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圣女的救济_第8章

小说:圣女的救济作者: 东野圭吾 更新时间:2018-04-29 22:13:02

;   “我想应该没有吧,我不知道。说到底,我实在是无法相信竟然会发生这种事。”绫音把手放到了额头上,像是要压压头部的疼痛。
    草S据此判断,眼下最好还是先不要提此事有毒杀的可能。在解剖结果出来之前,必须隐瞒她丈夫有自杀或者他杀的嫌疑。
    “目前只能说是死因不明。”草S说,“遇上这种情况,不管事情是否属于案件之列.警方都必须尽可能详细地记录下现场的情况。因为当时没能与您取得联系,所以我们就请若山宏美小姐作为见证人,进行了某种程度的现场查证。”
    “这些我在昨晚的电话里已经听说了。”
    “您经常回札幌吗?”
    绫音摇头:“结婚之后,我还是第一次回去呢。”
    “娘家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听说家父身体不太好,所以就想抽空回去一趟。可是结果发现他身体挺好的,于足就约了朋友去泡温泉……”
    “原来如此。那您为何要把钥匙交给若山小姐保管呢?”
    “我是担心我不在家的时候,会有什么不时之需。因为她一直都在帮我工作,有时候教室那边需要存放在家里的资料或是作品。”
    “听若山小姐说,当时她因为担心您丈夫需要帮忙就打了电话,可就是无人接听,心里发慌,才去的您家里。您临走时是否有请她帮忙照顾您丈夫的生活起居呢?”草S一边留意她话里的重点,一边小心翼翼地选择恰当的词汇。
    绫音皱起眉头,歪着头不解地说:“我也不大清楚,或许我确实委托过吧。但那孩子挺机灵的,或许根本不必我说,她也会关心我丈夫是否方便吧……那个,请问这很重要吗?我把钥匙交给她保管,是不是不妥呢?”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昨天我们听若山小姐说起事情的经过,想找您确认一下而已。”
    绫音双手捂住了脸:“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他平常身体都挺好的,周五晚上我们还叫了几个朋友,在家里开派对。当时他还挺开心的……”她声音有些颤抖。
    “请节哀。请问当时都有哪几位参加呢?”
    “是我丈夫大学时代的朋友及其夫人。”
    绫音说出了猪饲达彦和由希子的名字。
    她拿开捂着脸的双手,一脸痛苦地说:“我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
    “我必须立刻去警察局吗?”
    “怎么?”
    “可以的话,我想先去家里看看。我想知道他当时是怎样倒下的……可以吗?”
    草S再次看了看内海薰,但这次他们两人的目光并未相遇。这名后辈女刑警两眼直视着前方,看来是在集中精力开车。
    “我知道了。我先同上司商量一下。”草S掏出了手机。
    他告诉了间宫绫音的意思,间宫沉吟了片刻.答应了她的要求。
    “其实,现在我这边的情况也发生了点变化.或许直接带她到现场去问话更好。你就带她回家吧”
    “你说情况有变?”
    “这个稍后再说。”
    “我知道了。”
    草S挂断电话,对绫音说:“那我们就直接上您家去吧。”
    她低声说了句“真是太好了”。
    就在草S转过脸来正视前方道路的时候,他听到了绫音拨打手机的声音。
    “喂?是宏美吗?我是绫音。”
    听到她的声音,草S一下子慌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绫音居然会在这时候给若山宏美打电话。但他也没理由阻拦。
    “……嗯,我知道的。我现在正和警方的人一起回家。宏美,真是辛苦你了。”
    草S感到坐立不安,他无法想象若山宏美会怎样答复绫音。她难保不会因为失去了心爱的人而过于悲伤,把之前一直深藏在心中的情感全都吐露出来,如此一来,绫音恐怕也就无法再保持冷静了。
    “……似乎是的。你还好吧?身体要紧吗?……是吗?那就好。宏美,你能不能也来我家?当然,我不逼你。我只是也想听你讲讲情况而已。”
    看来若山宏美说话时还算冷静。然而草S万万没有料到绫音会叫上她。
    “你没事吧?那待会儿见……嗯,谢谢你,你也别太勉强自己啊。”
    他听到绫音似乎挂了电话,他还听到她吸鼻子的声音。
    “若山小姐说她也来?”草S向她确认。
    “嗯。啊,不可以吗?”
    “不,没关系。毕竟当时发现尸体的人是她,您直接问她更好。”草S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平静不下来。一方面,他对死者情妇怎样向死者妻子描述发现死者的情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他也打算通过观察绫音听宏美讲话的样子,来推测她是否已察觉到丈夫与弟子之间的婚外情。
    下了首都高速公路,内海薰径直把帕杰罗开往真柴家。昨天地就是开着这辆车赶到现场的。或许田为如此,她丝毫没有寻路的迟疑。
    刚到真柴家,他们就看到了间宫,他和岸谷正在门口等候他们的到来。
    下车后,草S把绫音介绍给间宫。
    “这次的事,实在是令人心痛。”间宫郑重地向绫音鞠躬致意。转头问草S,“事情你都说过了吧?”
    “大致的情况已经说过了。”
    问宫点点头,再次看着绫音说:“您刚回来就麻烦您,实在是不好意思。其实,我们也希望能向您请教些事。”
    “没关系的。”
    “先进屋里再说吧――岸谷,大门钥匙。”
    岸谷应声从衣袋里掏出钥匙递了过去,绫音一脸疑惑地接过钥匙。
    她打开门锁走进屋里,间宫等人紧随其后.草S也提着她的行李箱追上来。
    “我丈夫是在哪里死去的?”绫音一进房间就开口询问道。
    间宫上一前步,指出地点。
    起居室地板上贴的胶带依旧还在。绫音看到地上描出的人形,用手捂着嘴,愣住了。
    “听若山小姐说,当时您丈夫就倒在这里。”间宫解释说。
    悲伤和打击似乎再次袭击了绫音全身,她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草S看到她肩头在微微颤抖,听到隐隐发出微弱的啜泣声。
    “什么时候的事?”她小声问。
    “若山小姐说是快八点的时候。”间宫回答。
    “八点……当时他在干什么?”
    “似乎在喝咖啡。当时地上滚落着一只咖啡杯,咖啡洒了一地,不过我们都已经打扫过了。”
    “咖啡……是他自己煮的吗?”
    “您的意思是?”草S连忙问。
    “他这人什么事都不会做。我也从没见过他自己动手煮咖啡。”
    草S留意到间宫的眉毛微微动了一下。
    “您的意思是,首先咖啡不可能是他自己泡的?”间宫小心翼翼地问。
    “结婚之前,他好像自己会煮,不过那时候他有一台咖啡机。”
    “现在那台咖啡机呢?”
    “没。因为没必要留着,我就给处理了。”
    间宫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他一脸严肃地说:“太太虽然目前解剖的结果还没有出来还什么都不好说,但您丈夫似乎是中毒而死的。”
    绫音一瞬间面如死灰,随即她睁大了眼睛问:“中毒……中什么毒?”
    “这点目前还在调查,只不过我们从泼洒在现场的咖啡中检测出了强烈的毒性。也就是说,您丈夫死亡的原因,并非疾病或者单纯的事故之类。”
    绫音捂着嘴,不停地眨眼,眼眶眨眼间红了起来。
    “怎么会?他怎么会遇上这种事……”
    “这是一个谜。所以我们希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