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尤物_第6章

小说:尤物作者: 西村寿行 更新时间:2018-12-26 00:53:03

向旁边的沙发挥挥手,渡边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能村伸手到墙边,按了那里的一颗按钮,墙上便开了一个活门,一架小酒车自动滑出来,滑到了他们两人之间。能村摆摆手:“你请便吧!”
  渡边看着他:“你要喝什么呢,老前辈,我为你调好了!”
  能村耸耸肩:“给我一杯伏特加吧,不用掺水!”
  渡边扬起一边眉毛:“喝得很烈,不过有助于血液循环。”
  他斟了给能村,然后自己也弄了一杯白兰地加冰:“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他握着杯子,让那些冰在杯中叮当在响,“你请客的方式真奇怪,能村先生,我起先还以为你是要杀死我!”
  能村苦笑:“我只是想保证可以把你请到这,你知道,你有权拒绝!”
  “现在我已经来了。”渡边说:“你这样急于找我,有什么重要事吗?”
  能村点点头,小心地看了渡边一会,然后开口:“渡边先生,是为了秋叶三郎的那件案子,所以要见你!”
  渡边只是看看他,没吱声。
  “我听说秋叶是你杀死的!”能村说。
  渡边沉默了一下,耸耸肩:“秋叶死了,对社会并不是损失!”
  能村低下头,然后向上仰望,看着渡边的脸,就像这样可以看得清楚得多似的:“你有没有杀死秋叶?”
  渡边笑起来:“如果你是藏起一只录音机来骗我的口供,那你是不会成功的,而且,这样的录音在法庭上也不会有效。”
  能村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了,变得好严肃。
  “我的儿子却说他杀死的秋叶。”
  “那么,”渡边慢慢地说t:“你的儿子说谎了,我看着秋叶死去的,我知道杀死他的并不是你的儿子。我亲眼看着,我可以肯定,这是真的!”
  “我的儿子从不对我说谎的!”能村的声音很低沉。
  “那是你家的事。”
  “如果我的儿子没有说谎,”能村严肃地说道:“那么说是你在说谎。”
  渡边的脸立即沉了下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能村先生,是我杀死秋叶的又怎样,不是我杀他又怎样?”
  “对外面很重要。”能村说:“因为秋叶不是这样容易对付的人,你也知道,杀死秋叶的人在江湖上赢得不少声誉。”
  “这声誉并不一定受欢迎。”渡边讽刺地说:“警方虽然也巴不得秋叶死掉,但是,杀死秋叶的人他们也要追究!”
  “我们的家族从来不怕警察。”能村不屑地皱着鼻子:“愈多警察追究更光荣!”
  “如果你喜欢这种光荣,”渡边笑起来:“那我就让给你们好了,我去告诉每一个人,秋叶是你儿子杀掉的。”
  能村又摇摇头:“这也不行,人人都知道秋叶是你杀的,我的儿子却说是他杀的,却没有人说是他杀的,这对我很重要,我不能有一个对我说谎的儿子!”
  “如果他是说谎的话,”渡边皱皱眉,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他要对你说这种谎呢?”
  “因为我派他去杀死秋叶!”能村说:“他去了,他告诉我自己成功了,但后来,人们又传说你杀死了秋叶,人们传说你杀死秋叶的时候,秋叶实际早已死了的!”
  “我可以吸烟吗?”渡边问。
  渡边取出香烟来,点上了一根烟,深深的吸着,因为香烟是助他的思索的。他终于说:“能村,你叫我来这里,就是指我说谎吗?”
  能村摇头:“渡边,我相信你,以你的声誉,你没有理由说这种谎的,我只是要知道真相。”
  “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渡边说:“我不愿意指责的儿子,但他的确是说谎,因为是我亲手杀死秋叶的!”
  “但我也深信我的儿子不会说这种谎,”能村说:“所以,你要证明他没没有杀死秋叶、或者证明你自己杀死秋叶!”
  “你在开玩笑!”渡边说道:“我才不要去证明我自己杀人,这是世界上最傻的事,只有人证明自己没有杀人,哪里会有人要证明自己杀了人的呢?”
  “相信我,”能村说:“这样做会对你有好处!”
