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杀人之门_第2章

小说:杀人之门作者: 东野圭吾 更新时间:2018-08-27 16:23:57

随即跟刚才进来的时候一样翻出围墙外。
  我跑了起来,只是为了甩掉刚才看到的情景。然而,即使在几十年之后的今天,我依然能够清晰地想起小富的白屁股。
  近来,即使是小学生也对男女之间的性行为具备相当的知识。但当时的我却一无所知。即使如此,我还是直觉地知道自己看到了大人的**。我没有对父母说这件事,不光是父母,这件事我从没对任何人提起。
  在那之后,我想我对待小富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我绝不主动对她开口,也极力试着不去接近她。不过真要说我讨厌她,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搞不好幼小的我已经将她当成一个成*人看待,所以当我发现她的本性跟自己所想的相去甚远时,才会感到畏怯。
  我完全不知道小富跟税务代书发展到何种程度,持续到何时,因为在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遇到会令人联想到两人这层关系的事情。相对地,我却知道了她跟别的男人之间的关系。所谓别的男人,不用说自然就是我的父亲。
  那天是国定假日,诊所休息,父亲照例出门钓鱼去。但因为母亲和我约好了要带我去看电影,所以我的心情很好。
  然而,就在我们要出门的时候,有通母亲的朋友打来找她的电话。讲完电话的母亲歉然地对我说:“抱歉,妈妈有重要的事,下次再带你去看电影,今天就忍耐一下。”
  当然,我哭着向母亲抱怨,说她太贼了、不守约定、妈妈黄牛。
  在这种时候母亲就算刚开始会一脸困惑地道歉,但是一旦超过了忍耐的极限,便会恼羞成怒。她的个性就是这样。当时,到了最后她也是对着不断抱怨的儿子,摆出了令人害怕的神色。
  “吵死人了,什么电影、电影的念念念!有重要的事我能怎样?不是跟你说下次再带你去了吗?话又说回来,你学校的家庭作业呢?应该有家庭作业吧?别光是想玩,书也要读一下!”
  我哭丧着脸上楼,不过我的房间却不是在二楼。当时的我还没有自己的房间,二楼的房间里只放了客人用的棉被和衣柜。只要一有不如意的事,我往往都跑到这个房里哭泣。
  母亲大概懒得搭理我这个爱哭鬼儿子,看也没来看我就出门去了。
  我事后回想,这个时候小富应该在家,但她似乎没有听到母亲与我的对话,所以不知道母亲留下了我,独自出门。
  母亲外出后不久,楼下便发出了声响。是父亲的声音,吓了我一跳,照理说他去钓鱼的时候,应该要到晚上才会回来。
  楼下还有小富的声音,两个人似乎在讲什么,但内容听不清楚。
  不久之后,好像有人上楼,我慌了。之前父亲曾撞见我在放棉被的房里哭泣,狠狠地训斥了我一顿。
  我马上躲进柜子里,隐忍声息。
  有人打开纸门,走了进来,我感觉到是两个人。
  “婆婆呢?”我听到父亲比起平日更为低沉的声音。
  “刚吃完饭,我想现在应该在睡觉。”对方果然是小富。
  我感觉他们在脱衣服。小富发出了一种类似撒娇的声音。
  接下来我就不太记得了,或许是因为我拼命抗拒耳边传来的物品发出的声响和两个人的声音,但我知道衣柜门的外面正在发生什么好事。脑海中浮现了之前看见小富和税务代书的身影,我清晰地想起了小富的白色屁股。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三十分左右吧。完事的两个人离开了房间,但我却在柜子里抱膝又待了好一段时间,无法动弹。
  我趁机下到一楼,悄悄地走到外头。这个时候已经看不见父亲的身影,我又走进家里,还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
  “咦?你已经回来啦?妈妈呢?”从里头出来的小富一脸意外地问。
  我回答我们没去看电影。
  “那你刚才在哪?”小富吃惊地问。
  “公园。”
  “公园?你一个人?”
