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术士不邪恶_第9章

小说:术士不邪恶作者: 嘉恩 更新时间:2018-10-28 22:36:24

着他宽阔的背,好一会儿后才缓缓伸出手,轻轻放在他的肩头,让他背着她。
  萨鄂先跟大夫打了声招呼,随即背着黎似雪走出药铺,往黎宅走去。
  一路上,两人并未交谈。
  黎似雪的小手一直放在萨鄂的肩膀上,隔着衣衫,自掌心传来的是属于他的炽热体温,竟有些烫手。
  原本以为自己一定跟他八字不合,可是事到如今,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慢慢的,她将头枕靠在他的背上,闭上双眸,感受着属于他的一切。
  萨鄂当然也感受到她的改变,知道她稍微愿意亲近他的心,刻意放慢脚步,让两人相处的时间得以延长。
  其实……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凶悍,也有可爱讨喜的一面。
  www.1tdw.com
  
  
  
  第四章
  
  这日,风恬日朗。
  一名老者与家人前来找萨鄂,请他帮忙看祖坟的风水,萨鄂点头答允,肩背着一只木箧,步出屋子,但才看了眼蔚蓝苍穹,随即进入屋内,取了把油纸伞。
  老者一脸讶异,“今儿个天气极好,你为何要带伞?”
  “午时有雨。”萨鄂微笑。
  众人一听,莫不感到怀疑,都认为这样的好天气不可能会下雨,便无人带伞,与他一同前往。
  这时,一道窈窕的身影跳到他面前。
  “我也可以一起去吗?”
  萨鄂挑眉看着她,“你也要跟咱们同行?脚伤可好了?”
  “我的脚伤已经完全痊愈,你用不着担忧。”黎似雪瞅着他。“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几分能耐?还是只是个游走四方的骗子!”就是不许他拒绝。
  其它人一听,莫不倒抽一口气。
  之前曾听说有人瞧见萨鄂背着黎似雪返回宅第,他们俩的感情一定十分融洽,但今日一看,根本就是死对头,哪一点感情好来着?
  萨鄂露出一抹笑,“你就拭目以待吧!”
  既然她这么想看看他的本领,那他当然会使出拿手绝活,让她大开眼界,不敢再怀疑。
  ***满庭芳独家制作***mtfcn.cn***
  一行人来到郊区,瞧见那名老者的祖坟,萨鄂忍不住摇头叹气。
  “可是出了什么差错?”老者连忙问道。
  “葬地应有生气,而气的特性就是乘风则散,遇水则止,而我们要选择葬地,既要藏风,又要得水,才能使气聚而不散、行而有止。”萨鄂伸手指向前方的墓地,“这块地根本毫无生气通行,就如同一块死地,又建在悬崖旁,随时有崩塌的危机,日后子孙怎么能富盛?”
  老者一听,大为讶异,连忙再问:“该如何是好?”
  “咱们若要选择一块适于居住或埋葬的堪舆宝地,就要按照龙真、穴的、砂环、水抱四个准则,仔细推定。”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压根儿听不懂萨鄂究竟在说些什么。
  萨鄂看见众人一脸困惑,只得带领大家先步出山林,来到较为平坦的地面,指着眼前的山脉。
  “这山势起伏曲折如龙行,地底必有生气,而这条山势起伏绵延的脉络就是龙脉,山脉所结之处就是龙穴。”
  众人顺着萨鄂所指的方向看去,这座山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像条龙。
  “有生气流动的山,就是龙真,再循着山势的起伏曲折,就可以在界水处找到生气凝聚之穴的,而砂环就是指穴的后方与左右皆有山峦重叠环抱,可以避风的大好环境。”
  众人纷纷点头。
  “至于水抱……”
  萨鄂的话尚未说完,黎似雪便接着说下去。
  “那就是穴的前面有水绕流。”
  萨鄂笑着点头,“没错。”她倒是十分聪慧,一点就通。
