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荒暴_第4章

小说:荒暴作者: 西村寿行 更新时间:2017-12-06 18:29:06

笑容。
  “乘班机到国境线附近的城市,在机场等一位叫庄西吉克的青年。”
  “谢谢。”
  “到达以后,我将为你们提供必要的帮助。你同庄应当变成夫妇。”
  “变成夫妇?”
  “不行吗?”
  对方的双眼直视着艾米莉。
  “那么,为什么呢?”
  艾米莉的问话有些唐突。
  “你去的目的地一带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是巴基斯坦、中国、苏联和阿富汗等几个国家的交界处,在苏联一边的附近城市驻有kgb国境守备队中亚辖区司令部。这样做是为了提防受到kgb的纠缠。”
  “请等一下,为什么kgb可能以我为目标呢?”
  艾米莉不能理解。
  “实际上,我们也在侦察事情的真相。”
  “就是说的一村人都死光的事……”
  “是这样。我们必须弄清事情的真相。有可能是试验秘密武器。在那个国家有几十万人被强制劳动,因此要把这一事件说成是集团屠杀也不是毫无根据的。我们要跟踪传说,查明事情是发生在哪个共和国的哪个村庄。”
  “……”
  “当然,kgb一定会全力阻止的。”
  “是那样。”
  事情的意外发展有点使艾米莉手足无措。
  “接到天星君的联系后,说实在的,我们很惊讶。根据你的推推测,是氧气分压异常低的大气块袭击了村庄……”
  “嗯。”艾米莉点了点头。“我的老师俄孔那博士预测,近来一定要发生大气中氧气分压的变化,而且他进一步说是地球沙漠化引起的。根据地球气象来分析这种变化最容易产生的地方是在欧亚大陆北侧附近。……”
  “的确。”
  对方伸手端起一杯饮料,慢慢地喝了起来。
  “如果是那样的事。”
  喝完后,他看着艾米莉。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引起了氧气分压变化,我们认为都有必要查清。事实上,我们担心的是来自苏联的成功,我们怀疑氧气分压变化与某种秘密武器的存在有关。”
  “……”
  “我们已经派了几名情报员跟踪传说,潜入了吉尔吉斯共和国、乌兹别克共和国和土库曼共和国。但除了一人以外,其他的人都先后失踪了。”
  “跟你假冒夫妇的庄是维吾尔和塔吉克人的混血儿,今年二十八岁。以前一直过牧民生活。你是黑头发,黑眼睛,所以给你考虑了一个依吐拉的名字。依吐拉同庄冒充夫妇,你们不仅是名义上的夫妇,途中实际上还要演夫妇的戏。在边界,当地人特地为你们夫妇准备了绵羊、山羊各三十头,两头牦牛和三头骆驼。”
  “无论如何必须同那个人冒充夫妇吗?”
  “为了自身的安全应该这样。不过,即便就是采取这样措施也未必就安全。天星君,我好象有点神经过敏吧?”
  用一句话来说,艾米莉既聪明又漂亮,瞳孔中的理性之光很强。欢迎者看到了过于漂亮在驱赶着绵羊、山羊旅行中的危险性。从真实的想法看,他几乎希望艾米莉拒绝。
  她是一个引诱kgb的很好的谤饵。
  “想一想吧!”
  艾米莉没有直接回答。
  菜端上来了,是一桌典型民族风味的宴席。
  艾米莉没有多少食欲,不,刚才还有,不过现在却没有了。
  同牧民结成夫妇。既然是夫妇,男人肯定要纠缠。艾米莉已经二十七岁了,对这方面的事情当然有经验,在美国她还有缔结了婚约的男人。不过,自己果真要成为游牧民的妻子吗?
  难道这次旅行必须以自己珍视的东西为代价吗?
  艾米莉很不情愿地想。
  一想起被不认识的男人强制性拥抱的场面,艾米莉就畏缩不前。
  “不管你选择哪一条道路,请打电话告诉我。”
  对方说道。
  “好。”
  艾米莉的脸慢慢变成青灰色。
  “太遗憾了,把这样美丽的身体交出去,就象把鲜花插在牛粪上。”
  迎接人想到。
  艾米莉离开了机场。
  飞机上她紧紧闭上了双眼。
  有悔恨也有胆怯。不过,艾米莉自己也知道已经不可能打退堂鼓了。
  艾米莉毕业于普林茨顿大学地球物理学系。
  她在俄孔那的气象环境研究所已经工作了三年。阿沙・俄孔那专门研究地球沙漠化和氧气分压变化以及碳酸瓦斯分压变化。艾米兰研究工作尽了力。
  如果氧气分压变低,生物就会罹遭危机。在集中全世界所有情报进行研究的过程中,艾米莉感觉到了恐怖。但对这危机谁又能拿出一个办法来呢?
  俄孔那死了。
  但俄孔那的气象研究所不会关闭。作为秘书和研究人员而勤勉工作的艾米莉好象发誓要继承老师的事业。
  要光明正大地继承就要在老师的亡灵前起誓。
  如果往回跑,那将打破自己的誓言。
  俄孔那先生很早以前作过的在欧亚大陆的某地将发生氧气分压异常的大气块的预测一直是个悬念。
  必须查明大气中的异常现象或者说是大气的破绽。俄孔那的警告演变成现实的可能性极大,那么,自己当然不应当哭哭啼啼地躲在某一个角落。
  但艾米莉突然又想起被一个不认识的牧民抱在怀里的恐怖。
  想是想,但却是可怜的想。
  艾米莉祈祷那个不认识的男人是一个有理性的人。
  艾米莉在乌普杉剂换乘军用飞机。
  从卡都到乌普杉剂约有二千四百公里,飞机飞行了两小时四十分钟。
  飞机窗外是望不到边际的漫漫平野。
  横亘在天边的是一条著名的山脉。
  天空真晴朗。
  卡都和乌普杉剂两地间只有两个小时的时差。
  艾米莉很疲乏。在乌普杉剂机场什么东西也没来得及吃。一下飞机就被装甲车送到飞往边境的军用机场。
  双方都有些失望和胆怯,来来去去的男人们望着从遥远国家飞来的异国人艾米莉。肌肤黑黑的,不但看不出是来自于什么国家的姑娘,反而让人觉得有些迟钝。同样,艾米莉也没有发现让人感到有魅力的男人。
  军用飞机昂头冲上天空,艾米莉自言自语地说:
  “这是最后一站了。”
  保护自已的本伯在艾米莉脑子里渐渐削弱了。如果是赌博,就把一切都赌进去。当然要是保护自身的本能太强,她也不会到这里来,现在她有一种把自已远远地抛开了的感觉。她感到无所畏惧了。
  下午,飞机抵达边境小城。
  葱岭险峻,悬崖万仞。
  _这里是一个远离国家中心的边境小城,居民大多是一群亚欧混血儿。从这儿往前,就走出了这个国家,进入了苏联。
  艾米莉走下飞机。
  她走进一个专门为她准备的办公室,立即默默地坐在椅子上。
  她闭上了双眼。
  紧紧的闭着,在没有人叫喊以前一直如此。
  一个男人站在面前。
  “久等了,我是庄西吉克。”
  男人自我介绍着,艾米莉迷糊地想起来了。
  此时艾米莉的希望被彻底打碎了。先前她希望出现的是一位值得被拥抱的青年男人。然而,出现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却让她异常的失望。
  低平的鼻梁向两边扩展,粗糙的面庞里茶褐色,牙齿又脏又臭。还戴着一顶皮帽子,但在向艾米莉打招呼时,他已把帽子摘掉,露出一个刚理过发的脑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