,行人稀少,所以从他开始去上补习班那天起,母亲就嘱咐他路上小心。从那时候起,匆匆的脚步就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学园里传出的钢琴声,令他停步驻足。母亲良子也曾教过钢琴,那音乐让孝志感觉既怀念又温暖,现在就是那种感觉。
  ――这么晚了,是谁还在弹琴?
  两眼望着校舍,孝志再次缓缓迈步。钢琴声也还罢了,究竟是谁留到这么晚,孝志对此颇感兴趣。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砖墙上的一扇木门还微微敞开着条缝儿。估计是后面吧,之前孝志一直都没注意到。
  他回头确认了一下四周再无他人,于是便揣着一颗惴惴的心,拉开了木门。门上倒也按有门锁,那锁却已经坏了,一点儿用都没有。他把头伸进门里,窥伺了一下周围的动静。眼前的建筑,有扇窗户还开着灯。这建筑有许多平窗,孝志猜测可能是座体育馆。
  钢琴声经久不歇,那声音仿佛是在引诱着他踏进园中一样,换作以往的话,他是绝对没有这份胆量的,但今天,他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迟疑。
  体育馆里只亮着一部分灯,各窗户透出的光亮明暗不一。孝志的目光从各个窗一一扫过,之后他向着一扇光亮稍暗的窗户靠近。他害怕屋里的人发现自己。
  走到窗下,他听到钢琴声中还混杂着踩踏地板的声音。孝志缓缓探头向里张望,看到屋里有位少女正在独自起舞。手中握着的长长彩带,不停地在半空中上下翻转。在少女手中,那条彩带就仿佛活了一样,舞动不止。
  ――新体操啊……
  最近电视上时常有播,孝志也曾看到过。他知道还有些项目是用细棒和球的。然而,这却是他头一次亲眼目睹。
  少女身上穿的并非那种时常在电视里出现的紧身衣,而是上身t恤下身牛仔裤。长长的头发随意地拢在脑后。身材均匀称有致,就像她手中的彩带一样,柔韧而敏捷。
  钢琴声嘎然而止,少女的动作也随之停下。她向着距离孝志所在之处稍远的窗边走近,操作放在那里的录音机。钢琴声就是从录音机里发出的。过了一阵,同样的旋律以同样的音量再次响起。蹲在地上的她一脸满意地站起身来。
  这一刻,孝志看清了少女的长相。
  少女的皮肤白皙透亮,细致紧密,脸颊上淡淡地反射着灯光,让孝志联想起陶瓷做的人偶,却又丝毫没有冰冷的感觉。淡粉色的嘴唇下微微露出的牙齿,比脸上的皮肤更白一些。即便从孝志的位置看去,也能看清一丝汗水正顺着她的额头流向脖颈。红色t恤上的汗水渗透的地方,颜色还要更深一些。
  女孩再次开始练习,身影在孝志的视野中奔跑跃动。
  孝志感觉耳畔的乐曲是如此美妙,让人感动沉醉。每当他听到动听的曲子时,即便是头一次听到的曲子,他也会陷入到似曾相识的错觉中去,本能地刺激到他心底的某处。此刻,看到少女的舞姿,他心中的感觉就和那种时候一个样儿。自己之前曾经遇到过这样的场面……,不,感觉似乎曾经见过她。
  潜入女子高中时的紧张感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孝志盯着那少女看了良久。直到路上一辆摩托呼啸而过,他才回过神来,却已过了足足十五分钟。
  第二天的同一时刻,孝志随便编个理由离开家里,来到了女子高中的附近。和头一天一样。他再次绕到后门的附近。但今天他却没有听到钢琴声,体育馆里也没亮着灯。
  再后来的那天,他也同样没能看到少女的身影。最后,在第二周的周三,也就是他去补习班的那天,他才终于再次见到了她。孝志终于明白,每周的周三,就是她练习的日子。
  孝志从此有了一个偷偷地快乐的秘密。
  孝志告诉自己,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自己不过只是在观看女子高中的选手练习新体操罢了。短短十分钟的快乐,一想到它,孝志就巴不得周三快点到来,前往补习班的脚步也随之变得轻快起来。
  2
  孝志的父亲是某商社的部长。尽管处在管理职位上,却是个实干派,成天都很少着家。独生子孝志的抚养事宜,全都托付给了母亲良子。或许是感觉到身上责任重大的缘故,良子对孝志的教育费尽心思。周三念英语实习班,除此之外,还有理科和社会的补习班。丈夫曾经下过命令,不惜在孝志身上花大笔的补习费,而孝志自己也从没抱怨过,对良子的话句句听从。也可以说,是孝志自己不懂得抱怨。
  周五是教数学的家庭教师到家里来的日子。黑田是名来自私立y大的男生,从初一时起,就一直在家里教孝志。他这人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口头禅是学习固然重要,玩也不能放松。他在大学里加入了球队,粗壮的臂膀和宽厚的背脊展现了这一点。夏天时,黑田总是穿着件运动背心,抱着个皱巴巴的运动包,满身臭汗地到家里来。之后他会从包里掏出初二的数学教材。包上花花绿绿地贴着不少贴画,其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