  “嗯。”
  我穿过小富身边,走到摆着电视的客厅去,没能仔细看到她的表情。
  到了晚上,父母相继回家。父亲拿鱼炫耀,说是今天的收获。小富拿那条鱼做菜,我心想:“那条鱼应该是在哪家鱼店买的吧。”
  爱吃鱼的我,那天却没有对生鱼片下箸。大家都问我怎么回事,但我并没有回答。母亲对父亲说,大概是因为没带我去看电影,所以在闹脾气。
  在那个宽敞的家中,我渐渐地失去了立足之地。
  与仓持修开始变得熟稔,正好就是那个时候。我和他自从升上五年级之后,就在同一个班上,当时我们比邻而坐,但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改变自己的一生。
  仓持并不特别显眼,说起来在班上应该算是个独行侠。即使大家聚在一起打躲避球,他也只是一脸扫兴地从远处旁观,从来不想要加入大家。
  而我也是属于不擅交友的人,总是避开人群,因此性情相似的人才会臭气相投。不过就他看来,他实在意想不到会和我被认为是同一类。他总是这么说。
  “我最讨厌一堆人吱吱喳喳,好像很快乐的样子。一旦有状况,终究还是自己最重要,那又何必虚情假意装出感情很好的样子,真是无聊。这些家伙就是不明白这一点啊,一群小鬼!”
  五年级的孩子称同班同学为“小鬼”实在令人啼笑皆非,但实际上仓持真是个小大人,虽然不太引人注目,成绩倒是颇为优秀。他教了我很多学校里学不到的事。譬如我们学校附近经常有很多江湖卖艺的,也是仓持告诉我他们的手法。
  那些卖艺的,有的是让人以十元抽一次签,拿出诸如一奖无线对讲机、二奖照相机等奖品,来吸引孩子。然而,一大群的孩子不管再怎么抽,就是没有人中奖,于是走江湖的就会看准时机,自己伸手进箱子里抽签,打开一看,竟是中奖的签,以示里头真的有中奖的签,不是骗人的。
  “骗人的啦。”仓持偷偷地在我耳边说。
  “大叔把手伸进箱子之前,就把中奖的签藏在手指间了。箱子里哪有放什么中奖的签。”
  “那得跟大家说才行。”我说。
  “不用了啦。”他皱起眉头。
  “别理那群笨蛋。反正他们有的是钱,随他们去吧。”
  我想仓持应该不讨厌江湖卖艺的人,因为每当他们出现,他就会在一旁观看,直到孩子们离去为止,但他自己本身却绝对不出钱。现在回想起来,那对他而言或许是上了一课,如何骗人钱财的一课。
  仓持家是卖豆腐的,身为长男的他照理说将来应该会继承家业,但他却说他绝对不干。
  “夏天也就算了,碰水的感觉还蛮舒服的。可是问题就出在冬天了。冬天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好像会冻伤,我才不想将手伸进水里哩。”
  他接着补充说道:“而且一块豆腐才几十元,这种买卖要做到哪一年啊。做生意最好就是要一口气大赚一笔。”
  “卖大的东西?像是房子或飞机什么的?”
  “那也行啦,不过也有方法可以一口气大量卖掉小商品。除此之外,还可以卖无形的商品。”
  “无形商品?那是什么?那种东西怎么能卖?”我笑着说。仓持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
  “你真是无知,这个世上多的是在做买空卖空的人。”
  过一阵子之后,我才知道他是从哪里获得这些想法的。当时,我只觉得这家伙讲的话很奇怪。
  第一次带我到电动游戏场的也是仓持。当时还没有什么电玩中心,只有百货公司楼顶上的游乐场的部分场地会架设游戏机。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像今天的电视游乐器这种东西,最常见的就是弹子台和射击游戏了。
  仓持几乎没花过自己的钱。首先,他会带我到游戏机前,告诉我那多有趣。当时他说得口沫横飞,而他的话也有股吸引我的魔力。
  等到看准了我有那个意思之后,他便说:“如何?要不要玩一次看看?”
  我立即答要,接着掏出钱包。
  然而,当我把钱投入机器的时候,他却说:“先让我示范给你看吧。”
  反正我想要个范本,也就答应了他。于是,就由他展开了第一回合的游戏。
  有些机器只要得分高就可以再玩一次。像这样的游戏,几乎都是由他先玩,而将硬币投入机器的则是我。实际上,他的分数都打得很高,所以我不用再投钱就可以玩,但即使他失手没有打出高分,他也不会说要付钱。他只是不高兴地八气迁怒在机器上,我也就说不出口要他还钱了。 yuedu3();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