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黑色的疯狂_第14章

小说:黑色的疯狂作者: 西村寿行 更新时间:2017-12-06 17:39:19

到的资料,而这却使人感到他不愧是个商人。
  与中川相比,官署确实是缺乏想象力。
  冲田已经在心里听见,海啸到来之前的预兆――遥远的洋面响起可怕的涛声。
  ……应该向广美发出警告吧?
  野上广美家家处深山僻地,遭受鼠群袭击的可能性极大。不过……
  从未避过难的人,如果避难的话,生活秩序要打乱,因此对警告将不予理睬。光是不理采倒还罢了,只怕让广美理解为,自己对她还恋恋不舍。
  ……夸大妄想症!这是落得嘲笑的结果。
  冲田自己也有这种担心。右川博士的话有时候是出人意料的,博士身上具有躁郁症的顿向。我不能盲信他的话。
  鼠群袭击闲居家中的人类,难以想象。大概还没有袭击过吧。
  冲田上了床,临睡前左思右想,琢磨广美给自己来信的真正用意。
  翌日。
  冲田一到厅里就立刻走到铃江课长的办公桌前。铃江正在吸烟,他望着冲田,眼睛象是被烟熏了的样子,皱着眉头。然而他的表情并不是心情不好的表情,至少没有以前的那种敌意。冲田这时的态度,是认识到争论失败了。那样执着地禁止抒措,在解禁之后。也就不会第二次说出口了。
  “有事向您报告。”
  “什么事啊?不会又是老鼠的事吧?”
  “正是那事。”
  “旧事重提啊!”铃江语气强硬,但他脸上却闪过一丝不安的阴影。
  “中部山岳地区,竹子同时开花了!”
  “……”
  “我得到的情报是:从八岳中信高原国定公园一直到山麓地带。我认为,这恐怕会波及南阿尔卑斯国立公园,秩父多摩国立公园,富土箱根伊豆国立公园,丹泽大山国定公园……这些沿大深沟一带的整个山区,致使这些地区的竹子同时开花。
  “可靠吗?这个情报。”
  “是我妻子娘家来的消息。村里人担心,担心‘天塌地陷’!”
  “是么?不过,你说怎么办呢?”
  “无可奉告。”冲田不客气地回了一句。铃江脸上的不安扩大了。
  “好吧。”铃江掩饰不安,尊严又回到他的脸上。
  冲田转身走了。事到如今已经无能为力了,无法遏制鼠群的爆炸性生成。七月竹籽就落地了。鼠群将疯狂地增殖――一对老鼠一年后就繁衍成五千只,这样的老鼠现在就有几万对,几十万对。在重复发生局部爆炸性增殖的同时,很快就会形成巨大的能量,覆盖漫山遍野。到那时,假如采取有可能济事的对策,那就只能是杀鼠剂。那种杀鼠剂也已经被中川康平控制了出场厂家。
  国立、国定公园成为鼠群发源地,对铃江来说没有责任,经营自然公园的是设施整备课和保护管理课。然而,冲田申报了竹子同时开花和鼠群大发生,无视冲田提案的这一罪责,大概是推卸不掉的。
  应该质问作为环境厅的责任,特别是它准许杀戮老鼠的天敌――野生鸟兽……这个罪责,必须严厉追究。
  七
  十月二十日。
  冲田接到曲垣挂来的电话。
  “嗳,一个烧炭的老头遭到沟鼠袭击。我刚刚接到分社发来的电传。”曲垣的声音很激动。
  “地点?什么地方?”
  “从韭崎到南阿尔卑斯的途中,据脱有一个叫鸟居岭的地方,就在那附近。”
  “伤势如何?”
