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奶奶的傻瓜相机_第10章

小说:奶奶的傻瓜相机作者: 林海音 更新时间:2018-02-07 04:41:01

宇、药铺、奶茶铺、酒馆、点心铺、古玩铺、钱庄、鞋帽店等等,店铺中的女店员都穿着百年前的服装。游船在水中航行,古色古香,很令人欣赏。
  世界上也还有几处水城、水上人家,我去过两处,一是泰国的湄南河,一是意大利的威尼斯。
  泰国的湄南河,发源自泰国北部山地,从此向南流,经过曼谷等大城之后注入暹罗湾,全长有一千二百零七公里,流域的面积有十六万多平方公里,支流甚多,也多是泰国人密集的地方,而且两岸的农工商业发达,岸上一路水上人家,只是房屋破破烂烂的,生活很是简陋,因为是游客必游之地,所以家家都做观光生意,吃的、用的土产品摆在木船上做生意。上岸就是住家,船上就是商店了。湄南河是泰国的主要河流,它不但对于渔业、农产、灌溉都很重要,同时也是一条运输的河,泰国出口的产品、米、木材等,都是由这里运输出去的。我们乘船一路游去,两岸除了破烂人家以外,倒是密林葱绿,看了很是舒服。
  另一处就是意大利的威尼斯了。威尼斯是意大利北部的港口,也是世界上有名的水上城市,到意大利游历的旅客,总要到威尼斯一游吧。这水上城市,两岸的建筑就漂亮多了,而且岸上也有马路。水上有各种船只,交通非常方便。更重要的是威尼斯玻璃制品,我们那次去的目的就是去参观玻璃制品。这种水晶玻璃做成的商品,无论酒杯、花瓶、灯罩、全套餐具或装饰品等等都高贵极了,镀了金的,上了釉的,五彩碎花的图案,真是看得你眼花缭乱,看它的定价,买不起,就干脆不买了。
  我在船上沿河拍些照片,航到了一处,河岸上是老旧的三层楼房,导游介绍说这是马可?波罗的故居。我一听,连忙用傻瓜对准,连拍两张。中国人对马可?波罗是不陌生的。他是十二世纪的意大利旅行家。他就是威尼斯人,一个商人之家的孩子,他在十几岁时,就跟着他的父亲、叔叔到处旅行,有一年他们旅行到中亚细亚,经伊朗到了元朝时的中国。元世祖忽必烈很欣赏他,就留他在中国工作了十七年。等他再回到威尼斯,已经是个中年人了。他后来写了一本《马可?波罗游记》,在欧洲很是流传,因为他那本游记,促进西方人更为向往东方。
  我们现在常吃的意大利“披萨”饼,有人就说是马可?波罗由我们中国的馅饼演变过去的,连意大利肉酱面条,也说是我们的炸酱面呢!
www.lzuoWEN.COM五^六^.文.学..网



