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虫眼、禽眼、尸眼_第10章

小说:虫眼、禽眼、尸眼作者: 鲁班尺 更新时间:2018-01-15 10:03:41

问来由。佳辰倍感亲切,于是将赖布衣托故之事原委一一道来,并自怀中取出《布衣诀》给白胡子道长看。
“天地造化啊,想不到江湖上失传八百年的江西派竟留有传人。”老道叹息不已。随即牵起佳辰小手,呵呵笑道:“据古观志记载,当年贵派掌门赖布衣与我三清宫颇有渊源,曾有恩于三清,如今江西派掌门到访,我三清宫却也不可有失礼数。”
“贫道华虚,三清宫主持,”老道自我介绍后感到颇伤脑筋,“小掌门乃北宋赖文俊徒儿,高过我辈八百余年,这如何称呼是好?”想来想去,蓦地一拍脑门,笑道:“罢了,世事本就造化弄人,既是布衣派,就称‘布衣祖师’如何?”急命一道童速去山上传话。
三清宫大殿钟鼓阵阵,礼乐齐鸣,众道人整冠束服,鱼贯而出,列于殿前,位于前列的有龙虎山正一观主持华净道长、九江开天古观主持华清道长。三清宫多少年来不曾有过如此隆重场面,道人们俱是兴奋不已,私下里议论纷纷,均不知这“布衣祖师”的来头。华净道长与华清道长本是受华虚主持之约前来三清宫议事,此刻也是一头雾水。正在殿中等候的冯布衣知道宫中定有大事发生,于是也跟随出来,站到一侧观看。
“来了。”有人低声道,众道人顷刻间肃静下来。
三清宫主持华虚道长笑容满面的首先映入冯布衣眼帘,身后两个青年道士扛着一顶滑竿,滑竿上坐着的小佳辰正在对自己挤眉弄眼……
www.五六 文学 网5 -6 文 学 网
第十章
严新自从宜昌归来之后,心中越发觉得忐忑不安,黄万里教授的一席话,深深地触动了他。他几乎可以肯定,三峡大坝附近有一处虫眼,自己发出的气遁在这里受到越来越强烈的磁场干扰,这说明虫眼的活动在增强,如果是与三峡大坝蓄水的增加有关,不知何时会达到极限?届时无论是虫眼引发地震,还是地震导致虫眼的爆发,其后果都是一场世纪大灾难……
他从太师椅上起来,活动一下筋骨,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他感觉自己的特异功能正处于鼎盛时期,这点有赖于独特的饮食,鸽子这种鸟,飞行于千里之外仍能径直返回,因其颅内生长有高灵敏的辨别磁场的自然物质,补充气遁所耗损的能量是再好不过,“以形补形”乃是中国古老祝由科①最精深的学问了。唉,年纪也不小了,独身总不是个办法,年轻姑娘仰慕自己的是不少,庸脂俗粉。小芬多好啊,从未见如此清纯端庄之女子,可是又偏偏不解风情……
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严新的遐想,推门进来的是住在同一四合院内东厢房的大哥严建国,他在外交部工作,嫂子是老外,人很漂亮。
“老弟,出事了,小芬遇车祸了。”大哥匆匆说道。
“什么!”严新一跃而起。
北京西城区医院。手术室外的护士焦急地跺着脚,刚刚推进去的车祸重伤者的亲属不来到签字,手术不能做,因为这姑娘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住院费已经由那位见义勇为的青年男子付了,这年头这样的好人可是不多。
严新冲了进来,护士拦住询问。
“你是受伤的姑娘什么人?需要直系亲属签字才可以手术。”护士解释道。严新踌躇一下,然后朗朗说道:“我是她丈夫。”
手术室门口的红灯亮了,手术在进行中。
严新紧紧握住拉西姆的手,万分感激这位见义勇为的好青年,并在还给垫付的住院费时多给了一千元,拉西姆婉言谢绝,这更加增添了严新的好感。经过攀谈,得知拉西姆是台湾人,目前在北大体育系就读硕士研究生,主攻印度古典瑜伽。