  “那哪儿才是好穴的?”老者巴不得早点将祖坟移走,难怪他总觉得诸事不顺,还好有请萨鄂来帮忙看祖坟。
  “别急,既然咱们已经找到了生气充盈的龙真,只要再循着龙真的走势找到其止息处,那里可能就有生气凝聚的吉穴。”
  “可能?”黎似雪不解。
  “有些地方是砂环水抱的藏风聚气之所,但有些地方却是砂飞水走的受风散气之地。”萨鄂解释。
  “这么说来,要找到一块适合埋葬或居住的宝地还真不简单。”黎似雪有些讶异,从没想到堪舆竟如此复杂。
  “是啊!”萨鄂微笑。
  但堪舆又岂是他所说的那般简单?龙、穴、砂、水只是堪舆术中最基本的原则,朝山、案山、明堂等等也得讲究。而阳宅的堪舆又比阴宅更为讲究、繁杂,若真要讲,怕是一辈子也讲不完。
  “萨大师……不,萨天师,求求你,快告诉咱们,究竟哪儿才是一块藏风聚气的好宝地?”
  萨鄂见他们一副等不及的模样,只得自背上所背的木箧内取出一张纸、笔与装在竹筒内的墨,在纸上描绘山脉走向,再取出罗盘,上头刻有五行八卦、干支甲子、节气方位,仔细对着前方蜿蜒的山脉,好一会儿后,确定了大约地点,并在纸上写下一些注明。
  他带领众人进入山内,行走了好一会儿后,便瞧见一处视野宽阔、背山面湖、左右各有山峦环绕的风水宝地。
  再问了老者与随行亲人们的生辰,按照他们的八字,选了个好日子与好时辰,请他派人在午时前将祖坟迁移到此地。
  老者与其亲人们立即向萨鄂鞠躬行礼,感谢他的帮忙,并将他的吩咐牢记心头,不敢忘记。
  这时正值午时,雷声轰隆,转瞬间便落下了倾盆大雨,雨势逐渐加大,老者与亲人们连忙跑下山。
  人们想起了萨鄂在出门前所说的话,不得不佩服他的神机妙算,称他为天师更是理所当然。
  萨鄂来到黎似雪身旁,撑起油纸伞,替她遮雨,不让雨水淋湿她的身子。
  “你怎么会知道午时会下雨?”黎似雪抬起头,不解的瞅着他的眼。
  “别忘了,我可是精通术数的术士啊!”萨鄂笑着朝她眨眼。
  何时会有怎样的天气变化,说穿了其实只要在外旅行多年,经历久了便可得知,并猜得**不离十。
  黎似雪看着他,心跳竟有些加快,连忙撇开眼,不再望着他,以免自己的心会跳出胸口。
  “好了,我们也走吧!”萨鄂撑着伞,往前走去。
  黎似雪只得与他并肩同行,走了好一会儿,突然发现一件事,明明这把伞并不大,为何她的身子都没淋湿?抬起头一看,这才发现伞就在她的头顶上,他压根儿就没替自个儿遮雨。
  “你……”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我怎么了?”萨鄂笑容满面。
  “你的衣衫都湿了……”
  “那又如何?我是个大男人,淋点雨不打紧,只要你的身子没被雨淋湿就好。”萨鄂说得毫不在乎。
  黎似雪看着他,一句话都说下出来。他为什么能为她做到这些?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突然,她想起了他曾对她说过的话,俏脸绯红。
  “咦?你怎么了,脸怎么那么红?”萨鄂伸手轻抚她的额头,“你的体温有点高,该不会是受到风寒了吧?”
  “并不是……”黎似雪往后退一步,轻轻摇头,绝不会告诉他,她是因为先前他曾对她说过,要她成为他的人,而脸红心跳、身子燥热。
  “那你究竟是怎么了?”
  她往后退一步,萨鄂就往前逼近一步,而他手中所握的伞一直高举在她的头顶上,不让雨淋湿她的身子。
  黎似雪轻轻咬唇,得想个办法分散他的注意力,于是随口间道:“他们若迁了祖坟,日后可会大富大贵?”
  萨鄂摇头,“不一定。”
  “怎么说?”
  “我虽是帮他们选了一块福地做为阴宅,但我并未前去堪舆他们所居住的阳宅,所以不知道是吉或是凶,再加上我方才为他们所有的人算了八字……”萨鄂顿住。
&nbs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其他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