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柔软_第9章

小说:柔软作者: 廖一梅 更新时间:2020-06-27 18:39:42

储存着你的遗传基因一样.
   年轻人: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女医生:俗套话呗.
   年轻人:真的?你看起来有点闷闷不乐.
   女医生:手术前的紧张.
   年轻人:你看见碧浪达就不紧张了,真的,她能让你沉到最底,也能high到最高……
   [后台化妆间.
   年轻人:嘿,碧浪达!
   [碧浪达坐在镜前,没有带假发,露出他剃着短短寸头的脑袋.
   年轻人:我带了朋友来看你!
   女医生:你好.
   碧浪达:你好!徐一凡.
   年轻人:他是有名的服装设计师.
   碧浪达:不,裁缝.(拿起假发戴上,露出碧浪达才有的朦胧笑意)你好,我是碧浪达.
   年轻人:她是我的医生,最好的医生!
   碧浪达:(女人式的大惊小怪)我的老天爷,别告诉我你已经割了你的鸡巴!
   年轻人:没有,还没有,但是明天会!
   碧浪达:(对女医生)是你干的?
   女医生:恐怕是.
   碧浪达:天啊!
   年轻人:你也可以找她做,她非常棒!
   碧浪达:你疯了吗?我为什么要对自己做那样的事儿?!
   年轻人:你不是经常在台上说"等我长出个真吕,就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婊子"吗?
   碧浪达:我是说"长出",不是说"做出"!
   年轻人:长不出就得做!
   碧浪达:我才不要当女人,当女人有什么趣?跟当男人一样坏!
   年轻人:(对女医生)看,他就是这样的,厌烦当男人,又厌烦当女人,就只能两头跨着.
   碧浪达:咱俩的区别在于,你是性倒错,我是生活倒错!
   年轻人:明儿我就把它正过来!
   碧浪达:生活不过是个沙漏,正着放,反着放,怎么放都是同样的时间流逝.
   年轻人:我的天,你快卸妆吧!碧浪达的酸话太多,我们在外面等你喝一杯.
   女医生:(忽然)今天不了,太晚了!(对碧浪达)很高兴认识你!
   [女医生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年轻人有点诧异.
   碧浪达:(向年轻人)她不快乐.当然,没有人是快乐的,只要他是人.
   年轻人:希望你那倒霉的悲观主义不要传染了她,特别是在我手术的前夜!
   碧浪达:这话说得太自私了不是吗?你只关心自己的.
   年轻人:你,认为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希望看到每个人都放弃生活你就安心了!
   [年轻人生气地离去.
  www.56wen.comtxt.小_说_天堂
  第8章 女医生的瑜伽课
   [女医生家.
   [女医生进门打开灯,年轻人跟着进来.
   女医生:我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年轻人:你还好吗?有点不对劲儿?难道比我还紧张?
   女医生:也许,明天,不是个做手术的好日子.
   年轻人:你在说什么?!好了,没事儿,你只是累了.
   女医生:碧浪达说得对!不过是个沙漏,正着放,反着放,怎么放都是同样的时间流逝.
   年轻人:(笑)自怨自艾,女人唯一的缺点!不过你不只是女人,你是我的上帝.
   女医生:我们是医生,不是上帝!我们离上帝差得远呢!一个女性生殖器不仅仅是一个洞!它的阴道壁上布满了神经纤维,8000根神经纤维,比手指舌尖上的都要多,密度是阴茎的两倍.这些神经丛被刺激时,女人的身体就会分泌出令她们快乐的多巴胺和5-羟色胺.我可以为你造一个可以乱真的阴道,阴唇,阴蒂,但我不能为你造一个女性的内分泌系统,神经系统,一个没有子宫的阴道是没有水源的河道,它到底能给你带来多大快感,是不是能让你体验性高潮我不能保证.(停顿)更残酷地说,曾经有人提出过质疑:再造阴道术是让变性人的配偶感觉好些,而不是他们自己.你在做一件对抗自然的事.
   年轻人:好了!我知道我只能有个干涸的洞,但是它会让我重生!那就是我要的东西!什么都不能阻止我,我所有的自我怀疑,痛苦,悲观,绝望,都等着这个洞让我透口气.
   女医生:见鬼,你以为割了鸡巴,在身体中间开一个洞,一切问题就解决了?我这儿就有一个洞,说实话还是个不错的洞呢!那又怎么样?
   [两个人沉默了片刻.
   年轻人:作为女人你实在粗话连篇.有人受得了你吗?如果不是因为你有个挺不赖的洞.
   女医生:很少,我看.
   年轻人:那是他们蠢!不懂得你有多好,看着严肃,其实心肠柔弱,而且风情万种.
   女医生:好吧.谢谢你,我真的累了,再见!
   [女医生走到床边,鞋子也没脱,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不再理睬年轻人.
   [年轻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走到女医生床边,蹲下身开始帮她脱鞋.
   女医生:我说了再见.
   年轻人:嘘.
   [女医生不再出声,随年轻人帮她脱掉鞋子,大衣,撩开裙子帮她脱长筒袜.
   [年轻人把脱掉的袜子远远地扔到床边.打开床头的台灯,关上房间的顶灯,然后也脱了鞋和外套.
   [年轻人在女医生身边躺下.
   [女医生没有动.
   [两个人并排躺着,看着天花板.
   年轻人:你爱他?
   女医生:谁?
   年轻人:那个离开的人.
   女医生:不知道.
   年轻人:爱不是丢人的词!至少对我不是.
   女医生:可能.
   年轻人:你对他的离开感到失望?
   女医生:失望?对世界,对自己,对你寄托希望的东西,失望是免不了的.
   年轻人:听听,听听你的回答,滴水不漏.我不是记者,是你的朋友,是在关心你,你用不着这么谨慎地回答我! yuedu3();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其他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