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喋血香岛_第11章

小说:喋血香岛作者: 西村寿行 更新时间:2017-12-06 18:48:53

,就朝抓住金大腿的泡田扑过去,从背后勒住他的脖子。
  胴泽抱起快要倒下的金。
  这对堀士郎又出现了,他紧紧抓住泡田的右腕。
  坚野和堀把泡田从房间里拖了出来。
  堀抱住泡田,坚野挥舞着拳头使劲打,一边打一边骂。
  坚野也是来找金的。他打定主意今晚一定要把她弄上手,管她是否愿意,就想好好摸摸她的臀部,然后深深地插进去。
  管他包木会怎么说,“孤北丸”又会怎么样。这些和金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得到金后就把她带下船,让金成为自己的人,只要有了她,那这个世界就不可怕了。
  泡田却要横刀夺爱。
  坚野这才注意到胴泽还抱着金,从背后过来的双手正放在她胸前。
  “过来,堀”
  坚野冲进房间里。
  胴泽呆呆地站着,金丰满的臀部正抵在他的胯间,全身的重量压在胴泽的身上,那柔软而富于弹性的接触使胴泽陶醉了。
  坚野一拳打在他的脸侧面,他才回过神,不由得放开了金,金摔倒在床上时,胴泽已被坚野和堀打翻在地。
  “谁敢碰金,我就杀了他!”
  堀大叫道。
  不知何时,堀已手握一把大杆刀,脸上失去了血色,嘴唇痉挛地抽搐着。
  “把手里的家伙放下。”
  坚野伸出手示意。
  堀才十九岁,是个很好学的年轻人,平时显得很温顺,可今天完全象变了一个人。
  “你,也想占有金!我知道!谁也不准碰金。”
  胴泽背对着床。
  “傻瓜!”坚野狠生气地说:“我就要干,让你好好气一气。”
  “你敢,我要杀了你!”
  堀握着刀的手在发抖。
  “住手!这群混蛋!”
  随着一声怒吼,包木一膳走进了房间。
  泡田倒在过道上,胴泽倒在床边,不用问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金蹲在床脚边。
  包木从堀手里拿过刀子。
  他握着金的手说:
  “以后你睡在了望室。”说完把她带出了房间。
  过了一会,胴泽才睁开眼睛。
  坚野和堀正扭打在一起。胴泽先对着坚野的睾丸,然后又对着堀的睾丸各踢了一脚。
  走到门外,泡田抓住了胴泽的脚,胴泽又一脚将他踢倒。泡田倒在地上叫着。
  “我杀了你。”
  包木和斯波正站在了望室里。
  金躺在沙发上。
  “到了网走港,还是让金下船的好。”
  斯波叼着烟。
  “是呀……。”
  包木何尝不是这样想。
  从水手长胴泽到堀都加入了争夺金的战斗,这可真不是件简单的事,很难说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测的事。
  胴泽来到了了望室。
  坚野,泡田、堀也一起来了。
  四个人都是脸肿鼻青的。
  “这个样子,你们想干什么?”
  包木皱皱眉头。
  几个人脸上血迹斑斑,衣服也撕破了。
  “把衣服穿整齐后再来!你们是不是不想在船上干了。”
  整洁是船员们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衣衫不整就预示着思想上的松懈。
  “连你也是这样,水手长。”
  包木对胴泽骂道。
  “船长。”
  胴泽声音很小,嘴里象含着一块冰。
  “什么事?”
  “我们决定都要得到金,我也想要她,无论如何也想要她。他们也一样,都害怕她被其他人夺走,只要能得到她,那么是被赶下船也行。我也是这样想的。虽然说起来很不象话,可我们的魂都被她夺走了,就把她给我们吧。让我们轮流地和她睡觉。当然我们都要付钱,这对身无分文的金来说并不一定就是件坏事。只不过是继续挣钱罢了,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当然,责任由我们承担。到了网走就下船。”
  照这样下去根本就不可能继续航海,欲望和猜疑在船上旋绕,谁都睡不着觉,除了金的肉体以外,他们是一概不关心了。
  要是占有了金可消除这种闷闷不乐的情绪,那依着顺序去还可以消除猜疑,如果一人给一小时,全体船员都可尽情享受到金了。
  这样做航海也可以平静地继续了,不,应该说开始了英勇的航行。
  “要是不同意怎么办?”
  包木平静地问。
  “只有拼死得到金,但我们不想走到这一步,对我们来说也想平安地航海。船长,这条船快遭难了,要避免遭难,就只有把牺牲者奉献给大海,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那这个牺牲者就是金?”
  “是的。”
  “果然如此。”
  包木拿起对话机:
  “轮机长,到了望室来一下。”
  包木向在轮机室里的中股发出指示。
  然后转向胴泽。
  突然,包木猛击一拳,打在胴泽的下颚,他一下子倒在墙边,然后又挥拳猛击竖野的小腹。
  泡田和堀慌忙夺门而逃。
  中股进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中股看着倒在地上的胴泽和坚野。
  “让他们清醒清醒。”
  包木取出香烟。
  “这帮家伙为金在拼命呀。”
  “是这样的。”
  中股一直在轮机室。什么也不知道。
  胴泽和坚野东倒西歪地站起来。
  “胴泽、坚野,还有泡田和堀,你们四人到了网走港就下船去,做好下船的准备,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还想占金的便宜就先杀了我,假如你们打伤了我再去欺负金,我就杀了你们,知道了吗?”
  “知道了,船长,”胴泽回答道。“不过,我还是要得到金,斯波,你去转告金,让她到我房间来,让船长气得干瞪眼。”
  胴泽说着走出了望室。
  4
  到达语谣瑁海峡时天还没亮。
  这里险礁重重。
  包木亲自掌着舵轮。
  左后方出现了齿舞茂尾岛灯塔的红光。
  了望室里只有斯波源二郎和包木。金在沙发上睡着了。
  轮机长中股权介正在准备早饭。
  厨司长泡田仲一已放弃了工作。
  不止是泡田,水手长胴泽喜三郎,水手坚野义男,轮机手堀士郎四人都被解除了职务。
  他们都聚集在胴泽的房间里。
  “想不想做点让步?”
  斯波问。
  “不想,即使想也不会被原谅的。”
  他们知道包木的脾气,他是不会再原谅他们的。
  刚才包木是害怕他们袭击,所以叫来了中股。中股是船上资格最老的船员,他不管多想得到那姑娘,但都会服从船长的命令。
  “孤北丸”的航行,只要有法定的船长和轮机长就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实际上也只有船长和轮机长能到网走,充分体息后然后再到稚内。在网走和稚内是不能再招船员,到小樽也许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包木心里早有准备。
  只要卖过身,就要继续干,这种联想也太牵强附会了。也许这种事在陆地上行得通,可在海上就不行了。海上航行有几条铁定的法则。人只有尊守这些法卿,才能在海上生存,在海上是不能象陆地上那样自由自在,胡作非为的。
  包木有自己所担负的责任,至死都要遵守。
  “孤北丸”正向纳沙布岬行进。
  右侧是贝壳岛,一座小小的岩石岛。
  “那是苏联沿岸警备队的警备艇。”
  贝壳岛旁停着一艘监视艇,从纳沙布岬到贝壳岛只有三、四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