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冥婚_第6章

小说:冥婚作者: 周德东 更新时间:2018-08-27 15:40:23

词无比振奋人心,但是,绿绿并不是十分信任。她绕到鞋柜前,把软拖鞋换成了硬拖鞋,回来,轻轻拉开卫生间的门,摸到电灯开关,突然打开。
  果然,她又一次见到了那条虫子!
  这次,它就在门缝附近,比上次离绿绿更近,也许它正想爬出来。绿绿打开灯之后,它一下就不动了,死死盯着绿绿,绿绿也盯着它,她和它似乎都愣住了。
  绿绿死了机的大脑突然转动起来,猛地伸出脚,狠狠踩了上去,那条虫子躲闪不及,被踩了个正着。绿绿使劲碾了两下,然后缩回脚来,看到虫子的上半身都被踩碎了,只剩下一条长长的肉肉的尾巴。很奇怪,它没有血,没有浆,只是稍微有点黏。
  绿绿又想吐了,她关上卫生间的门,脱下拖鞋扔进了垃圾箱,然后,光着脚去楼上的卫生间解了手。
  直到在床上躺下来,她的心还在“怦怦”乱跳着,右脚一直感觉不舒服――她就是用它踩死那条虫子的。
  她决定,明天一早再去处理那条虫子的尸体。她还是不希望周冲看到它,就像吃饭的时候,你在菜里发现了一只苍蝇,悄悄扔掉就好了,不必告诉另一个吃饭的人,说了之后,他还怎么吃?这套房子虽然很老了,但是两个人必须要在这里生活下去。
  由于心里装着事,天刚蒙蒙亮绿绿就醒了。周冲还在酣睡,他睡觉的样子像个小孩儿。
  绿绿下了床,找到一双手套戴上,然后去了卫生间。她打算用卫生纸把那条虫子的尸体包起来,扔进马桶,冲十次水,然后在地上喷洒消毒液,再打开淋浴器,一直冲……
  在打开卫生间的一刹那,绿绿所有的计划都落空了――那条虫子的尸体不见了!
  她惊惶地回头看了看,门关得严严实实的,窗子也关得严严实实的,但是绿绿闻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毫无疑问,那条虫子已经死了,它不可能自己爬走,那么,深更半夜是谁帮她处理了虫子的尸体?难道是周冲?
  她大步走进卧室,把周冲摇醒了。
  “干什么干什么!”他一睡觉脾气就更大。
  绿绿想了想,说:“昨天晚上你是不是上厕所了?”
  周冲说:“梦里去了。”然后就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绿绿把他的被子掀开,继续问:“到底去没去!”
  周冲直直地盯着绿绿,说:“我从来不起夜,你知道的!怎么了?”
  绿绿又用被子蒙住了他的脑袋:“噢,没事了。”
  她的神经像弓弦一样绷紧了――这个家里有第三个人存在!实际上,她早就感觉到这个人的眼睛在忽闪了!
  她从厨房里抄起一把菜刀,到各个房间转了转,又去楼上看了看,没有能藏人的地方啊。也许对方不是一个身体,只是一双眼睛,能藏眼睛的地方可就太多了……
  从楼上下来,绿绿又停在了卫生间门口,她盯着光洁的地面,思路又绕回来了――那条虫子死了吗?
  她蹲下身,仔细观察地面,隐隐约约看到一条浅灰色的痕迹,从靠近门的地方一直伸进了那个黑洞洞的地漏――那条被踩碎的虫子又爬回去了!
  一股阴森之气从地漏里渗出来。
  绿绿盯着那个地漏,足足有两分钟。把蟑螂的脑袋切下来,它还能活十几天,谁知道这种虫子是不是比蟑螂更顽强呢?
  绿绿一步步退回卧室,再次把周冲叫醒了。
  周冲一脸不高兴,正要说什么,绿绿堵住了他的嘴:“我发现了一条奇怪的虫子……”
  周冲:“在哪儿?”
  绿绿:“我见过它两次了。昨天半夜,我明明把它踩死了,早上却发现它又钻回地漏里了,怪不怪!”
  周冲摸了摸绿绿的额头:“哥们,你一会儿说有眼睛,一会儿又说有虫子,变着法儿想吓死我啊!”
  绿绿:“真的!我们得想想办法!”
  周冲:“眼睛的事交给你,虫子的事也交给你。”
  绿绿大声说:“为什么都是我?”
