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温柔怒相公_第11章

小说:温柔怒相公作者: 古灵 更新时间:2018-01-02 13:14:08

向来不做家务事的,除了她。
  打从她接手打理庄务开始,工作之余,她总是努力学习家务,不管是打扫房间或女红中馈,因为她早就下定决心要做个平平凡凡的妻子了。
  楼家的女人向来是由婢女服侍的,除了她。
  她总是坚持要自己打理自己的一切,自己的房间自己整理、自己的衣饰自己补缀、自己浣洗,除了早膳,自己吃的饭菜也自己做。
  她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因为娘亲和大姊、二姊都不会,没有人教导她、指点她,但是她总是尽全力去做,不懂的也不耻下问,问厨娘、问丫鬟,务求能够做到她能力所及的最完美。
  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了这一天,嫁一个平平凡凡的丈夫,做一个平平凡凡的妻子,成就一对平平凡凡的夫妻,度过平平凡凡的一生,如同爹爹所渴望的。
  如今,她终于有实现心愿的机会了!
  有机会就有期待,于是在完成身为人妻分内该做的工作之后,楼沁悠便噙着浅浅的笑靥,怀着一种近似兴奋的心情,转向马厩而去。
  沿途陆续碰上早起工作的下人们,那些以往与她相处融洽,总是有说有笑的丫鬟奴仆们,如今却都是一脸不自在的匆匆向她行个礼后,就急急忙忙的跑走了,很明显的是在逃避她。
  一直以为会嫁到宇文世家去做大少奶奶的三小姐,竟然「自甘堕落」宁愿嫁给低下的马贩,这点连下人们都不能接受。
  她不在意的微笑,继续前行──她不以为身为马贩的妻子就有什么好羞耻的。
  反正成亲前,她就把打理庄务的工作移交给二姊去头痛了,此后庄里的下人就不归她管了,既然他们不知道要如何与她应对,那么她也不会勉强他们,免得他们为难。
  远远瞧见马厩外,傅青阳背对着她,正在替白雾刷毛,楼沁悠便加快脚步赶过去。
  「青哥,好了吗?」
  「我才刚替自雾遛过腿,还有墨夜呢!」傅青阳头也不回的说。
  「可是,再过一会儿就要进早膳了!」楼沁悠提醒他。
  「先去吧!等我替墨夜遛过腿后再去找。」
  「那我等你。」
  「不用,才刚成亲,可以休息几天,之后我再开始教马厩里的工作。」
  马厩里的工作?!
  楼沁悠错愕的怔了一下,继而一想,也是,她是马贩的妻子,自然应该学习有关于马匹的工作。
  所谓的夫唱妇随,应该就是这样吧!
  于是,她开始仔细观察傅青阳的工作,有疑问便开口问,直到傅青阳骑上墨夜离去后,她才转朝前屋行去。
  接下来,该去面对娘亲的愤怒了!
  第3章(2)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yqxs.☆☆☆
  「可恶,真是太可恶了!」绿映庄的早膳桌上向来都很安静,因为除了楼沁悠之外,其它的楼家女人都不习惯早起,她们总是在早膳前一刻才勉强起身,当她们坐到膳桌前时,眼皮子还垂在地上,三魂七魄至少还有一半掉在梦里爬不回来。
wWW.5 6we n.comtxt小说天,堂
page 11
但这天,破天荒的,一大清早,在楼沁悠尚未出现之前,其它四位楼家女人就全数聚集在膳桌旁了,而且除了楼月霜之外,各个精神振奋……
  更正,是怒火冲天。
  尤其是绿芙蓉,昨晚为了表现诚信,她强装笑脸主持婚礼;为了表现气度,故作大方的与宾客们欢享喜宴;为了表现魄力,豪迈的和人一杯杯的干,最后,为了表现……表现……
  管他为了表现什么,反正她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一觉昏睡到天亮,醒来后,她只想杀人。
  杀她女儿,也杀那个大胡子!