“我有四分之一印度血统。”拉西姆眨着深邃的蓝眼睛笑笑,解释道。
已经六个小时过去了,手术仍在进行中,严新一直焦急的守候在手术室门口。晚上,大哥严建国偕同嫂子娜日涅娃来到医院探望。见弟弟对女佣小芬如此超出寻常的关心,心中都已猜知了一二。
大哥任职于外交部,80年代携新婚不久的妻子派往中国驻苏联塔吉克斯坦领事馆工作,第二年妻子死于一次交通事故,当时她已经有七、八个月的身孕。大哥当时痛不欲生,情绪低落,幸亏娜日涅娃走进他的生活,抚平了他的伤痛,那年她19岁,是大学一年级学生。后来,他们结婚了,十多年过去了,他俩却始终没有孩子。大哥多次劝说严新娶妻生子,以续严家香火,可是每次弟弟都是一笑了之。如今严新若是真心考虑成家,则总算可以了却心愿了。严建国想,小芬这姑娘还不错,人不但漂亮而且手脚又勤快,但愿她早日康复。
手术室门开了,小芬浑身缠满绷带被推出来,仍旧昏迷不醒。医生遗憾地告诉严新,病人多处骨折,颅内受损,已成为植物人,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
医院院部会议室,北京城里最有名的几位脑外科权威几乎都到齐了,他们是应大气功师严新邀请而来专门为小芬会诊的。专家们反复研究了小芬颅内病理情况,认为病人脑干延髓严重受损,已无恢复知觉的可能,其严重度超过2005年美国佛罗里达州女植物人特丽・夏沃的情况,该名女植物人失去知觉15年后终于拔掉进食管实行了安乐死。权威专家们最后一致的结论是:病人根本不存在恢复知觉的可能,已无抢救的必要。
病床前,严新望着小芬憔悴的面庞默默说道:“放心吧,小芬,我不会让你永远沉睡的。”
自那一刻起,严新每天都单独来替小芬治疗,竭尽全身功力来挽救他此生中唯一使他心仪的女人。数天过去了,小芬依旧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这期间,大哥大嫂时常也来医院探望小芬和安慰严新,并结识了同来探望的台湾青年拉西姆,大家都为年纪轻轻的小芬姑娘的不幸而惋惜不已。此外,公安局来信儿说肇事汽车已经找到,是失窃的车辆,至于肇事者目前仍无头绪云云。北京的那家职业介绍所,也打了电话至东陵乡政府,告知了小芬在京遭遇车祸住院的消息。
三清宫内,隆重的典礼结束后,在华虚道长的主持下,召开了由华净、华清两位师兄妹和冯布衣父女俩参加的一个秘密研讨会。偏房内,落于上座的自然还是“布衣祖师”冯佳辰,尽管冯布衣不允,但华虚道长仍坚持未可有失礼数,华净、华清知道大师兄向来喜欢胡闹,因此也就不加理会。
冯布衣将“觅龙球”的来龙去脉一一详细道来,众人悉数皆为吃惊。冯布衣解开一个黑布套,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只无光泽毫不起眼的黑球,非金非木、非铜非铁,沉重异常,似是某种金属物体。几位道长从未见过或听说过这东西,道不出个所以然来。须臾,有轻微的嘶嘶声发自黑球内,片刻,室内光线渐渐暗淡了下去,不一会儿,屋内已是朦朦胧胧,近似黄昏,道长们个个瞠目结舌,要知道,这房间里所照射的可是太阳光啊……!
收起“觅龙球”入袋,瞬时屋内又充满了明媚的夏日阳光,众人长舒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逐渐平稳下来。许久,听得华虚道长慢慢说道:“此物甚是怪异,恐乃不详之物。却不知当年赖布衣从何处得来,既称之‘觅龙球’,想必是寻龙觅穴之用。”
华清道:“师兄所言极是,那赖布衣平生善点怪穴,可能与这‘觅龙球’不无关系,”她转向华净问:“师兄有何看法?”
华净道长擅长道家经书典故,博古通今,此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