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癌病船_第11章

小说:癌病船作者: 西村寿行 更新时间:2017-12-06 19:02:26

加坡顺利召开就不追究过失了!”
  “我要求发言。”白鸟开口了。
  “好吧,请――”
  “我不希望审查委员会的会议继续开下去,我提出辞职。”白鸟已经暗下决心辞职了。这并非因为马拉德的上船,也不是不愿意在海上工作,而是因为癌病船上有八百名晚期癌症患者。这八百人将在途中逐渐死去,尽管向癌症挑战是件好事,可毕竟是一次痛苦的航行。
  “辞职?”
  “是的。”
  林奈揉着鹰勾鼻子,望着白鸟。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看了看另外几位委员。
  “真的么?”一位委员问道。
  “真的!”白鸟笑了。“我希望审查委员会立即解散,请你们考虑。”
  “不,请等一下!”林奈阻止了白鸟。
  “我提出一项建议!”巴林松抢着说了起来。“我建议本审查委员会立即解散,癌病船是遵照已故斯克德的意志建造的,是为了向癌症挑战而航海的,这是斯克德的遗愿,是不可违反的。有了癌病船,财团才能存在。这次审查委员会召开的会议对癌病船航行不利,应该解散!”
  “对航行不利?”林奈脸色发青地问道。
  “我是这么说的。”巴林松又说了一句。
  “你怎么变得这样快?”林奈气急败坏地问道。
  “如果会议继续开下去,我也要辞职。我推荐的医院事务长叛乱了,责任应当由我承担……”巴林松的语调更强硬了。
  “请允许我发言。”who理事长彼尔久讲话了。
  “我建议审查委员会会议休会,先讨论一下究竟受不受理船长和院长的辞职。如果会议坚持开下去,必然引起船长和院长的辞职。依我之见,人为地引起混乱并非上策。不知各位意见如何?”
  “同意。”
  律师巴塔松首先表态――
  “关于马拉德上船一事,我们也有错误,财团本部应当明确表示拒绝,但没有这样做,我们也应当进行检查。我同意审查会议休会。作为最高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我已经了解到白鸟船长在平息叛乱、挽救癌病船过程中的忘我表现,我对他抱有感谢之意。”
  巴塔松的这番话是有意说给林奈听的。
  应该说林奈并不真正理解已故斯克德的意图。
  中断审查委员会会议的提案,委员中除林奈以外全都赞成。
  林奈沉默着,无可奈何地沉默着。
  白鸟船长从会议室起身出来的时候,有三个客人已经在等着他了。
  三个人白鸟都不认识,都是第一次见面。其中一位是青年,另二位是老头儿。白鸟当然也不知道他们是哪国人,也许是非洲人,白鸟这么想。
  三个人都赤着脚,身上围着又脏又乱的布。除了三个客人之外,还有一名新加坡领事部门的官员和一名警官。
  白鸟把五个人请进办公室,同时叫来了翻译。
  原来那三个人是从印度尼西亚的玛丹来的,是塔亚克族人。他们从婆罗乃岛西端的卡布阿斯河出海,然后乘小船来到新加坡。
  领事方面的官员把他们讲的土语译成马来语,然后再由翻译译成日语。
  那位年轻人的名字叫哈尼夫,今年刚刚十四岁。
  塔亚克族是个尚未开化的民族,居住在卡布阿斯河上游一带,从事养鸡、养猪业,也搞点农业,过着与世无争的安静的日子。
  可是从去年十月起,那一带流行一种奇怪的疾病,开始发高烧、出湿疹,然后皮肤破裂,接着便是死亡。人们拼命地祈祷,也无济于事,半个月的时间就死了十几个人。
  卡布阿斯河上游那一带没有医生,相距七百公里以外的地方才有医院,这中间又没有路,有的是泥泞的草地和沼泽地。
  少年哈尼夫一家共有十四口人,仅仅半年时间,病魔夺去了他一家八口人的生命,留下的只五位老人和哈尼夫。如果哈尼夫一死,这个家族就等于断宗绝代了,因此,哈尼夫的幸存就成了五位老人唯一的希望。
  到了七月,哈尼夫突然变得奇怪了,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料事如神。有一天,他说第二天要死一头猪,第二天果然死了一头猪。这个家族是把草木都当作神灵加以崇拜的。老人们说“哈尼夫是个有灵性的人”,他们象崇拜神一般地崇拜着哈尼夫。
  几天以后,一位白人传教士来到了卡布阿斯河一带。这位传教士在村子里住了几天,他看了看哈尼夫,摇了摇头。在离开村子时他说哈尼夫有病,病在脑子里,如果拖延下去,哈尼夫会死的。
  老人们向传教士讨教灵方。传教士让他们把孩子送到医院,并且留下了一封介绍信,然后动身到山区去了。
  老人们带上十二只鸡和三头猪陪着哈尼夫出发去医院,走了许多天到了医院。他们把传教士留下的介绍信交给大夫,大夫说要等几天检查一下。老人们便在河边守护着鸡、猪,等待着。
  结果医生告诉他们,哈尼夫患的是恶性脑肿瘤,已经无法治疗了。
  老人哭喊着向医生求助,希望他能想想办法,但医生委实已经无计可施了。哈尼夫的癌症已经扩散到大脑底部,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大夫能做这样的手术。
  医生猛然想到癌病船九月一日离开日本横滨港,如果他们能找到癌病船,也许能有什么办法。癌病船汇集了人世间的智慧,是一条向病魔挑战,给人类以希望和光明的船。
  九月十日船将抵达新加坡。医生把这一情况告诉了老人们。
  这些老人连货币也不认识,唯一的财产是那十二只鸡和三头猪。他们只知道到医院来,对什么癌病船,他们听也听不懂。大夫详细地向他们说明了情况,他们商量了一下,便决定来碰碰运气。他们卖掉了鸡和猪,买了一条小木船,然后出海了。历经千辛万苦,九月六日到了新加坡,但在旅途上有三位老人先后死去了。如果再拖下去,剩下的两位老人也性命难保,因此,他们对癌病船抱着极大的希望。当地政府也同意把孩子送到癌病船上去。
  白鸟看了看少年。
  少年瞪着大眼等待着。
  “我一下子也很难明确回答你们。”白鸟只是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
Www.56WEN.cOm五六、小。说。 网
第二章 新加坡会议(2)
  二
  新加坡防癌会议非常活跃。
  会议分三个部分进行:集中讲课;治疗和研究;在船上医院不断为各国大夫带来的患者做手术。
  会议主要角色当然是院长巴林松,他又要讲课,又要做手术,忙得不可开交。
  这会儿,他抽空来到白鸟的办公室。
  “怎么样?”白鸟问道。
  “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吧。”巴林松回答着。
  “连您也……。”
  “是极恶性的。”巴林松拿起一支烟。“少年哈尼夫的脑肿瘤长在大脑下部,包着几条动脉血管,而且已经扩展到脑子的中心部位了。脑子的中心部位是人的司令部,稍动一下都有可能死亡,所以,目前一般人还无法在这个部位上做手术。”
  “当然也不是完全不能做手术,要做的话,我还是可以想想办法的。只是这个孩子的肿瘤是软的,扩展的面积较大,是取出来呢,还是怎么办,我实在拿不定主意。”
  “可是……”
  “做手术的话,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必须让这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