  周冲坏坏地笑了:“它们都属于内务。”
  12月5号,吃过晚饭,绿绿找来了一只老式的罐头瓶,玻璃的,她站在卫生间门口,盯着那个地漏,等着那条虫子露头。
  她想活捉它,送到相关部门去鉴定。如果真是新物种,她作为发现者,可以写一篇独家的稿子。
  这时候,周冲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喊绿绿过去。
  绿绿问:“什么事?”
  周冲说:“失踪案,快来看看。”
  周冲虽然是个唱歌的,但是从来不看音乐节目,只爱看警察抓歹徒。绿绿不知道,这起失踪案和电脑里的眼睛、卫生间里的虫子有着某种深层的关系,目前她只关心虫子。她说:“我在捉虫子。”
  周冲说:“你可以去采访一下,多好的素材啊。不务正业!”
  最后,绿绿放下了罐头瓶,走过来跟周冲一起看了。她总写一些奇案、大案、冤案,报刊社极其需要,稿费也给的多。遇到这种线索,她必须跟踪。
  报道说,曲某跟男友赵某11月27号离家,已经失踪9天,两个人的手机都没有信号,始终打不通。本来,他们12月11日就要举行婚礼了,双方家庭都很满意,不存在私奔的问题。曲某在一家茶馆当茶艺师,赵某在一家健身俱乐部当教练,都是挺安分的人,经过警方调查,没发现任何情杀或者仇杀的迹象。可是,他们就是不见了!
  绿绿有一种直觉:这两个人凶多吉少了。
  电视上播出了两个失踪者的照片,只是脸部打上了马赛克。女孩穿着一身古典的旗袍,估计那是她的工作服。男孩站在她旁边,只穿了一条肉色短裤,摆出了一个健美造型,鼓出满身肉疙瘩,乍一看就跟裸着似的。
  周冲说:“一看这男的就不是好人。”
  绿绿知道,周冲最看不上练健美的男人,他一直有这样的理念――男人拼的是精神,而不是肉。从这个角度说,绿绿赞同他。
  绿绿说:“你别胡说八道。”
  周冲说:“我怀疑,这个健美男有个情人,不许他跟这个姓曲的结婚,姓曲的发现了这件事,就跟健美男闹起来了。健美男实在摆不平两个女人,就把未婚妻给杀了,然后跟那个情人跑了。”
  绿绿说:“没想到你还会编故事。那尸体藏在哪了呢?”
  周冲说:“他买通了两个民工,半夜把尸体运到建筑工地,直接盖到房子里了。”
  绿绿打了个冷战:“你变态。”
  周冲说:“我变什么态?”
  绿绿说:“你有这种想法就是变态。”
  周冲嘿嘿地坏笑起来:“你想想,把尸体放到混凝土里搅拌,然后埋在地基下,大楼就盖起来了,谁能找到?”
  绿绿说:“他们都要结婚了,怎么可能动杀念!”
  周冲盯着绿绿的眼睛,说:“在这个世界上,谁最有可能杀你?你想想,亲人不会,朋友不会,同事不会,陌生人更不会,最危险的就是你的恋人。假如你爱上了别人,他可能杀你;假如他爱上了别人,他也可能杀你。情感本身就是动态的,你爱上别人,或者他爱上别人,这样的事随时都可能发生,那么就是说,你随时都可能被你的恋人杀掉。”
  说到这儿,周冲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生铁的光。
  不知道为什么,绿绿转头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那条金鱼,它还在孤独地游动,一只眼睛朝着绿绿和周冲望过来。绿绿一下扑到了周冲的怀里,把他抱紧了:“周冲啊,你是大帅哥,最大最大的帅哥!不论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杀我,我还没活够呢!”
  周冲又笑了:“要是我移情别恋了呢?”
  绿绿:“那就把你给她好了。”
  周冲:“你他妈根本不爱我。”
  绿绿就哈哈笑起来。笑了一会儿,她说:“哎,你说生命跟爱情哪个更重要?”
  周冲:“当然是生命。生命是唯一的,爱情却不一定。”
  绿绿的情绪一下有点低落:“我不希望你这么回答……”
  周冲:“我实话实说。”
  这天晚上,绿绿没有去捉虫子。
  周冲睡着了,她躺在他旁边,想着乱七八糟的心事。窗外的月亮圆得不能再圆了,静静地端详着绿绿。绿绿重新审视她和周冲的爱情,总觉得缺一角。
&n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