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癌病船_第15章

小说:癌病船作者: 西村寿行 更新时间:2017-12-06 19:02:41

木船离岸。”指挥台上设有大小两部雷达,海上的一切都逃不过雷达的眼睛。
  “继续监视!”竹波命令道。
  高级水手和轮机手都集中在指挥台上。
  癌病船的指挥台很高,用望远镜可以看见港口和海岸。
  “正以快速驶向南方!”雷达员继续报告。
  “和警方联系吗?”一个水手问。
  “不!组织好全体水手,作好准备!”竹波又命令道。
  一声枪晌,郑志高倒下了,仓田赶忙背起他。一行人钻进森林里。郑左臂中弹,不是致命伤,仓田背着他,在森林里拚命走着,关根紧跟在身后。关根感到很后悔:既然知道对方有武器,就应当把他们干掉。鲁塞打伤了四个人,当时应当上前帮忙,把那个家伙也干掉,不应当让他跑掉了。这下子放虎归山,让人家打了伏击。但他并不怕,把那几个家伙引进森林还是好对付的。只是鲁塞和郑志高不好办,不知把他们藏在什么地方才好。
  白鸟走在最前边,他分开密密丛生的荆棘,引着大家向一个高坡走去。高坡上岩石渐渐多起来,再往上走是悬崖峭壁,一幅险境。那里比较险要,却不利于藏身,但他们还是登上去了。上去以后眼前顿时开阔起来,可以看见岛子周围的海水,一块巨大的岩石矗立旁边,再往前就是悬崖了。
  仓田把郑志高放在岩石跟前,让鲁塞照顾着。
  “咱们只有背水一战了。”白鸟笑着向三个人说。“我们躲在岩石后边,他们要敢追上来的话,就干掉他们!”
  关根擦着额上的汗。
  “没问题吧?”白鸟问。
  “没问题。干这一行的还怕这个!”关根满有把握地说。
  “来了一只木船!”郑志高叫了起来。
  大家向海上看去,一艘木船快速向无人岛驶来。
  “他们搬来援兵啦!”
  白鸟不由得皱起眉头。
  “不象是警察的船。”关根一边看着船一边说。
  船猛然划破海水向岸边冲来,靠岸以后,跳下来七、八个人。
  “干吧!”关根看了看白鸟和仓田说。
  “干!”白鸟回答说。
  关根和鸟居三人默默地捡起了石头,三人分别守护在白鸟身边。正前方七、八米处的树枝上有个鸟巢,鸟居嗖地抛出一块石头,正好把那个鸟巢打散。
  “好手法!”白鸟喝彩道。
  “比枪还准。”关根自信地说。
  仓田和关根都会这一手。但眼下形势确实紧迫,对付持枪的两个人好办,可是援兵已到,敌众我寡。用石头对付十几个持枪的对手,胜负难料。如果败了,尽管对方不敢伤害白鸟他们。但郑志高肯定会被杀,鲁塞又会被拉去作发泄兽欲的工具了。
  关根和仓田望着白鸟。每个人的脸色都很严峻,等待着危险时刻的到来。
  “走吧。”关根说完先走了,仓田和鸟居跟在后面。白鸟望着他们走去的身影。
  他们三人走到二十多米外的一峭壁下面,分散隐蔽起来。
  郑志高和鲁塞背靠背坐在那里,脸色惨白。
  “用不着担心,这几个人是很能干的。”
  “谢谢。”郑志高虚弱得连说话都没有力气,断断续续地说。
  “不戴手铐,坐在阳光下自由自在地死去,也算是幸运了。我真谢谢您了。”
  “感谢的话等回到癌病船上再说吧。”
  “我盼望能回到船上。”郑脸上现出一丝微笑。
  一阵急剧的枪声传来,鲁塞惨叫了一声。白鸟朝下面瞧了瞧,什么也没看见。对方也躲在岩石后边,朝这边开抢。子弹打在岩石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又传来一阵枪声,是几个人在同时射击。
