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虫眼_第15章

小说:虫眼作者: 鲁班尺 更新时间:2018-05-16 18:19:41

翼翼的在中央起爆器遥控装置上设置了13位数的密码,这是包含数字加*号和#号的一组混合码,他可不希望有人误拨电话而引爆核弹。然后将一根缠绕在细钢丝上的防水绝缘导线连接到手提箱外接天线插孔,材料是在正规商店里买的,应该不是伪劣产品,考虑到水库的深度及水流速度,一共买了200余米,应该足够了,他想。
    深夜,拉西姆将车停在距离三峡大坝上游数公里的一水湾处,关闭了灯光,将手提箱提下车来。他换上潜水服,背上氧气瓶,又把一条事先充了适度空气的人力车内胎绑在了手提箱上,轻轻推下长江,然后潜入水中。50公斤重的手提箱恰好刚刚漂浮在水面下一尺左右深,拉西姆抓住箱子,悄悄地向大坝游去。
    夜空中繁星点点,月亮在云里时隐时现,雄伟的三峡大坝笼罩在江上淡淡的雾气中,四下里一片寂静。约么两个小时左右,他渐渐的靠近了泄洪坝与南岸之间的坝体,隐入大坝的阴影之中。
    拉西姆知道中国军方对三峡大坝的防范主要是针对空中来袭而设,1997年前后就已经部署了以新型相控阵雷达和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为主的大气层立体拦截体系。不但配备了各型地对空导弹、单兵对空导弹、各型高射炮和高射机枪,而且还有各种类型作战飞机。但却没有对来自地面及水下的威胁引起足够的重视,这是大漏洞,而且这个漏洞即将由他――拉西姆来证明,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冷笑了几声。
    拉西姆在充气胎上戳破一个细孔,随着空气的一点点逸出,手提箱慢慢沉下江去,细钢丝与防水绝缘线也一米米的往下放,最终箱子到达了江底。他松了口气,将钢丝和充当接收天线的绝缘导线牢牢的捆在了浇注坝体时固定模板的一根钢筋头上,这是他白天早已看好的,而且高度在175米以上,置于伸缩缝内十分隐秘,从坝上任何角度都无法瞧得见。
    拉西姆感到十分满意,然后留恋的望了望大坝,潜入水中。
  www.56wen.COM
  
  
  
