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风流狂女的复仇_第6章

小说:风流狂女的复仇作者: 西村寿行 更新时间:2018-04-30 02:02:45

脚长二十二厘米、体重四十五公斤的男人。但是并不多,属稀少部类。女人的话,倒不被认为是多么畸形。尽管为数不多,但也并不算稀奇。
    ――是二十来岁的女人吗?
    在搜查会议席上,平贺自言自语道。他感到了一种异常的东西。
    他眼前出现了―个怀揣铁锤,在深夜的街道上徘徊的年轻女人的身影。从女人穿着运动鞋的情况判断,大概是牛仔裤打扮。凑川家的围墙约有两米高。女人身子轻,接近围墙、嗖地―跳,便跃上墙头。
    她跳进院内,不管守门犬看与没看,一定察觉到了动静。但是,守门犬连一声都不吭地靠近那女人。
    女人一铁锤把狗打死。
    真可说是阴气逼人的光景。
    每个搜查员都想象到了这一点。
    2
    犯人――年轻女儿。
    这一说法见报了。
    在市民之间引起了恐慌。这是从养着狗的家庭产生的。
    既然守门犬不但不起作用,而且被一下子打死,人们就只能把狗放在屋里睡。以前被养在室外的狗,突然被关在室内,大多数狗都产生了一种监禁症状。不是习惯的场所就不能安宁。这是当然的。狗都处于焦躁状态。不是咯吱咯吱地抓门,就是深夜突然吠叫。
    每当此时,主人便向警察急报。没事时的狗叫声和有什么东西偷着靠近时的叫声本来是有区别的,但是人们忘记了这种区别。
    年轻姑娘来门口了!
    谁都这样想象。
    警视厅的一一○号电话,处于眼看就要鼓破的状态。单是声称杀狗姑娘现在来到门前的电话,一餐上竟多达数百次。
    警车在夜幕下沿街狂奔。
    警车本身也进入了狂躁状态。
    说目击到年轻的、穿着牛仔裤的姑娘潜入了某某人家的通也相继出现。并且说被侵入的人家的狗也不叫。一查,原来是那家的姑娘。
    就在这时,奇妙的谣言开始流传开了。
    说杀守门犬是鬼女所为。
    不是年轻姑娘。实际是老太婆变成了年轻姑娘。而那老太婆的原形是上古年代的鬼女。对鬼女,狗也不敢抵抗,只是害怕得呆立着。因为鬼女嘴咧到耳朵根,两只眼睛象铃铛一样放射着异常的寒光,谁看了谁精神恍惚。
    无论多么凶猛的守门犬,也不敢动弹一下。这是有其不敢动的原因的。
    在长野县扒浓山附近,有一座“白犬神社”。
    白犬神社的起源很古。一直上溯到日本武尊伐夷的年代。在征伐的归途上,武尊通过常陆国的筑波山麓、相模的足柄山及甲斐的酒折官,来到了碓冰山口。从这里出天龙川,奔向御坂岭,即现在的信浓宫。
    在这御坂岭,当地的恶鬼变成一只鹿出现在日本武尊面前,用妖术阻碍一行人马的通过。忿怒的武尊嚼了一口大蒜,连同唾液一并喷到了鹿的右眼珠上。鹿挣扎痛苦,满地乱滚。于是,整个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武尊一行迷失了路途。
    正在此时,跑来一条白犬。白犬很狠咬住鹿的咽喉,直至把恶鬼的性命结果了之后,又把日本武尊和一行引到了美浓国。
    《日本日记》中是这样记载的。
    当地人把白犬咬死的恶鬼封存到瓮中,埋了起来。据说恶鬼死后第四十九年上,其灵魂将会复苏。
    人们不能不为之害怕。于是,埋到土中之后,又用花岗石雕刻了一尊白犬像放在了上面,以期完全密封。然后,又建造了祀奉白犬的神社。该白犬神社中的神体、石雕犬像的牙齿和尾巴,在两个月之前,不知被什么东西打掉了。
    当天夜间神主听到在土中深处响起一阵沸腾的凄惨吼声。
    是鬼女复苏了,复苏的鬼女箭一般地冲出了白犬神社。
