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男虎女豹_第9章

小说:男虎女豹作者: 西村寿行 更新时间:2017-12-06 18:08:35

轮奸时留下的,因尸体上留有这种痕迹。如果是这样,地上的确应该有阴毛和头发。只有假设轮奸是在卡车的车厢里进行,而内裤是将尸体从车上抱下时顺便掉下来的,才不会留下毛发等。如果在路上轮奸,铺一块布,也可能不会遗留下这类物证。
  可姐妹俩现在却找到了毛发。
  头发和阴毛粘在什么地方被保留下来,这并不奇怪,但己经过了十七天,其间又经过了风吹雨淋,这就很不容易了。
  “好,再见。警部、刑事。”
  美弥说完,姐妹俩便转身走了。
  白骨和横发注视着消失在山林中的姐妹俩的臀部。
  “警部,那找犯人就是我们的事呀?”
  横发看着姐妹俩的臀部,声音颤抖的说。
  “我们的――”
  “不会错吧?”
  “那,啊。”
  白骨文不对题地支吾道。
  白骨和横发很快回到大町市警署。
  搜查总部开始紧张地对毛发进行化验。
  根据被害人伊泽通子经营饭店和酒具商店,搜盘总部对伊泽通子的的友人和知已、出入商店的客人都进了调查,以找出a型和0型的人,因为没发现指纹,焦点就集中在a型和o型血的人身上。
  现在毛发找出来了,当然这些也可能是来独立岭的旅游者和当地人的毛发。不过在与通子有效而血型又相吻的人中,如果有这种头发和阴毛,这就可以成为物证了。
  七月二十日。
  白骨在饭馆迎接了三个客人。
  城舞秋之、真衣,志乃三人。
  他本以为只有志乃一人来,可没想到还有魁悟的城舞和名叫真衣的女人。真衣和志乃年龄相同。“独立村”的女人不用说都很漂亮,但真衣的眼睛非常特殊,这是双具有强烈吸引力的眼睛,仿佛能看穿人的五脏六腑,白骨只有尽可能避开真衣的视线。
  “伊泽通子被害事件的调查怎么样了?”
  城舞开口问。
  “多亏你们帮助,事情已经有了进展,你们,可真了不起……”
  白骨简单谈了搜查总部这方面已掌握的情况,谈着谈着,白骨t觉察到自己的语气象是一个商人,慌忙改用警察的口吻继续说。
  “如果头发和阴毛的化验检查结果出来了,请告诉我们。如果法医鉴定毛发是a、o型血,事情就很简单了。”
  城舞对白骨说,态度很自信。
  “简单?”
  “犯人肯定在朋友、熟人和客人中。”
  “……”
  “雇佣杀手不会用这种方法。”
  “确实如此。”
  “除检验血型外,其他的事可以交给我们来办,请切记!”
  “就是说不需要警察?”
  白骨变得警觉了。
  “不,最终还是要将犯人交给警察。”
  城舞浮起微笑。
  “那另外一件事,就是摩木由加里诱拐事件,那个女孩的父亲摩木健太郎副部长检事现在正在干什么?”
  “听说闭门不出。”
  “是闭门不出吗?”
  “今天已是二十号,在家里他也可能难受得坐卧不安。”
  县警察总部虽没有向外界报道,可已布置了大搜捕,但至今仍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你能以县警部的身份,将这二位介绍给摩木副部长检事吗?”
  城舞指着真衣和志乃。
  “当然,我正想这样做。”
  “那马上去。”
  “马上?”
  “救小孩是越快越好,我回旅馆定好房间后,请把摩木带来吧。”
  “不过,这……”
  “警部。”
  “知道了。”
  白骨失神地站起来。
  对方是县地方检察厅的刑事部副部长检事,白骨警部根本不能与这相比,特别是在女儿被拐后心力交瘁的现在,他是决不可能叫得出来的,这样做只会引起他的愤怒,不能干这种蠢事。但城舞的话里带着怒气,还有叫摩木来吧,两者之间,还是“独立村”更可怕。
  志乃被真衣带进了旅馆。
  志乃什么也不会,馆叫志乃来,说是“训练”,还说世上的男男女女为了生存都需要有某种特殊技能,并说在刑事搜查上志乃是个外行。
  美弥、美津姐妹俩会变魔术。
  森林中藏着东西,只要告诉了形状,她俩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姐妹俩是这样告诉志乃的,昨天当两姐妹头脑里第一状出现了头发和阴毛后,果真就找到了。馆认为这是一种特技,而在志乃看来,这是一个近乎于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的奇迹。
  ――看来,馆不是在戏弄志乃。
  志乃因此相信了这一点,出来了。
  馆把志乃不是作为公安特种队的秘密搜查员,而是作为同伴来对待的,也许馆已留下了公开性交后的女人的生命,也许没有其他原因。总之馆和独立村的其了人会热情地欢地她归去的。
  以馆为道的“独立村”的人是具有包容一切的力量。
  这种包容力将溶化志乃。
  志乃发现自己常常忘记了自已是特种队员,如果可能,志乃也真想掌握一项特技。
  目前,志乃还不知道真衣的特技是什么。
  下午八点钟摩木还是来了。
  这是个身材矮小的男人,看上去已五十多岁,两鬓斑白,下额的线条显示出他有很强的意志,但由于过度的劳累和悲伤,面部明显的消瘦了,使人觉得他仿佛已有些意志消沉。
  “听白骨君说,你们能找到我的女儿。怎样找到呢,你们能行吗?”
  摩木本不打算来的,但由于县警察部的请求,决定还是来见一面吧。但仅此一次而已。
  “为了慎重起见,我先告诉你,我们不使用魔法,但需要你的协助。你要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们的提问。”
  真衣开口了。
  “不使用魔法?是用什么?老老实实地回答,这又是指的什么?不要耍弄人!你们是些什么人?”
  摩木愤然地离开了座位。
  白骨来请他时,没有说明两个女人的身份,只说她们能将不可能的事变为可能。现在摩木来了一看,觉得他们仍是只懂得祈祷的庸人。
  “我不需要这种人。”
  摩木怒气未消地对白骨说。
  “你不想找回孩子?”
  真衣没有动弹。
  “所以才问你们怎样才能找回来!你们会什么!不要戏弄我!”
  摩木边说边往门口走去。
  “摩木副部长检事,你可是知道诱拐你女儿的人是谁吗?”
  听音很低,但真衣的口气显得很肯定。
  摩木停住了脚,心不禁砰砰跳起来。
  他静静地注视着真衣的眼睛。
  双方都一动不动。
  “请坐下,副部长检事。”
  过了一会儿,真衣指指椅子。
  摩木在椅子上坐下,垂下了头
  摩木健太郎离开旅馆时已是半夜
  他走后,志乃和真衣喝着啤酒。
  “揭穿秘密了呀。”
  志乃不知怎么回事。
  “根本没秘密。”
  真衣笑了。
  “为什么?”
  “因为……”
  真衣用餐巾擦擦嘴。
  疑点在于诱拐者没有打一个电话,也没有写信,要是为了赚钱是不会这样的,而且也不会要检事的女儿,若是因憎恨而诱拐,肯定会杀死孩子。
  摩木从一开始就准备吵架,只想听听有关女儿的案件。如果是在听完后生气就很正常,但摩木还没有开始听就发火,这是因为知道女儿是安全的。但如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