  “详细情况还不知道,只是说全身被咬,已成重伤。当时他正在饶炭,好象是突然遭到袭击,他跳进附近的一条河里才捡了一条命。说是几十万只的大鼠群,实际上大概也就是几万只吧。”
  “是吗?……”
  “灾难终于降临啦!我曾大声疾呼,敞响警钟,可官署的那帮家伙连理也不理。这只是开始,大骚动即将到来!我们报让成立了特别采访班子,从现在起暂定为鼠患专访。另外,你能不能跟右川博士取得联系,我们请他担任特别采访班的顾问。”
  “知道了,我帮你联系一下。”冲田放下电话。他能想象出曲垣刚才打电话时的激愤。
  曲垣说的敲响警钟,从竹子开花到现在,已经多次了。经冲田安排,曲垣飞往八岳,以报道整个中部山区及竹子同时开花为开端,用相当篇幅报道了七月份结籽落地的情景,一起鼠群的蠕动。
  这期间,没有看到官署采取什么特殊的行动。来自民间的反应基本没有。要说反应的话,无非是说有的自然食物爱好者,出门捡了几趟竹籽。
  十一月二日。
  林野厅成立了鼠害对策本部。
  本部部长包括森林保全课,是指导部部长。由于鼠害发生地也包括自然公园,因此环境厅自然保护局局长出任副本部长。
  第一次会议于五日早开。冲田目前正在调查途中,就被任命事务专管,赶赴灾区。
  会议进行三十分钟后结束了。
  药剂投放――唯一的对策。会议决定,第一次投放一千吨药剂。搜集鼠害情报,第二次将重点投放。如此而已。身为环境厅的人,冲田严肃指出,所投放的药剂,一定要限于那些对鸟兽无害的药剂。
  慢说一千吨药剂,恐怕连几十吨也筹集不到。
  八
  十一月二十九日。
  一行四人徒步旅行者从御岳升仙峡出发,朝国师岳行进,走上了鸡冠山林区小路。
  他们四人是大学生,两男两女。
  一过有温泉的黑平(地名),就没有人家了。
  早晨的空气很清新,红叶差不多都落了。裸露的杂木林一片接着一片。杂木林下面生长的竹子都枯干了,呈现出褐色并且在萎缩。整个山上都是这样,失去绿色的山表,看上去已经死了。
  “什么?没有什么响动吧?”走在前面的坂本停住了脚步。这个地方是通向水晶岭的岔道附近。
  “没有啊,什么样的声音?”走在扳本身边的恋人青江千贺子问道。另外两个人离开他们稍后一点。
  “好象什么东西的悲鸣。”
  “悲鸣?是你耳鸣吧,我什么也……”正这样说着的青江千贺子,突然屏住了呼吸。
  前方杂木林里的枯竹糯动起来了。
  “完啦!全山都在动啊!”
  山上没有风,可枯萎的竹林却在摇动。一望无际的枯竹扭动着,象什么,象波涛一样后浪推前浪。
  “老鼠?”
  坂本抱住千贺子。大地在颠抖。金属似的声音在逼近。
  “快逃!”
  两人朝来路返回,拼命奔逃。后面的两个人也折回头就跑。
  还没跑上一百米,四个人就站住了。前面的路上有黑色的集团,左侧杂水林里渗出的墨汁在漫延,黑色的波涛漫上斜坡,路消失了!
  “上来啦!”
  四个人呆立不动。此刻,下山的路都被黑色的波涛淹没了。
  “救命!”千贺子发出惨叫。几只沟鼠爬到了她的脚上,两个男人伸腿去踢那几只沟鼠,有两只被踢飞了。
  “完啦!被包围啦!”
  “冲出去逃命!一停下就被吃掉了!”
  “快跑!”
  “哎呀!”千贺子发出凄惨的叫声,“老鼠!老鼠钻到衣服里了!”
  二三十只老鼠开始在她身边聚群,其中有一只爬到千贺子脚上,钻进登山服里面了。老鼠动作敏捷,爬得非常快。
  “快跑啊!”
  然而,千贺子翻出白眼,面无血色,慢慢地倒下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