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彷徨之刃_第13章

小说:彷徨之刃作者: 东野圭吾 更新时间:2018-08-27 16:22:32

。虽然那上面已经沾上了灰尘的味道,但是感觉仍掺杂着淡淡的洗发精香味。
  长峰火冒三丈,同时他感到自己手脚越来越冰冷。他的内心深处潜藏着什么c西,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东西,突然浮现在他脑海。那样东西将刚才满腹的悲伤,用力推挤到角落去。
  他从浴衣上抬起脸来,眼睛盯着电视,重新打开录放机的开关。
  露出性器官的绘摩又出现在画面上。但是长峰没有移开视线,他咬牙切齿地想要将这个地狱般的画面烙印在脑海里。
  地狱还没有结束。绘摩被男人们侵犯的画面清楚地出现在屏幕上。男人们就像是野默一样,根本不把才十五岁的绘摩当人看。他们让她摆出各种体位,以满足自己丑陋的**。
  从绘摩的表情看来,她已经没有意识了。长峰不知道是因为被注射了毒品,还是因为过度惊吓造成精神恍惚的关系。但是不管怎么说,如果这个时候的绘摩已经失去了意识的话,长蜂还觉得好一点。如果要一边接受这个事实,一边慢慢死去的话,就太悲惨了。
  切换过几次画面后,瘫软倒地,一动也不动的绘摩出现在屏幕上。一个男人拍打着绘摩的脸,操作摄影机的男人则在笑。搞什么啊,是睡着了喔――男人的声音边笑边这么说着。
  拍着绘摩脸频的男人转向这里。他的表情变得很严肃,嘴型是在说:糟了。然后影像就消失了。
  长峰双手紧握,指甲几乎陷入手掌里。他紧咬住大臼齿,好像要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似的。
  然后绘摩就死了。他明白了。不,是被杀死的。
  他的体内正在萌芽的东西促使他动了起来,他的身体发热,但是他的头却冰冷得连自己也感到惊讶。
  就在这时候,玄关的信箱传来了声音。
  10
  长蜂的身体感到紧张。当初他决定只要有人回来,就要从窗户逃走,然而他并没有那么做。不采取任何行动就直接离开这里,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他迅速地环顾屋内,发现水槽上放了一把菜刀。他毫不犹豫,大步走过去拿起菜刀后,躲在放鞋的架子后面。之后门锁就被打开了。
  门打开后,有人走进来。他看起来完全没有警觉,横冲直撞地走进屋内。是一个肩膀很窄,头发染成金色的少年。他穿着宽大的t恤,下半身穿着很低腰的灰色长裤。
  就是这家伙,长峰想道。
  不知道他是伴崎敦也还是菅野快儿,但是长峰确信是他们其中一人。不管是背影还是头发的颜色,刚才都在褰而中看过。
  长峰跨出步伐。
  少年好像察觉到什么似的,转过头来。但是就在这时候,长蜂已经来到他的后面了。
  长蜂使尽浑身的力量将手上那把菜刀戳了出去。噗滋一声,戳穿**的触感传到他的手上。
  菜刀剌进了少年的右腹部。少年用惊讶的表情看着长峰,然后低头一看,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少年发出呻吟。
  长峰无言地拔出菜刀,然后再次刺向相同的部位。少年脸部扭曲,想要推开长峰的身体,但是却没有什么力气。
  当菜刀二度被拔出时,少年用手捣着肚子,痈倒似地跌坐在地上。他移动脚想要逃,但是似乎使不上力,只能在地上滑行,他的表情充满了惊恐。
  但是看着那副表情的长峰,心里毫无任何怜悯之心,只有憎恨之情油然而生。不会错的,少年的脸刚才还出现在长峰看到的录像带画面上,他就是蹂躏绘摩致死的禽默之一。
  长峰推了少年的胸口一把,少年便应声倒地。他看着长蜂,用很微弱的声音问:“你是谁?”
  长峰单脚跨过了少年的身体,然后直接坐下去。可能是因为太痛的关系,少年发出了惨叫声,双脚乱踢,双手乱挥。
  露在t恤袖子外的手臂广色,和刚才录像带里的那两个男子的**肤色一样。就是这只手臂抓住绘摩,伤害了她身为人类的尊严、剥夺了她的人生。原本即将绽放光芒的青春扉页,却惨遭无情的摧残。
  当长峰回过神时,他已经将菜刀朝少年的胸口砍了下去。少年的嘴里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
  “不要叫,否则我接下来要从这里刺下去。”长峰用菜刀的尖端抵住少年的喉咙。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和菜刀上都沾满了血。
  少年像喊万岁一样,伸直双手,静止不动。他的眼睛睁得很大,好像想要说什么似的,但是长峰听不见,只听见喘气的声音,他的脸色已接近灰色了。
  “你是伴崎吗?还是菅野快儿?”
