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女人与狗_第5章

小说:女人与狗作者: 西村寿行 更新时间:2018-12-26 00:46:38

br/>  第三天没事干了,在拿四千元工钱时永山感到了屈辱。
  尽管自己是个衣衫褴褛、身份不明的人,可一天两千元的工资实在太少了。不过他没有让不满在脸上流露出来,要不是找了这两天的活,日子明天就该过不下去了。他道谢,走了。
  他去找兽医。
  也许是抗生素起了作甩吧,格罗的健康状况好极了。它被关在一间狭小的笼子里,一见永山,喉咙里发出低低的欢声。
  兽医说格罗已经没有问题了,要永山把它带走。永山付了一万元,牵着格罗离开了兽医所。
  那天永山出镇走了五公里就露宿了,他生怕格罗太累了又要发烧。他在海滩上把在镇里买的筋肉烤熟了给格罗吃,他自己也尝了尝,硬得难以下咽,尽管如此他仍然吞了几块充饥。
  第二天走了将近十公里。
  走到哪儿都是单调的海岸景色。打开地图―看,这儿已靠近十胜的厚内。算来离开去来牛已走了近八十公里了,还有五百多公里的路程在等着他们。
  格罗精神很好,它好像很喜欢走路,永山认为它已经彻底恢复了健康。如今格罗和永山之间的距离感业已消失,永山发现格罗的双眼中已露出了信赖的神色。
  第二天他们一直走到大津。傍晚,他们在一个无名沼泽边露宿。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沼泽中有几只野鸭,格罗站在岸边看着野鸭。永山也在看,心想,要是能抓几只野鸭就好了。无论怎样节约,每天至少得花七百元,如果连这点最起码的能量也不补充,那是走不动路的。干了两天苦活挣来的钱只剩下不到两千元了,最多只能再对付三天。如果能抓到一只野鸭,至少能维持两天。他茫然地在心里打着算盘。
  突然格罗跳了起来,永山见状还以为格罗发疯了。只见格罗四肢同时离地地在原地跳着,跳了好一阵。永山想喊它,可一见格罗的样子狂得有些吓人,一时没有作声。格罗跳着跳着突然在苇丛里打起滚来,身子不住地原地扭动着。
  永山呆住了,以为格罗一定是捡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快要死了。格罗的扭动减缓了,四肢伸向空间颤抖着,紧接着又好像痛苦万分似地翻过身来,肚皮贴地爬着。
  永山从吃惊中清醒过来了。虽然没有什么急救的办法,但也不能置之不理呀。他正要跨出步去,忽地又定住了。有三只野鸭被格罗的狂态吸引住了,向岸边游了过来。它们把脖子伸得长长的,看着岸边的格罗。格罗仍然在离野鸭很近的芦苇丛中装死,那三只野鸭想把格罗濒死的样子看得清楚一些,渐渐接近了岸边。
  格罗仍然痛苦地挣扎着。野鸭越走越近,大约只有二米左右的距离了。突然,格罗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朝野鸭猛扑上去。
  黄昏的池沼边响起了野鸭扑水的声音,叭嗒、叭嗒……。水沫飞溅,格罗跃入水中,不一会儿就一口咬住了一只野鸭的肢膀。野鸭没命地扑椤着翅膀,惨叫着。
  “咬住,格罗,别放开!”
  永山跑到水边。
  格罗咬着野鸭游近来。它爬上岸抖了抖身上的水,放下野鸭找了个更适当的部位咬住。野鸭已经死了。
  永山从格罗嘴里接过野鸭,选个地方点起了篝火。格罗在篝火旁躺着,舔着身子。永山剖好野鸭,把肉穿成一串放在火上烤着,看了看格罗
  ――我捡了条好狗。
  他想。这条狗的前身,或者说是前历是什么?说起来倒也是,格罗似乎和普通的日本狗有点不同,它的身材像狼。永山从来没见过日本狗是垂着尾巴的。眼睛细长、骨架子高大的有纪州犬、柴犬等纯种日本犬,此外阿伊努犬、甲斐犬、秋田犬也是这种样子。可格罗和它们都不像,并且也不像洋狗的混血种。
  它也许是一条混有狼狗血统的日本杂种犬吧?且不管是什么,刚才表演出来的那一番本领怕是格罗的天赋吧?这种本领决不是教得出来的。
  永山感叹不已,自己算是捡到了一条极为珍贵的狗。
  ――莫非它是猎狗?
