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虎牙_第10章

小说:虎牙作者: 莫里斯·勒布朗 更新时间:2018-08-31 00:24:56

“我去看看他睡着了没有。房门应该没有闩紧。”
  确实,他一推门就开了。他打着手电,走近床边。
  伊波利特-弗维尔面朝墙壁,睡着了。
  佩雷纳放心地吁出一口长气,回到过道,摇醒马泽鲁。
  “该你了,亚历山大。”
  “没事吧,老板?”
  “没有,没有,什么事也没有。他睡着了。”
  “您怎么知道的?”
  “我刚才去看了。”
  “真怪,我都没听见。真的,我睡得很死。”
  他跟佩雷纳走进房问。佩雷纳对他说:
  “你坐在这儿,别吵醒他。我打一会儿吨。”
  他仍然守了一会。后来就睡着了。不过,即使在睡梦中,他也留意周围的动静。
  一架座钟小声地报时。每次佩雷纳都数着钟点。接下来街面苏醒了。送奶的车子过去了。早班火车拉响汽笛,隆隆驶往郊区。
  公馆内部也开始骚动了。
  日光从护窗板缝里透进来。渐渐地,房间里亮堂起来。
  “我们走开吧。”马泽鲁说,“最好别叫他发现我们在房里。”
  “别说话。”堂路易命令道,做了个急切的手势。
  “为什么?”
  “会把他吵醒的。”
  “您看得清清楚楚,他并没醒。”马泽鲁仍然大着嗓门说。
  “确实也是……也是……”堂路易喃喃道,这么大的说话声竟没把睡觉的人闹醒,他觉得有点怪。
  半夜的那种恐慌,此刻又在他心里冒了出来。这回是更明确了。尽管他不愿意,也不敢弄清恐慌的原因。
  “老板,您怎么啦?您不舒服。哪儿不舒服?”
  “没有……没有……我只是害怕。”
  马泽鲁浑身一颤。
  “怕什么?您说这话的口气,就和他昨晚上一样。”
  “是啊……是啊……为的是同样的原因。”
  “可到底为了什么?”
  “难道你还不明白?……你还不明白,我在问自己……”
  “……什么?”
  “他是不是死了!”
  “您疯了,老板!”
  “不……我不知道……只不过……只不过……我觉得他死了。”
  他拿着电筒,一动不动地站在床铺对面,像瘫了一样。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此时却没有勇气拿电筒照一照伊波利特-弗维尔的脸。房间里笼罩着可怕的沉默。
  “啊!老板,他不动……”
  “我知道……我知道……现在我看出,他一夜都没动。正是这点让我害怕。”
  他鼓起勇气向前走,差不多碰到了床铺。
  工程师似乎没有了呼吸。
  他下决心抓住工程师的手。
  那只手冰凉冰凉。
  佩雷纳猛一下冷静下来。
  “窗户!打开窗户!”他叫道。
  当光亮涌进室内以后,他发现伊波利特-弗维尔浮肿的脸上有几块褐斑。
  “啊!”他低声说,“他死了。”
  “真想不到!……真想不到!”马泽鲁结结巴巴地说。
  他们确认了这极神秘、极不可思议的事实,目瞪口呆,大惑不解,傻愣愣地站了两三分钟,十分丧气。接着,佩雷纳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跳起来,几个大步就上了楼,跑过回廊,冲到阁楼问。
  伊波利特-弗维尔的儿子埃德蒙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面如土色,身子早就硬了。
  “真想不到!……真想不到!”马泽鲁老是念着这句话。
  在他的冒险生涯中,佩雷纳也许从未受过这样大的震动。他忽然觉得十分疲劳,似乎再没有力气做一个动作,提不起精神说一句话。父子俩都死了!有人在夜里杀了他们。就在几个钟头以前。尽管房子有人看守,所有出口都封死了,还是有人用可恶的针管把他们毒死了,就像毒死那美国人柯斯莫-莫宁顿一样。
  “真想不到!”马泽鲁还在说,“可怜的家伙,我们熬夜守护他们,尽力挽救他们,却都是白费气力!”
  这话里带有几分责怪的意思。佩雷纳抓住他,坦白地说:
  “你说得对,马泽鲁。我太没用了,没把事情办好。”
  “我也是,老板。”
  “怪不得你……你……你昨天晚上才参与进来呀。”
  “可是,您也是一样,老板。”
  “对,我知道,我是从昨晚才进来的,而那些对手,他们早在好多星期好多星期以前就进行阴谋策划……可是,他们终究死了,被人害死了,而且是在我眼皮下,我亚森-罗平的眼皮下……事情在我眼皮下发生,我却没有看见……什么也没看见……这可能吗?”
  他扒开可怜小家伙的膀子,指着上臂一个针眼,说:
  “一样的针眼……显然,在做父亲的身上也可以发现……孩子似乎也没感受到痛苦。不幸的小家伙!看上去不结实……有什么关系……有一张俊秀的脸蛋……啊!那母亲该会多伤心啊!”
  马泽鲁十分愤怒,对那位母亲深表同情,不禁流下泪来,一边喃喃念着:
  “真想不到!……真想不到!”
  “我们要替他们报仇,嗯,马泽鲁?”
  “老板,您是在对谁说?那帮恶棍,我要一次又一次整他们!”
  “一次就够了,马泽鲁!不过整就整个彻底!”
  “哼!我发誓非这样做不可。”
  “你说得对,我们发誓吧。发誓为这两个死者报仇。发誓不把杀人凶手绳之以法决不罢休。”
  “我凭着灵魂的永福来起誓,老板。”
  “好。”佩雷纳说,“现在我们干活吧。你立即去打电话,报告警察总署。我相信总监先生会觉得你立即报告做得对。他对这个案子极为关注。”
  “要是仆人进来呢?要是弗维尔夫人……”
  “在我们开门以前,谁也不会进来。而我们要等总监先生来了才开门。由他去通知弗维尔夫人,她丈夫和儿子死了。去,快打吧。”
  “等一等,老板,我们忘了一件事,它肯定对我们大有帮助。”
  “什么事?”
  “保险柜里的灰皮小本子。弗维尔先生在上面记下了冲他而来的阴谋。”
  “哦,对了!”佩雷纳叫道,“你说得有理……尤其是,他昨夜忘了拨乱数字,而且把钥匙丢在桌上。”
  他们立即下楼。
  “让我来。”马泽鲁说,“这种保险箱保险柜,您还是别碰为好。”
  他拿上那串钥匙,移开玻璃柜,急迫地插进钥匙。堂路易更是十分兴奋。这神秘案件的真相,他们就要得知了!死者将向他们交出刽子手的秘密了!
  “唉呀,你真慢!”堂路易埋怨道。
  马泽鲁两手伸进保险柜,在铁架上那堆纸张文件里翻。
  “来!马泽鲁,给我。”
  “什么?”
  “灰皮本子。”
  “不可能,老板。”
  “嗯?”
  “不见了。”
  堂路易低声骂了一句。工程师当他们的面放进保险柜的灰皮本子不翼而飞了!
  马泽鲁摇着头。
  “真想不到!这么说,那帮家伙知道有这么个本子?”
  “肯定!而且还知道好多别的事。那帮家伙的底细,我们远远没有摸清。因此,不能再耽搁了。打电话吧。”
  马泽鲁听从了他的吩咐。电话一打过去,总监马上就让人回话,他等会儿打过来。
  马泽鲁等着。
 &nbs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