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温柔怒相公_第9章

小说:温柔怒相公作者: 古灵 更新时间:2018-01-02 13:14:00

嫁出去了!
  第3章(1)
  没剃胡子不许碰新娘子!
  几乎就要碰上红盖巾的秤杆抖了抖,咻一下缩回去,傅青阳慌忙退后一步,忙不迭的丢下秤杆,惊魂未定的咽了口唾沫,挥去满头冷汗。
  差一点点忘了老娘的嘱咐了!
  要真忘了,后果绝不堪设想,被抽筋剥皮还是最轻微的惩罚,多半会被扒光衣服拖到村子里去遛鸟,小时候还无所谓,可是现在他都长大了……
  想到这里,机伶一个暴颤,他转身就跑。
  「我先剃胡子,再揭红巾!」
  大红盖头巾下,楼沁悠讶异的听着慌慌张张的脚步声迅速移向屋角置放水盆架之处,然后是泼水声,还有某人的解释。
  「我娘千交代、万嘱咐,没剃胡子不许碰新娘子。」
  「你……」她忍着笑意。「很听婆婆的话?」
  「我娘很凶的,我会怕嘛!」
  牛高马大的一个大男人,不说他是孝顺,竟那么老实的承认说是因为他娘亲很凶,他会怕怕。
  她的夫婿,真的很憨直、很有趣。
  好一会儿后,终于脚步声又轻快的朝她这方向走来,然后她的盖头巾被掀开,沉重的凤冠也被体贴的取下来了,下意识的,她抬眼便朝新婚夫婿望去,好奇的想见见那张被掩藏在胡子底下的真面目。
  婆婆为何会命令他,成亲前不许剃胡子呢?
  下一刻,她的视线甫一触及那张光滑洁净的脸皮,就不由自主的抽了一口气,明眸瞪圆了、看呆了。
  不可思议,天底下真有如此漂亮的男人吗?
  要说世间真有所谓的「美男子中的美男子」,那么她眼前的男人可说是当之无愧、名副其实,他那张俊美得匪夷所思、难以想象的脸,毫无疑问可以令天下间所有的女人为之神魂颠倒、丧失心智、背叛爹娘、出卖姊妹,甚至会让人怀疑那是不是凡人的脸。
  幸好,那也是一种纯然阳刚性的俊美,否则真会教人以为他是女人。
  也难怪,武林第一美女的楼月兰,在他嘴里竟只是「长得还不错」而已,真要比美,恐怕楼月兰还比他逊色几分呢!
www.56wen.com5 六。 文学 网
page 9
现在,她能够理解婆婆为何要命令他蓄留胡子了。
  「干嘛瞪着我看?」傅青阳摸着自己的脸,疑惑的问。
  「我想……」硬生生拉回目光,楼沁悠的声音有点见沙哑。「你还是留着胡子比较好吧!」
  免得他出门一趟回来,屁股后面就跟了一大票失魂落魄的孤魂野鬼。
  「那可不行!」傅青阳转身持壶倒酒,两手各端起一杯,再回过身来,递出一杯给她。「我娘说的,成亲后就不许再留胡子了,连胡子碴儿都不许有!」老娘的懿旨,他可不敢不遵。「喏,交杯酒,喝吧!」
  望着手中的交杯酒,楼沁悠不觉撩起一弯苦笑。
  这实在不太对,她期待的是平凡的丈夫、平凡的生活,但她的夫婿,虽然只是个平凡的马贩,却俊美得十分离谱,她可不认为拥有一个如此俊美的夫婿,生活还能够平凡到哪里去。
  可是他们都已经拜堂成亲了,她又能如何?
  无奈的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徐徐饮下交杯酒。算了,既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就没有权利抱怨,只有尽力去适应他了。
  不管他是美男子或怪物,他都已经是她的丈夫了。
  于是她拿出所有的意志力,坚定理智,再毅然决然的将目光拉回到傅青阳脸上,然后努力不让自己的心神飞到九霄云外去。
  真希望能早点习惯他的俊美。
  「不饿吗?还不快过来吃!」早已开始据案大嚼的傅青阳也算体贴了,狼吞虎咽之余还不忘招呼新任老婆。
  看他就看饱了,哪里会饿!