第30章 战争的教训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始自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到一九四五年五月长达四年多的战争。在纳粹德国的无条件投降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部分才结束。
  战争期间,轴心国的意大利首相贝尼托?墨索里尼被吊死,后来德国的希特勒携情妇自杀。但这并不表示战争完全结束了,战后的问题还多着呢!比如德国,被苏联占领了东德,一个柏林就被一道围墙圈住,把柏林分成东西达四十五年之久,直到一九九o年才被东德人民推倒,东西德终于恢复成一个完整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了。奶奶曾经写过《这道围墙没有啦!》,不再细说了。
  除了柏林围墙以外,德国还有些地方是有纪念、警惕教训的意义的,就比如奶奶曾数年前到德国旅行,第一站先到汉堡。我们团里同行的有欧茵西教授,她那时和她的丈夫韦光正先生正是我国政府驻在德国的工作人员。有一天我邀她上街逛逛。
  走到街上,我们看见一处一面街墙上是一件浮雕艺术品,雕塑着一排扛枪行进的德国军人,这群军人的身上被喷了红色油漆,下面有写着标语似的德文,我们不认识红漆和标语,不知是何意义,便问精通德、俄文的茵西,她说:“雕像上的士兵,原是纳粹时代鼓励人民及士兵奋勇杀敌之意。战后恨纳粹的人便将红漆喷泼到浮雕上以泄愤,并且在雕像下面写了咒骂的句子,译成中文的意思是:‘翘他德国的辫子!永远不再有战争!’”
  这浮雕设立在通衢大道上,战后所以未被拆毁,是想给德国人自己一个历史的教训,给旅游客人看看,他们是多么痛恨纳粹啊!
  我和欧教授便彼此在浮雕前留影纪念,请她替我拍一张。
  到西柏林的时候,除了柏林围墙是必游之地(我们去时围墙尚未被推倒),市区各处也看了不少,战后的柏林,处处重建,恢复到战前的(比战前更进步的)健壮。但是有一天我们走到一处地方,是西柏林的主要大街,叫k―damm,但见街旁有一破毁的建筑,残垣坍壁,砖石剥落,剩个几层高的原架矗立着,周围圈以铁线,并有一告示牌说明,原来它是叫做gedchtniskirebe纪念教堂。二次大战时,柏林市被炸毁无数建筑,战后虽然都重建恢复,只有这座有名的教堂,特意留下做纪念而不拆毁及重建,它的意义是说明二次大战,实在是德国之罪,留下这个是要德国的后代紧紧记住,不要再犯,不要使悲剧的历史重演。
  我们伫立街旁凭吊,战争虽已离我们远去,但历史的悲惨故事却永存于我们人类的脑海中啊!
www.56WEN.com五.六.文.学.网



第31章 废城的故事


  上篇写德国战后两张图片的故事,使奶奶联想到若干年来天南海北的旅行,也到过几处其他国家,看到战后的一些遗迹,给人的感慨颇多。其中最使人难忘的就是一九七三年的越南之旅,是历年旅行中最奇特难以忘怀的。
  世界中文报协这个组织,是世界性的,有中文报纸的地方,她就是报协的会员国。每年的会期轮流在各国举行,各国的华人记者,便聚集该国开会,总是很热闹和谐。越南在一九七五年沦亡,而我们在她沦亡前两年便定在西贡开会,要看看在水深火热中达四十年的国家是怎样的生活着。越南的中文报纸很多,华人记者也非常多,而且,那里的文艺气氛也浓厚,虽然成年都在战火弥漫中,但,照样写小说、写诗。女记者、年轻诗人,都对台湾的文艺很熟悉。每次会后都有旅行,我们便在十二月五日到越南北部的古城顺化和废墟广治去旅行,我把当天的日记抄录部分如后,看那地方给我怎样的难以忘怀:
  十二月五日(星期四)西贡晴,广治、顺化雨
  晨六时半集合赴机场,八时飞顺化,约十时抵达。顺化已是雨天,很像台北的冬季。我们坐的是军机,全机乘七十五人。座位背后都是绳网。有一位潮州人麦上尉专门在军中担任翻译。
  到了顺化是在富牌机场上机,接着乘二小时车到广治废城。
  广治原为南越最北之首的七万人口的城,城中有法国式的楼房,都于一九七二年三月三十日一战炸成平夷。先是越共打来占领,后又打回去,因此广治现在是一片焦土,城中无居民,只有军队,其状甚惨。
  我们同车有一位十七岁的摄影记者,名鲁雅,原籍潮州。他父亲原是摄影记者,即我们在西贡会场卖照片那一对干瘦矮小的老夫妇,鲁雅的个子也不大。据说一九六八年越战时,鲁雅才十二岁,继承父职赴战场拍摄战争照片。当时美联社向全世界的报导,都由他负责,而他那时胳臂还受了伤。
  这里有一条第一号国路,现称“惊惶大道”。那是在去年广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