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欲魔_第14章

小说:欲魔作者: 西村寿行 更新时间:2017-12-06 18:18:24

着,心情自然而然地温柔起来。
  是由于醉了吗……
  这也许也是一个理由。酒店里幽暗的情调,也是一方面因素,没有人注意谁想作什么,也许正是这种漠不关心的气氛,使冬子变得大胆起来。
  可是,尽管如此,冬子并不是那么诚心地接受木田的吻。或许冬子在那个时候正要求一种什么,在那一瞬间,忘记了抱她的是木田,只醉心于那种气氛中。冬子的思想出现了空白,无意识的接受了木田的吻。所以那不是现在的冬子,而是另一个冬子,与她接吻的也不是木田,而是酒吧里的气氛、酒精和无力的身体,那与冬子的意志没有关系。
  不管理由是什么,一次接吻确实把木田的爱情激发了出来。从那以后,木田增加了订购,把订购的帽子装潢在显眼的地方,还告诉冬子准备社时间举行一次时装表演。原宿的商店也经常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对商品陈列窗的位置、陈列的方法等也一一提出意见,俨然如店里的老板。
  的确,在生意上冬子得到了木田细心的照料,对于冬子来说,木田现在是必不可少的人物。但作为男人,冬子却不愿意与他来往。即便对木田的好意表示感谢,也不能考虑作为爱的对象。
  讨厌归讨厌,可惜的是,贵志的影子还没从冬子的脑子里消失。既然还有对一个男人的思念,哪能那么简单地爱一另一个男人。
  摘除子宫后,冬子象吃了一颗定心丸。今后不再作为女人,而是要作为一个设计家生活下去。不管外表上如何,其身体已经不是撒娇的女人了,结婚、生孩子的可能性永远地丧失了。从这个角度来说,也必须再次考虑、设计今后的生活方式。
  对此,冬子自己也很打怵、犹柔寡断。令人气恼的是,有一次竟然想和已分手的贵志重新和好。实在是太怯懦了,为什么就不能斩钉截铁地拒绝呢?那个时候是处于去医院之前的不安中,既想寻求贵志的支持,又很担心手术会损伤自己的身体,加之以前希望让贵志看一下自己完好无伤的身体。这使冬子只要一个人呆着,就会产生一种骚动的激情而冲动起来。如果硬要找理由的话,是有很多理由的,但这也并不能理解以身许给贵志的举动,又把身体许给已经和自己分手的人,只能证明仍然对他恋恋不舍。
  现在静下心来想一想,当时和贵志分手也许有些勉强,不管自己是否还眷恋着他,只为一时的感情所驱,便草率地决定了分手,而且还连珠炮般地斥责说,再也不愿见到同时支配着妻子和情人的男人。那个时候,就那样怒气冲冲地分了手。
  可是,现在的冬子又被另外的思想所困挠。她在想,摘除了子宫会不会导致性格发生变化。过去那种畏首畏尾的女人天性丧失,会不会变得更象男性的豁达。
  进入12月之后,走在人行道上的人,大都穿上大衣了。过去带着红、黄及各种各样颜色的林荫树,也落叶殆尽,在光秃秃的树梢上方,是天边的灰冷的天空。早晚已有些初冬的凉意了。
  但是,冬子偶然会有一种好象是夏末的错觉。这是为什么呢……冬子想了一下,发现那是因为代代木森林的缘故。在进商店时,所看到的代代木森林,似乎枞树类的常青树很多,即便在冬天的雪日里,也仍然长着绿油的叶子。
  步行的落叶遍地的林荫道上,每当看到这片森林,冬子就仿佛从秋末萧索回到夏天的繁华、热闹。确实这片森林有一种绿的宁静。可是秋天就是有秋天的红叶,而且,随着秋意的加深,树叶还在不断地落下,这就是所谓自然。在自然界,季节的喜悦与悲哀是很鲜明的。
  这姑且不说,其实只要在商店里看一看路上行走的人群,就会自然地意识到季节的交替变迁。
  前些日子,街上流行的还是皮运动上衣、长靴、及象孕妇服装的肥大衣服,穿霹雳舞式衣服的年轻人也在街上阔步而行。现在流行的中心早已成了毛皮,带着兜帽的风衣、毛衣和长统靴。
  穿毛皮的,年轻人居多,所以毛皮的质量都比较差,顶多是兔皮、羊皮,象水貂皮那样的高档毛皮很少见。尽管这样,年轻人会发挥他们自己的聪明才智,突出衣服的个性,使原宿的时装纷呈多彩。
  冬子对那些大胆地表达自己所好的年轻人的服装,很是赞成。可是,真纪却很不以为然。
  “现在的原宿,这些人都是手拿时装杂志、蹒跚而行的乡巴佬。”从高中的时候起,就一直住在原宿的真纪,似乎很讨厌认为只有老子是最时髦的原宿族的华丽装束,“原宿的优点在于,鳞次栉比的商店,让人随心所欲,穿着日常的衣服就能随随便便信步出入。现在原宿出现了这么多的楼房、大商店,盛装浓抹的人出出进进,这和银座一样了呀。”
  确实,最近豪华的商店、大楼大量地增加,原宿狭小而雅致、潇洒的优点丧失了。
  贵志第二次来电话,是十二月第一个星期一的下午。西边代代木森林的落日,把冬子商店里的橱窗都染红了。
  “怎么样,好吗?”
  “托您的福。”冬子看着那染红的玻璃格回答说。
  “今晚请你吃饭。”
  “这就去吗?”
  “不方便?”
  今天晚上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如果打算见面,并不是不能见。可是毕竟太突然了。
  女人如果约会的话,要相应地有些准备,虽不是要特别着意地打扮,也还是希望能以自己喜欢的服装和发型去赴约。今天冬子只是随便地穿了一件针织连衣裙,外套竖条法兰绒大衣,对这身新穿上的开士半大衣,围上水貂皮披肩。
  “出院以后,还没有好好地聚一聚。上次说去九州旅行,也没能去成。”
  旅行的事,冬子也一直放在心上,但对贵志的拖延却没有什么不满。以那样的身体和贵志二人去旅行,她自己也觉得难为情。
  “7点左右,我去你那儿接你吧。”
  “不,在什么地方等我。”
  如果可能的话,冬子是不想和贵志在店里见面的。虽然贵志来也没有什么不合适,可是冬子对他总会表现出一种柔顺的态度,她不想让真纪、友美看到自己那样软弱。
  “那么,就在你附近的‘含羞草馆’吧。”
  “好吧……”冬子欲言又止。又要和贵志见面了。上次见面还有请他介绍医院的理由,这次什么理由也没有,这不是又象破镜重圆了吗。
  “那就在7点。”说到这里,贵志象突然想起来似地,“是这样,我想带船津去。”
  “为什么?”
  “那家伙很喜欢你。我们三人来祝贺你病愈。”贵志做事,从来都只顾自己,一点也不考虑冬子的心情。
  “真的一起吗?”
  “现在他不在这里,下班带他去。”贵志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又要和贵志见面了……冬子感到吃惊。不过这次见面是祝贺病愈。她又找到了新的借口。
  还不到7点,冬子正在做出门的准备,船津突然来到了商店。
  “哎呀,在这里工作吗?”
  确实是要和贵志三人在“含羞草馆”见面了。冬子显出惊讶的神色。
  “我是代替所长来迎接的。”
  “迎接?”
  “所长说,因为是庆祝病愈,索性在客厅里祝贺,他在筑地定了房间。所长说他直接从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