  少年拚命地动着嘴巴,不过还是只发出了喘气声。
  “伴崎吗?”长峰又问一次。
  少年略微点头,目光开始变得涣散无神。
  “菅野快儿在哪里?”
  然而伴崎没有回答,他想要闭上眼睛。
  “回答我!菅野快儿在哪里?”长峰摇着少年的身体。少年却像人偶一样软绵线的。
  伴崎的嘴唇略微张开,长峰将耳朵贴近。
  “逃到……长野的……民宿。”
  “长野?长野县吗?哪里的民宿?”
  长峰不断摇着伴崎的身体,但是他的嘴唇已经不会动,手脚也伸直了。他的眼睛微微张开,无神地看着上方。
  长峰慢慢放开伴崎的身体。伴崎已经不会动了,长峰试着抓住他伸直的手腕。没有脉搏。
  这么快就死了――
  长峰看着靠坐在床边的伴崎的尸体。他的丁恤已经被血染红到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地板上也是一片血红。长峰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也一样,不过这种事情根本不重要。
  不能就这样算了,他心想,就这样让他死了,根本连报仇都说不上。要让他死得更惨,更没人性。还要更加倍、加倍、再加倍――
  长峰的视线像是在舔伴崎全身似的上下游移,最后停在某一点,就是伴崎的胯下。
  长峰将手放在伴崎长裤的扣子上。他打开扣子,将长裤和内裤一起褪下。被xx毛包覆的男性生殖器露了出来,缩得小小的。刚才大概尿失禁了吧,有股尿骚味。
  绘摩就是被迫含着这个丑陋的东西――
  厌恶与憎恨再次在长峰的体内乱窜。他拿起沾满血的菜刀,朝着伴崎的生殖器根部用力砍下。不过可能是因为刀上沾的血已经凝固的关系,所以几乎没切开。他用伴崎的长裤擦拭刀上的血,再砍了一次。这次长峰就感觉到扎扎实实切下去的手感了。他疯狂地重复着这个动作,然后在不知道砍第几次的时候,男性生殖器终于和伴崎的身体分离了。
  没有流什么血。
  长峰看着尸体的脸。伴崎的表情和刚才一样,换言之,就是面无表情。
  这令长峰感到生气。
  如果是活着的时候失去生殖器的话,应该会比死还痛苦才对。他的生存价值,就是用这玩意儿蹂躏女性,以逞自己的兽欲。为什么不在他死之前让他失去这玩意儿呢?长峰感到不甘。现在这个禽兽已经无法知道自己失去了生存价值,也感觉不到痛楚。
  长峰双手握着菜刀,拚命在尸体上乱砍,管他是胸部还是腹部。同时,他边砍边流下泪来。
  即使杀死了凶手、即使把他的尸体碎尸万段,女儿被夺走的恨还是一点都没有消除,悲伤也没有得到抚慰。
  如果让他活下去,叫他反省的话,又能勉强达到目的吗?这种人渣真的会反省吗?就算他反省了,长峰也不能原谅他――因为绘摩回不来了。时间不会倒转。长峰只要一想到这种为非作歹的人,被关进牢里仍然可以活着,就觉得无法忍受。
  长峰一边懊恼着,一边继续挥动着菜刀。他明白即使报了仇,他还是无法挽回任何事情。什么都无法解决,未来也不知该何去何从。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只因为这样就不复仇的话,接下来等着他的,只是日复一日的苦闷罢了。就跟生活在地狱里一直到死没什么两样。自己所爱的人被莫名其妙地夺走时,人生就再也看不见光明了。
  伴崎敦也的尸体是被一个叫做元村的十八岁少年发现的。元村以前和敦也是高中同学,敦也休学后,他们还是常常一起出去玩。那一天元村要让敦也看他新买的机车,而来公寓找敦也。
  发现尸体的他,用手机通报了当地的警察局。警察赶到时,元村正坐在房间的外面。并不是因为他懂得保持现场状态,“我根本没办法在那个房间里待下去。”他似乎一脸惊吓地对警察这么说。
&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