  「我……不饿。」
  「我可饿死了!」傅青阳吃得满嘴糊,话说得含含糊糊、口齿不清。「十天来,我赶路赶得快没命了,连啃个馒头都是骑在马上啃的。」
  难怪他会一身邋遢。
  「其实你可以晚两天没关系,小妹她并不……」
  「那可不成!」傅青阳断然否决。「大伯说的,人无信不立,跟人家约定好的事,咱们就非得做到不可,不然就不要跟人家约定;六叔也说过,答应人家的事,就算要我们的命,也万万不可违背……」
  「说得也是。」楼沁悠喃喃道,目光流连在他那线条优美的侧脸轮廓上,不知不觉又开始恍神了。
  「所以啦,既然我承诺说今天一定会送到,拚了这条命我也非得送到不可!」
  「嗯嗯。」
  「虽然是出了一点原先无法预料的意外状况,我才会差点赶不及的……」
  「嗯嗯。」
  「但那仍是要我自己负责……」
  「嗯嗯。」
  「总之,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也难追!」
  「嗯嗯。」
  「……」
  终于听出老婆的回答好像是在敷衍他,傅青阳狐疑的侧过脸,见老婆又盯着他看得目不转睛,挺帅的眉头皱起来。
  「干嘛又瞪着我看?」
  看来,夫婿似乎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的容貌有多么吸引人。
  叹着气,楼沁悠再次硬生生的把视线扯到一旁去,她自认并不是一个注重外貌的女人,然而一旦面对夫婿,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很庸俗的,竟也会对好看的男人看到失神。
  话说回来,这也不能完全怪她,她的夫婿也实在俊美得太荒唐了!
  想到这里,她决定要请夫婿帮她个小忙,免得她在人前不小心出了糗,于是轻声呼唤,「官人……」
  噗!
  一口莲子汤全喷射了出来,「……」呛咳着,傅青阳失声怪叫。「叫我什么?」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
  「官人啊!」楼沁悠回道,讶异的发现夫婿的脸色好像有点发青,纳闷他是哪里不对了?「是你说的,不许叫你夫君、相公,也不许叫『哥』的,那我只好叫官人了,有什么不对吗?」
  天大地大的不对!
  一听她连续说了好几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称呼,傅青阳不由跟着连连打了好几个哆嗦,她说几个,他就打几个哆嗦。
  「别,别那样叫我!」他半命令、半央求的说。
  「那……」楼沁悠想了想。「傅郎?」
  噗通!
  傅青阳惊恐的跌坐到地上去,脸都绿了。「就没别的可叫了吗?」这女人是哪里不对了,为什么一定要用那种恐怖的名词叫他?
  楼沁悠又想了一下。「老爷?」
  傅青阳呻吟,「我胡子都剃光了,还会老吗?」大手掌在自己的下巴上摸来摸去,怀疑是不是没剃干净?
  老不老,又不是胡子决定的。
  楼沁悠抿唇笑了。「不然要叫什么呢?」
  「名字!」傅青阳狠狠的、重重的道,狠狠的爬起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连名带姓都行,就是别再叫我那种娘儿腔的称呼了!」
  霎时间,楼沁悠的笑容消失了,脸色也变了。
  「绝不!」异常坚决的拒绝。
  正待往凳子放下去的大屁股,因为她那两个惨杂着愤怒与哀伤的沉重字眼,错愕的停了一停,再继续往下落,傅青阳狐疑的目注她。
  「为什么?」
  他一问,楼沁悠立刻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一时有些无措,不知如何解释才好,咬着下唇迟疑片刻后,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表情恢复正常,抬起明澈的秋水双瞳,坦诚的面对夫婿。
  「因为……」
  毫不隐瞒的,她把那件只曾经对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