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柔软_第6章

小说:柔软作者: 廖一梅 更新时间:2020-06-27 18:39:38

不肯在那儿待下去了.
   年轻人:后来,你就选择了让人更美的工作?
   女医生:我喜欢急诊室.在那儿你是医生,是最接近上帝的人,在那儿你可以看见一个人在你手里起死回生,那感觉不同寻常.
   年轻人:是啊.
   女医生:在那儿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医生,病人,生和死.那地方让我放松.
   年轻人:放松?
   女医生:因为紧张而完全投入,其实是放松的,你不会再想到自己.我喜欢完全投入的感觉.但是,医生,不是上帝.
   年轻人:当然.
   女医生:你会说当然.但是作为一个医生,要在心里认同这个不是件容易的事.我见了太多的死亡,你注意到吗?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死在家里,他们多数都死在医院的急救室里,被切开气管,插上管子,心脏电击,临死的时刻人非常无力,没人问他们是否希望平静地死去.医生为了让人多活有限的几天,甚至几小时,做许多无谓的抢救,那是通常的做法,没人管你愿意不愿意.死其实没什么,每个人都要死,但不该死得太难看、太痛苦.医生对抗的是疾病,不是死亡,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是我们每个人出生的必要条件.我都做过,切气管,一次次地电击,心脏按摩术,大家都鼓励那些锲而不舍的病人和医生,可我觉得应该做的是躺在床上等死.安详的,平静的,有尊严的.
   年轻人:我也希望能那样死去,最好是死在爱人的怀里.
   女医生:你满脑子的浪漫想法,你会呕吐在你爱人身上,你腐烂的内脏散发的臭气会把他熏晕过去.
   年轻人:哈哈,你那么美,不该这么尖刻.
   女医生:你像所有的男人一样肤浅,希望你变成女人以后能好一点儿.
   年轻人:你真让我吃惊,知道吗?我从来没想到一个被人称为荡妇的人会有一张这么严肃的脸!
   女医生:(眯起眼睛)是的,我是个一本正经的荡妇.
   年轻人:我简直能想象出你那个样子……他们说你和靳医生在手术室乱搞,被几个护士撞了个正着,你当时衣冠极度不整,但脸上毫无惊慌之色,很严肃地对闯入者说:请把门关上.
   女医生:那是真的.你还听说了什么?
   年轻人:很多.
   女医生:有些是真的,但大多数出自他们下流的想象.不过,我们的确在很多地方做过爱.
   年轻人:生活太平庸了,你为他们提供了多年的谈资.不,不,这个故事将在这个医院代代流传.
   女医生:成为传奇原来这么容易.
   年轻人:你很勇敢.他走了,而你居然留下了?
   女医生:也许,我只是还没来得及走.
   年轻人:你们就这么滑稽地结束了?
   女医生: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变成女人?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为什么?做女人到底有什么好?
   年轻人:我也不知道.但是,问题是,我是个女人!
   女医生:不,你不是.你没有从十岁开始来月经,没有经历过每个月的腰酸肚痛,每个月的内分泌波动,对女人那些从小难以启齿的秘密你一无所知.
   [年轻人想插话,但女医生不让他说话,她有点喝多了.
   女医生:知道奥美广告总监的故事吗?为了写出最令女人动心的卫生巾广告词,这位男总监在卫生巾上倒上浓咖啡,贴在自己的内裤上,坐地铁上班.但是咖啡也会干的,也没有那么黏糊糊……你是女人吗?
   年轻人:我希望能那样.
   女医生:不,你不会希望.男人一生的激素变化曲线,女人每个月都要完成一次.那就像是雌二醇,孕激素,雌激素和雄激素构成的过山车,你坐在上面翻转颠倒,从高到低,从低到高,直到生命终点.在女人的整个生殖期中,先是月经前综合征在等着你,然后还有冬季抑郁,产后抑郁,最后是绝经前综合征和更年期综合征.
   年轻人:你的腔调像个女性主义者.
   女医生:我的腔调就是个医生!
   年轻人:你不是女性主义者?
   女医生:我没有女性主义者那么有信心.如果非谈主义,我唯一能接受的是悲观主义.
   年轻人:不好玩!
   女医生:我能明白,你想听到作为女人的美妙之处,使你手术时对着一片天堂的幻觉进入昏迷,好忍受落在你身上的刀砍斧劈.可是,我没什么好消息可以告诉你.
   年轻人:不可能没有!作为一个荡妇,你肯定比很多女人都熟知女人身体的种种美妙之处.
   女医生:美妙?哈,那很自然的就是说"性"喽,的确美妙."只有性行为可以帮助人深入地了解自我."但是真相是:我从小就害怕自己被强奸.虽然还不太懂强奸是什么意思.强奸,这个刺耳的词是悬挂在每个女孩头上的剑,那些大人谈到这种事时的暧昧可怕的表情,让我觉得那一定是比死更可怖的事.小时候我对男人充满恐惧,觉得所有的男人都会对我非礼,那是种怀着古怪欲望的恐惧.上小学时,临街有个女孩被陌生男人抱上车又扔了下来;拥挤的公共汽车上有人偷偷抚摸我的手臂;在少年宫学剪纸,那男老师在同学走了以后亲了我……然后,在我明白男女是怎么回事以后,作为处女这件事又让我紧张了好多年.这是一件必须解决的事,我没有碰上一个熟练的男人,只能和毛头小伙子乱忙一气.你不知道,从小担心被强暴是什么感觉,驱除这个压力的唯一办法就是赶快找个人fuck,就算选错了人,就算感觉不怎么样,起码你心理上没问题,那是你自己的选择.那样干完了,我就对男人毫无恐惧感了,因为我知道他们要什么,那些我给得起.我曾经幻想建立一所医院,由一些温柔的有同情心,有责任心的男人组成,他们要经过严格的培训和考核,每个少女的第一次都在医院里完成,作为一种社会公益和良好的习俗,这些男人要有充分的爱心和技巧,能使她们获得高潮和信心.
   年轻人:那些男孩子呢?
   女医生:当然,相应的,也应该有一座男童医院.这以后,他们才能自由选择各自喜欢的人做这件事,或者永远不再做这件事.
   年轻人:一定有某个少男或少女爱上令他们有快感的女医生和男医生.
   女医生:那是免不了的,需要某种制度保证,他们不能再见那些医生第二次,就像人已经生了下来,就再不能回到妈妈肚子里一样.
   年轻人:你认真想过这些事?
   女医生:是的.
   [年轻人笑.
   女医生:这好笑吗?
   年轻人:不好笑,你真的很一本正经.那你又怎么成为一个荡妇的呢?
   女医生:我知道对你来说"荡妇"是个有吸引力的词,可能是因为它够女人,身体里更多的女人?
   年轻人:你说的对.
   女医生:所以我容忍了你"荡妇"来"荡妇"去地称呼我……
   年轻人:那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其他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