  他忽然想到,即使是猎狗也不可能有刚才的本领。如果格罗是一条猎狗,那么为什么一条东京的狗会在北海道流浪这个疑团也就解开了。北海道的禁猎解冻比内地早四十五天,从十月一日起就开始了。每年有许多打猎爱好者蜂涌而至,格罗或许也是其中的一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它的主人……。
  洋狗的忠贞观念非常淡薄,在山里和主人一失散,不管什么人都会跟着去。在这一点上日本犬就截然不同了,而且它们的嗅觉也异常灵敏,很少听说有日本犬和主人失散的事。听说日本犬一发现和主人失散,马上会嗅着足迹一口气把主人找到。从格罗和主人的失散看,莫不是它的主人是遇上事故什么的死了?
  如果是因为某个原因失散的话,这么好一条狗,它的主人肯定会竭力寻找的。
  永山暗自庆幸没有抛弃格罗。这是个有力可靠的朋友,说不定就格罗来说永山倒反而是个包袱哩。永山嗅着野鸭肉散发出来的香味想到这点,不禁失笑了。
  他想,要是当时甩掉濒死的格罗自顾前进,如今在这里一个人露宿,那该有多么寂寞。
  6
  黄金道路。
  黄金道路指的是从十胜支厅广尾到日高支厅庶野,沿着襟裳岬东海岸伸展着的约三十公里的一段公路。这条路始建于1927年,历时九年才铺成。施工人员一大半是犯人,尽管如此,国家也投资了六十万元(此数系日本旧币,和前面出现过的万元不能同日而语。),因为算起来简直和用黄金铺设起来的差不多了,故被叫做黄金道路。
  永山带着格罗踏上黄金道路是十月二十七日。越过襟裳岬的只有这条黄金道路。
  暮色濑浓,永山找了个避风的岩洞做起过夜的准备。所谓准备其实也没什么事,吃完晚饭也就万事大吉了,他拿出少得可怜的食物和格罗分着吃完便钻进了睡袋。格罗也傍着他躺下了。
  从浅凹的岩洞里可以望见一块星空。
  永山想起心事来。怀里只剩下一张一千元的票子和几个零钱了,想靠这点钱走完剩下的四百公里是不可能的。
  翻过日高山脉就到样似镇了,必须在那儿挣几个吃饭钱。究竟能不能找到活几干?他担心地想。
  他累极了,睡意一会儿就淹没了他的不安。
  也不知睡了多久,他被一个声音惊醒了。起初他还以为是作梦,是梦中听到的夜风的呜咽。他已经形成了一种心理上的强迫观念,几乎每天都要作被风、雨、雪袭击,怎么也找不到睡处的恶梦。有时候甚至雨点打在睡袋上,自己睡在大雨中。导致他做这样恶梦的原因是野外的寒气和害怕。
  那声音不是梦,就在他身边响着。月光如水,月光下可以看见格罗的身影。是格罗在呜呜地发威。
  前面是一片枞树林,格罗的低鸣是朝那里发出的。永山钻出睡袋,他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向他们接近。
  格罗的低鸣非同寻常。月光下,粗大的尾巴慢慢地摆动着。
  ――莫非是棕熊!
  自山脊梁骨一阵发寒,除了棕熊还能是什么!格罗的怒鸣可怕已极,对着狗的怒鸣还敢悍然接近的动物只有棕熊。
  永山觉得头发都竖起来了,他从书上读到过棕熊袭人的残忍习性。有的棕熊对人一击后便把还活着的人大摇大摆地扛回窝去。据说有一头棕熊撞开一家人家的墙,把一家五口人都吃了。那家人家的媳妇快临盆了,棕熊按倒那媳妇,只吃了她的肚子,事后还拿来一领席子把尸体盖上。
  对于棕熊所抱的恐怖感使永山的身体僵住了。棕熊跑起来比人快,若是拔脚就逃肯定会被它追上。
  何况眼下是在夜里,那就更无法逃出善于夜间视物的棕熊的手心了。那东西嗅出了对方是一人一狗逼近过来的。若是普通的熊早就躲开了,可食人熊是两码事。
  两条腿不怎么听使唤了。永山并不是一个有胆量的人,他感到恐怖、绝望,快要瘫倒了。
  格罗仍在发威,声音猛烈到似乎连周围的岩壁都在震动。可是棕熊仍在向这里逼近,格罗那快要爆发到极端的怒鸣说明了这一点。
  永山爬出洞口。他终于鼓起了逃跑的勇气,虽然不知道棕熊在哪里,可要逃就得趁现在这个时机。记得哪里看到过这样的一段文字,说熊不会爬树的说法是不可信的。熊会爬上树来用它强有力的爪子把人一下子拽下去。若想逃命,那就只好逃到黄金道路上去。
  当永山爬到格罗旁边的时候,听到近旁的树丛里有枯枝被踩断的声音。
  永山怪叫一声,正想朝声音相反的方向逃去,眼前突然浮出一个巨大的黑影挡住去路。那是一头棕熊。棕熊低低地怒号着。永山喊出一串他自己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