  「三妹嫁都嫁了,」楼月霜的态度最是持平。「您再生气又有何意义呢?」在她来想,既然那是三妹自己的选择,婚礼又已完成,那么就不需要再多事了。
  绿芙蓉柳眉怒挑。「怎么?绿映庄还没轮到主事,就想管起我来了吗?」
  楼月霜哭笑不得。「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就给我闭嘴,现在……」绿芙蓉咬牙切齿道,横着一双山东母老虎的眼,三扫过三个女儿。「我先要知道,究竟是谁让那小子过来的?我不是一再嘱咐,沁悠有可能会嫁的男人都不要让他们通过的吗?」
  「这……」楼月霜下意识朝楼月兰瞥去。
  楼月兰瑟缩一下,旋又挺起胸膛来为自己辩驳。「是我让红菊去负责这件事儿的,想说那丫头又矮又胖,还满脸大疙瘩,嫁人的标准一定很低,让她去负责这件事不正好,连她都不想嫁的人,三妹应该也不会肯嫁吧?」
  有道理。
  可是有道理有时候也会变成没道理,事实就摆在眼前。
  「但沁悠嫁了!」
  「谁会料到三妹连那种家伙都肯嫁呀!」楼月兰噘着嘴儿,不甘心的咕哝。
  「就是说咩,看那家伙牛高马大又一脸大胡子,活脱脱拦路大盗一个,而且又脏又臭又邋遢,比乞丐更教人恶心,我看连咱们庄里头的丫鬟,恐怕都没有半个人愿意嫁吧?」楼雪悠忿忿道,恨死了那家伙竟敢说她可能一辈子都嫁不出去。「要
  嫁给那种家伙,我才宁愿一辈子不嫁呢!」
  「看吧!连小妹都这么说。不过呢……」楼月兰苦着脸,叹了一口气。「红菊之所以会让那个家伙通过的原因,也不是说她不愿意嫁给那个家伙啦……」
  「不然是什么?」楼雪悠好奇的问。
  楼月兰斜睨向绿芙蓉。「娘不也吩咐过了,凡是江湖人物,全都不能阻挡的不是吗?」因为怕人家起疑。
  那又怎样,那丫头什么人都肯嫁,就是不嫁武林人物,让他们通过也没差吧?
  「那是沁悠的条件啊!」绿芙蓉没好气的说。「更何况那家伙是马贩,又不是江湖人物。」
  「但那家伙骑马。」
  这又关骑不骑马什么事了?
  「所以?」
  「那家伙骑马,红菊以为他是武林人物,就没阻挡他了嘛!」
  绿芙蓉呆了呆,怒吼,「笨蛋,又不是只有江湖人物才骑马的!」
  楼月兰无奈的两手一摊。「可是咱们这儿,一般人家不是骑驴就是骑牛,不兴骑马的呀!」
  「这……」绿芙蓉一时哑口。
  「我说,娘,现在追究这些也没用了吧?」楼雪悠在一旁不耐烦的说。「还是讨论接下来的问题比较重要啦!」
  绿芙蓉的表情僵了片刻,方才不甘心的说:「好吧!讨论就讨论……」
  于是,除了楼月霜只在一旁摇头叹息之外,其它母女三人开始叽叽喳喳,小小声的开起阴谋研讨会议来,有意见,她也有意见,目的只有一个──
  如何让楼沁悠再改嫁给宇文靖仁。
  由于伤心与失望,宇文靖仁在婚礼前就悄悄离去了,但在临走之时,他也留下了话,表示他不在乎楼沁悠是否嫁过人,甚至有了孩子,他都会耐心的等候她回心转意的。
  他也认定,当楼沁悠了解到和一个粗鲁不文的庸俗丈夫相处一生,是一件完全无法忍受的事之后,必然会后悔的。
  「……好,就这么决定了!」
  「不过在开始之前,必须先给他们两、三个月时间。」
  又要等?
  「为什么?」绿芙蓉不悦的问。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必须让三妹有时间去亲身体验一下『吃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她才会明白……」楼月兰泠冷一笑。「身为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