  “听我说,能村,”渡边呐呐地道:“不如你叫你的儿子来,和我当面对质吧,这样就可知道是是谁在说谎了!”
  能村看着渡边,好一会,叹了一口气:“我不能叫他来,渡边先生,他已经走了,我不知道他到了何处去!他说他是在找你,他要杀死你!”
  渡边忽然感觉到一阵阴冷。
  “他说你是在说谎,渡边。”能村道:“他的说法和你一样的,渡边,他说他亲眼看着秋叶在他面前死去,所以他肯定你是在说谎了!”
  渡边伸出舌头舐舐嘴唇:“这使我的处境很尴尬了,我当然不希望杀死他,但当他来临时,我却可能会做出一些迫不得已的事情!”
  “所以我要找你来,我不想我的儿子和你这样一个人硬碰。”能村那严肃的脸上现在忽然又出现一个微笑了:“也幸而你刚在本地经过。渡边先生,我要你做的事情就是,第一,找到我的儿子,第二,证明是谁杀死秋叶的,我是一只老虎,我要知道我的儿子到底是虎是犬!”
  渡边只是看着他。
  “当然。”能村说:“叫你做事是有酬劳的,而且我知道你要的酬劳会特别高,但你告诉我你要的数目吧。钱方面不成问题!”
  渡边的眼球动了一动:“我事后再提出,反正我目前也不是很穷!”
  能村点头:“这是一个好办法,事情办好之后才开价,你就会知道要多少,我也不会觉得不值!”
  渡边沉默了一会,又抬起眼睛来看能村:“我听说你那宝贝儿子的脾气很古怪,是吗?”
  “像他父亲。”能村咯咯地笑起来,但随即又恢复了严肃:“渡边先生,我得要求你一件事情,不要杀死我的儿子――无论怎样,不要杀死他,因为我就只有这一个儿子。”
  这是一个最难答应的要求,因为能村的儿子正在要杀渡边,能村却要求他别杀他儿子,万一面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那怎么办才好?但渡边只是回答,“我尽我的能力吧!”
  “很好。”能村点着头:“现在――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可以在这里过夜,我有许多豪华客房,这里也有一切舒适的设备!”
  他并没有等渡边拒绝,就按了手边的一只唤人铃。一个年轻的女仆在门口出现了,能村挥挥手:“带渡边先生到他的房间吧,他在这过夜!”
  那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仆。她温婉地对渡边一鞠躬:“请跟我来,先生。”
  渡边站起来,对能村说:“晚安!”便跟着那女仆走了。
  当他走到走廊尽头时,能村又一次叫住了他:“渡边先生!”
  渡边转身看着他。
  “再告诉我一次。”他说:“秋叫是你杀死的吗?”
  渡边的面容也同样严肃:“你以为我习惯说谎吗?”
  “那么,”能村忧愁地叹了口气:“似乎是我的儿子在说谎了!”
  “我相信他如果是说谎的话,一定也有一个很好的理由!”渡边说:“我希望我能替你找出这个理由!”
  “谢谢你,渡边。”能村说:“在这个屋里,你是我的贵客,你甚至可以强xx我的女仆人,但要记住,有一件事你不能做,就是不要去游泳,你知道那水里什么的!”
  “我知道!”他不由地抖了一抖。
  他跟那女仆出去了。
  那女仆带他去的是一间豪华套房,设备豪华而现代化,如一流的大酒店。
  “衣柜有衣服替换,”她指出:“我是专门侍候你的,我叫加奈由美,你有什么需要,只要按铃,我马上就会来了!”
  “谢谢了!”渡边说。当地出去之后,渡边就推门走出露台。从露台可以看到那湖面。在月光之下,一艘快艇正从对岸驶回来,不知什么人回到岛上。
  渡边转身进了浴室。
  他现在最需要的还是洗一个澡。上一次回到酒店,他碰见了加代,因此没有机会做这件事,现在这里有和他住的酒店相媲美的一切没备。
  他放了水,泡在水中,想着能村的儿子,温习着他对这人所知道的。很可惜,他所知道的却不多,不如他知进能村那么多。
  能村资格老,很出名,但他的儿子还是年轻人。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