  第二十章
  
  
    美国数字全球公司总部大厦19楼的遥感部门负责人汤普森一清早就发现了问题。从“快鸟-3”号商业遥感卫星传输回来的多光谱资料中,有一幅近红外彩色合成图象引起了他的好奇,遥感图片拍摄的是中国的长江三峡水库大坝。彩色图象中,大坝附近出现大面积橙色区域,这是很反常的,通常只有地壳发生大规模磁场与应力变化才会出现。汤普森向来很自豪“快鸟-3”的精确程度,这颗世界上分辨率最高的遥感卫星是去年由波音公司的德尔他-2火箭发射并投入运营的低轨道商用卫星,全色图象分辨率达到0.1米,多光谱图象分辨率也可以达到1米。他调来近一年来的三峡大坝遥感图象,用彩色光谱仪在计算机中分析,惊讶的发现,随着水库蓄水量的增加,橙色区域也在不断的扩大。受“拉尼娜现象”影响,中国中西部地区降水量已经大大超过了1998年的雨量,今年又是特大洪水,他想。
    汤普森抓起电话,拨通了执行总裁的办公室:“这儿出了点状况。”
    执行总裁卡洛尔看了图象资料,对汤普森说道:“看来有麻烦了,你再找出全球近些年来发生破坏性地震地区的遥感资料,做个对比。”
    “好的。”汤普森敲动键盘,由资料库中调出2000年以来全球发生的数起大地震的震前资料进行比对,其中有印度洋海啸、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地震、日本北海道地震和美国佛罗里达迈阿密大地震等。
    卡洛尔与汤普森面面相觑,倒吸一口冷气……
    ※※※
    唐山辞别华清道长,与华心和冯布衣父女离开了开天古观前往湖北宜昌。古观门前,清清的小溪边,杨柳依依,华心两眼含泪、恋恋不舍,师姐亦不免有些黯然。只有“布衣祖师”小佳辰知道即将远行,兴奋莫名,蹦蹦跳跳的,眼睛都笑眯了。
    唐山始终不明白自己突然头晕疼痛的原因,也不清楚为什么乍见黑球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是压抑了许多年的感情即将喷涌而出,额头阵阵发麻。
    “大哥哥,你在想妈妈吗?”坐在长途巴士前排座位上的“布衣祖师”转过脑袋关切地问。唐山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黑球饿了。”小佳辰坐回到座位里嘟囔说。
    “你说什么?”唐山不解。
    “黑球在地底下八百年没有吃东西,它饿坏了,想吃大哥哥呢。”佳辰解释道。
    唐山笑了,心想这小祖师的想象力实在是够丰富的。
    但是,他不知道,“布衣祖师”说对了。
    拉西姆打量着这两名买买提明・艾孜来提派来的年轻死士,一个叫胡杨,另一个是胡瓜,很显然是化名。自从巴勒斯坦“哈马斯”与阿富汗塔利班基地组织频繁使用“人肉炸弹”掀起恐怖袭击浪潮以来,“东凹解放组织”也开始训练执行特殊任务的死士。拉西姆在桌子上铺了一张三峡大坝平面图,这是在任何一家旅游商店都可以买到的,然后向他俩交代行动计划。
    “核弹定时装置将于12时整准时引爆,因此你们必须在11时50分把汽车由南岸开上大坝,此刻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要硬闯过去,12时准确抵达大坝中央。”拉西姆边在图纸上勾画边说。
    “如果大坝戒严禁止通行怎么办?”胡杨道。
    “这点放心,我自有办法。”拉西姆把握十足的神情打消了两人的疑虑。
    拉西姆拿出手机,拨通了伊斯坦布尔的一个电话号码:“末日行动开始了”。
    ……当拉西姆随旅行团的包车观赏黄河壶口瀑布时他掏出手机发送出了那个早就设定好的号码。潇洒的扣盖,将手机放回口袋中,笑。“……明天报纸的头条。”
    十九点,《新闻联播》。拉西姆脸上的笑容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消逝而僵硬――不仅没有蘑菇云连下游涨水的消息都没有!罗京严肃着表情及时地插进一幅在武汉采访的画面。
    “这不可能!不可能!!”拉西姆在房间来回踱着,“一定是共产党封锁了消息!一定!!”拉西姆找了个借口连夜离开了旅行团,驱车赶往飞机场。
    “对不起先生,由于宜昌机场方面的原因,飞往宜昌的航班已取消。”拉西姆满意地“哼”了一声。“果然……”就在他自信地转头准备离开时那小姐银铃般地声音再度响起,“恭喜您。先生,刚接到宜昌方面来电,称航班已恢复。请问您还要定吗?”
    拉西姆一阵眩晕,“怎么……即使要清除核辐射残留至少也要20年……”。不过身为特工的他还是定下神来定了机票并回了个微笑。“死也要看看怎么回事!”他恶狠狠地想。
    早上当拉西姆故地重游的时候他才知道是“引线”出了故障。“老子要亲手点燃它!”望着脚下飞泻地江水他又恶狠狠地想。
    深夜,拉西姆将车停在距离三峡大坝上游数公里的一水湾处,关闭了灯光。他换上潜水服,背上氧气瓶,然后潜入水中,消消地来到那个钢筋前,手机还像当初那样绑在上面,黑色的外壳在月光下泛着银白色的光芒。“像死神的镰刀……”拉西姆想。
    慢慢地,拉西姆接近了那个“引线”手机。忽然,“布谷”、“布谷”……数声电子布谷鸟叫惊得拉西姆血气倒流险些从上面掉了下来,待回神,赫然发现那个手机屏幕上印着“您有一封新短信要现在阅读吗?”
    有人说原子弹爆炸时像有100颗太阳照着大地。不过拉西姆可没心思欣赏这些,“该死的中国电信……!!”在他大脑还没化成灰时他这么诅咒。
    宜昌,这个市区只有50多万人口的中小城市突然间热闹起来,各个宾馆酒店全部爆满,普通百姓人家也腾出空屋来接待散客,房价更是一涨再涨。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观光客络绎不绝,尽管电视台一再警告今年长江洪峰即将到来,而且是百年一遇的洪水,原因自然是受“拉尼娜现象”引起,但是也无法减弱人们参加三峡大坝庆典的热情,毕竟这是全球第一大坝的竣工典礼。
    湖北省公安厅集中了全省的警力,包括武警部队和防暴警察来到宜昌,部署在通往三斗坪三峡大坝一线,重点是坝区保卫。
    一些外国公司和他们所能邀请到的本国政要也都陆续抵达,至于有哪些知名达官政客,对外界暂时封锁消息,只是传说美国总统施瓦辛格和加拿大总理前来北京举行高峰会时将顺便参加观礼,还有就是参与三峡工程的日本公司邀请到了防卫厅长官龟田雄二前来,这个消息具称比较可靠。
    黄昏时分,唐山一行人来到了宜昌城。
    宜昌古称夷陵,位于长江北岸,因“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得名,上控巴蜀、下引荆襄,素有“三峡门户”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