    据说轰鸣之声震撼了从白犬神社到信浓岭一带。神主跪伏在地上,只是拼命地念诵驱赶恶魔的咒语。
    鬼女坐上黑云,朝东方飞去。
    谣言的内容如上所述。
    鬼女从杀狗下手开始了复仇。
    只因为被日本武尊用大蒜伤了右眼,鬼女才被白犬结果了性命,不然的话,区区小犬是不在话下的。
    可怕的鬼女的报复开始了。
    谣言传开之后,某周刊杂志社向该白犬神社派遣了记者。
    神主肯定了谣传。事实上,在《日本书记》中有其记载。并且,确实有白色的狗的雕像。已经是经过了相当年代的雕像,其牙齿和尾巴残缺了。缺口处还比较新。其雕像已经从台座上滚落了下来。据说是鬼女的阴魂从土中跑出来时,犬像被顶翻了下来。
    该记者耸人听闻地进行了大书特书。
    各周刊杂志社紧步后尘。
    不仅仅是这些,印着白犬神社的白犬的护身符极为畅销。荒凉不堪的神社,每天好奇的观光客人络绎不绝。谣言进而从这些人口中散布了出去。
    平贺警部连日来愁眉苦脸,心里象吃了黄连一样。谣传中生出谣传。
    只要不尽快逮捕杀狗的犯人,警视厅的威信将与谣传成反比例地逐日下降。
    但是,与杀人事件不同,还没有追踪杀狗犯人的先例和方法。其动机自然一概不知。杀人事件中必然存在动机。要么是怨恨、要么是痴情、要么是强盗。大体上来说,犯人隐藏于被害者的友人知己之中。杀狗事件,却没有这些因素。
    目前所知道的,仅仅是脚长二十二厘米、体重四十五公开左右的人物,及凶器为直径两厘米的铁锤。
    警视厅被逼得走头无路。平贺章彦更是一筹莫展。
    一如即往,连夜来一一○号电话应接不暇。警车到处狂奔。
    精神科医学名流中关八郎也坚守着沉默。有关鬼女的谣言一传开,中关失去了登台的节目。
    溉得利益的只有白犬神社。
    3
    十一月二十日。
    报纸上登出了声明文章。
    是警犬训练协会发表的。
    协会无比愤慨。最先被杀的狗,是经过协会会员训练的狼狗,竟然一声不叫地就被打死了,这岂不丢尽了协会的面子。
    如果这种事件相继发生的话,协会的存在将受到威胁。管他是鬼女还是怪盗团伙,只要是受过正规训练的狗。都能当场把他们击退。本协会一定拿证据公之于众。声明文如此断言道:
    犯人呀来吧!
    警犬协会以自身的存亡作赌注向犯人进行挑战。
    向杀狗犯抛出挑战书的,是日本警犬训练协会会长井上元治。
    井上家住石刘井公园附近。是个恬静的去处。庭院有近千平方米。
    在其庭院中,养着两条经过彻底训练的狼狗。这两条狼是分别获得过三次协会奖,二次警视总监奖的荣誉警犬。
    井上怒不可遏。
    对中关八郎的论调也给了强烈的回敬;说什么无论怎么受过训练的狗。主人不在也会扒垃圾找食吃,这是何等无定见的说词啊。你说的只不过是杂种狗的所为。
    被杀的狗中虽然有接受过本协会会员训练的,但是血统退化了的狗是无奈的。
    在此我所强调的,是继承了纯然血统的良犬。
    即使是鬼女也好,怪盗也好,统统是铠袖一触之辈。不管是什么样的对手,只要是有形之物,在本协会的有权威的警犬面前,都将被片刻之间咬倒。
    “告知犯人。速来我家!”
    “这是挑战书!”
    井上元治甚嚣尘上。但是,并非单单在吼叫。
    井上元治限定了日期。定于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五日的六天内由接受挑战。在这六天之内,井上家从晚上十点到早上六点关闭所有门窗。
    绝不能对不违背这一约定。
    首先不埋伏警察。我以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