  “快出来!”枪声一停,传来喊叫声。
  “你们成了口袋里的老鼠,乖乖举手投降吧!限你们五分钟,过五分钟我们就进攻,快快投降!”一阵喧嚷之后,恢复了寂静。
  关根三人集中到一起。也许他们想到会死,便集中在一起,待那些持枪的家伙冲上来时,好拚命干掉几个。现在看来,是无法战胜对方的。
  时间,毫不留情地流逝了。
  郑志高和鲁塞两人沉默着,死一般地沉默着。
  白鸟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四分钟,还剩下一分钟了。
  那个塔亚克族少年怎么样了?巴林松院长今天早晨要亲自给他做手术,手术应当九点开始……他猛然想起了那可怜的孩子。
  枪声又发作起来,子弹碰到岩石上,发出一阵阵怪响。
  仿佛要把一切都撕裂似的。
  “癌病船!”突然谁拚命地喊了一声。
  白鸟向海上望去,方才出现汽艇的海面上,癌病船破浪而来,锐不可挡。那巨大的船体,仿拂比这无人岛还大。
  “癌病船――癌病船!”鲁塞哭了起来。
  “北斗号”正以每小时三十八海里的高速驶来,直奔无人岛。
  郑志高也哭了。
  白鸟仿绋第一次见到癌病船似的,凝视着这艘巨轮。
  船上响起了警报,刺耳的警报。这警报仿佛把整个空气都震动了。白鸟听到了,听到这七万二千吨巨轮的咆哮。
  在这巨大的警报声的震撼下,枪声停止了。
  癌病船上迅速放下了救生艇,十几只救生艇几乎同时放了下来,艇上挤满了人,箭一般地冲向无人岛。
  鲁塞靠近白鸟哭着说:“我们的……癌病船……”她把头埋进白鸟的怀里,大哭起来。
  关根三人也站在那里,望着癌病船――望着自己的癌病船。
  “癌病船真有魄力!”关根说了一声。
  “我倒希望那帮家伙再放一阵枪,欢迎癌病船到来,那就更有气氛了。”
  白鸟笑了。
  “我的肩好象僵硬了。人死的时候,肩膀总是要僵硬的。”仓田用石头敲打着自己的肩膀。
  白鸟带着鲁塞和郑志高向关根他们走过来。
  “走吧!”白鸟说了一声。人们不难发现他的脸上留着泪痕。
  关根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行人来到海滨的沙滩上。
  救生艇蜂拥而至。
  阳光下,救生艇闪着耀眼的白光。看出巴林松的面孔
  来了!看出医生们的面孔来了!也看出一些患者的面孔来了!当然也有水手和机械师们的面孔。细心的白鸟从人丛中发现塔亚克族两位老人也来了。
  这支队伍大约有三百人。
  “应当撤回我的辞职要求。”白鸟想。
  癌病船,巨大的癌病船在阳光下静静地停在那里。
  鲁塞实在等不得了,她向海水冲去。
  巴林松从船上跳到海水里,抱住了鲁塞。
  人们一下子都跳到海水里。
  浑身被海水打湿了的巴林松奔了过来。
  白鸟默默地握住了巴林松的手。
  “癌病船不只是和癌症作斗争,这点我们明白了。你看这些患者,这些晚期癌症患者,为了援救自己的朋友,不管怎么说也要来。”巴林松感动地说不下去了。
  竹波走过来。
  “副船长上岸了,是我决定把‘北斗号’开来的。”
  “好。告诉值班水手,把今天的事儿详细记入航海日志。”
  白鸟发现,在沙滩边上,站着夕雨子和石根。
  他走上去抱起夕雨子。
  “平安无事,太好了!船长。我真为有您这样一位的船长而自豪!”石根说。
  “谢谢。”白鸟说。
  经过这件事,充分说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