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有容乃大(中)_第3章

小说:有容乃大(中)作者: 郑媛 更新时间:2018-06-10 00:08:53

了,应该会在炕床另一头躺下,这样今夜两人便可以相安无事。
    闭着眼,她假装入睡。
    静谧中,她听见他拒绝婢女宽衣,只吩咐抬来热水,便自行在后堂沐浴,沐浴后来到炕前,上炕。
    馥容一直没睡。
    大概因为太久未同床的缘故,她忽然有些紧张,心情一直紧绷着。
    直到他上了炕,安静地躺在她身边,她才舒口气,慢慢放下悬着的一颗心。
    外头雪融了,今日夜里有些冷,睡前馥容已吩咐禀贞在房里烧两盆火,现在炭盆慢慢起了作用,她的身子还有半张脸全裹在被子里,外头虽然酷寒,可因为安了心,困意便慢慢袭卷了她……
    夜半,她不知已睡去多久,醒来时暖意在被子里斡着,一股热源自她的身后源源不断地传来,让她感到格外舒服,情不自禁地往暖源的方向蹭过去……
    可是,不对啊。
    现在是中夜,屋里的炭火应该灭了,怎么还能觉得暖呼呼地,活像一只火盆就煨在自个后背上一样?
    睁开眼,她越想越不对劲……
    忽然间,身后那只“火盆”不仅贴着她后背,还“紧箍着”她的胸腹!
    这下子,原本还睡意甚浓的馥容,完全清醒了!
    她立刻便明白,是谁在夜里潜进了她的被窝里!
    可是这会儿,她却连一动也不敢动,只能僵着身子窝在炕上。
    因为两人现在这样的姿势,实在太过于敏感而且暧昧了!
    倘若他忽然醒了,发现他们的肢体如此交缠着,那么到时她要如何自处?该如何解释?
    可是,也不能就这样任由他抱着,因为他总有醒来的那一刻……
    想到这里,馥容身上发热,既焦虑又担心。
    她心事重重地想了又想,等了又等,终于等到他如铁杆一般壮硕的臂膀略微松开一丁点――趁此时,她赶紧以肩头轻轻顶开他的环抱,试着从两人身体交缠的缝隙间悄悄钻出去……
    他忽然呻吟一声。
    以为他就要醒了,馥容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不仅如此,她还用力闭起双眼装睡,以防他忽然醒过来,至少可以来个装死不认帐。
    可不料……
    他他他――
    他却突然翻身,不但死死压住她,让她再也寻不着空子溜下炕,两条铁臂还净往她怀里探……
    这刻,她床上这男人,这双跟她作对的大掌……
    就这么顺势抱住了她。
    当下,馥容呜咽一声,已经来不及捂住自己的嘴。
  www.56WEN.com
  
  
  
  第二章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两人交缠的姿势已经不仅仅暧昧。
    甚至……
    他、他他……
    他那双大掌,竟然还动了两下。
    馥容嘤咛一声,悲惨地发出第二下呻吟。
    可那双掌的主人却没任何知觉,还不断作孽……
    她决定,再也不能坐以待毙。
    “你,你压得我喘不过气了!”贴着兆臣的耳朵,她喊。
    终于,他睁眼……
    总算稍微清醒了。
    “嗯?”睡意甚浓地低哼一声,他定眼看怀中猎物。
    “你快放手!”她难堪地对他低喊。
    “放手?”他低喃,睡意似乎仍浓。
    “对,你快点放开我。”她力图镇定。
    吁口气,他凝眼看她,见她眸色坚定,这才慢慢松手,却欲纵故擒,恋着掌上馨软,似有些不情不愿。
    馥容瞠着眸子……
    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口了!
    她红着脸儿等待着,可他却一直不肯干脆地放手,她只好使劲拉开他的手自行挣脱!费了一番功夫,好不容易她才挣脱那双魔掌,可不挣脱还好,这一挣脱反而把她吓傻……
    当她回头瞪一眼那双袭击她的“凶手”,这才发现,他他他____
    他竟然裸着身子,与她里在同条被子里!
    这会儿她不仅吓傻,还吓得差点吞了舌头,连呜咽都发不出来了。
    敢情……
    敢情他自昨夜出浴后,便未着一丝半缕?
    只见男人勾起唇角,用浓浓的鼻音慵懒的诱道:“外头冻,快回被窝里睡。”那弯成一弧的嘴角,甚是诡异。
    馥容睁眼瞪他……
    睡?
    她还能与他一块睡吗?
    “你,”回了神,她心惊问:“你为什么不盖自己的被子?”她非但未回那暖被窝里,还在炕上退离他整整一尺远。
    “嗯?”他哼一声,然后伸懒腰……
    馥容倒吸口气,连忙转过脸不够,还得抬手挡住视线,避免余光螫眼。
    “你睡得早,我看被子暖,便一起用了。”他慵懒解释。
    馥容傻眼。这什么话?
    “你怎能……你怎能与我盖同一条被子?更何况、更何况你身上还不着寸缕!”她羞了脸儿指控历历,视线还得小心避开炕上那结实壮硕的男色。
    此时他却忽然坐起,被子像溜滑梯一样,瞬间褪到腰际____
    “天呀!”馥容倒吸口气,忙不迭避开脸,如受惊小鹿,在这一方炕床上欲避无从避,只能圆睁着双眼哀怨地睨着他。
    他发噱,噙笑勾视她慌乱的模样。“干嘛?”
    “你你你……我才问你在干嘛?”她脸儿红得像热炭。
    他咧嘴。
    “过来。”眼角勾着她。
    “什、什么?”馥容不去。
    因为胆战心惊。
    “过来,我有话对你说。”他道,语调低柔不已。
    “有话,这样也能说。”她坚持抗拒。
    “好,我明白了。”他忽然道。
    明白?“你明白什么?”她愣。
    他咧嘴笑。
    那笑看来没啥好意。
    “你不来,意即要我过去。”话才刚落,他精壮的身躯已经翻至她身畔____
    馥容娇喘一声,还来不及逃开,便教丈夫一掌攫住她柳腰,轻而易举地抱住她纤柔的身子。
    她惊喘,小手抵住他厚壮的胸膛,又羞又窘。
    “我才没有!”她喊冤。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咧嘴,当没听见她冤。“昨夜原本有件东西要交给你,但我回屋时你已熟睡,所以没办法把那东西交给你。”说话间,将她压上了墙角。
    她喘着气,胸口发涨。“你先放手再说……”
    “何必多此一举?”他眼色一黯,如夜深沉。“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需要如此见外?”
    “阿玛饱读诗书,向来教导馥容,夫妻之间,更须以礼相待。”她不安,隐隐感觉,他似已不能按捺。
    他沉下眼。“那么岳父大人必定也教过你,为人妻者以妇顺为德。”
    “如此为人妻太难了!既要和顺还要拘礼,天下的男人,该娶仙女而非凡妇。”她脱口而出。
    他眯眼。“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