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柔软_第12章

小说:柔软作者: 廖一梅 更新时间:2020-06-27 18:39:45

记者熏了个大跟头.
   碧浪达:你真是个刻薄女人!
   女医生:那还真不是.
   年轻人:你认识她?她也是你的病人?
   碧浪达:真的?!哪?屁股还是乳房,哪是你下的手?
   女医生:我才没那么笨,我说一个字,你明天就会在夜总会当笑话讲.
   碧浪达:没人会相信一个易妆歌女的话,也没人会告我诽谤,这就是为什么我永远可以当众说真话的原因.我太低了,他们简直犯不上拿脚踩我,就是睬了也不过是弄断了她们的鞋跟,而烂泥完好无损,出莲花而不染.
   [女医生大笑.碧浪达也很得意.
  wwW.56WeN.cOm五//六//小。说。 网
  第10章 被狗尿过的婚纱(2)
   年轻人:碧浪达,说到鞋,我可以借一双你的高跟鞋吗?
   碧浪达:当然,我可以借给你我毕生的收藏.
   [碧浪达打开一个鞋柜,里面琳琅满目,摆满了各种样式的大号高跟鞋,鞋跟都在十寸左右.
   年轻人:哇!
   碧浪达:要跟你那个大块头擎天柱一样的新郎接吻,没有一双我这样的高跟鞋还真够不着.只有你这种娇小的女人才会对那么大块头的男人感兴趣!
   年轻人:说得对,我知道你只喜欢矮胖型.
   碧浪达:我倾向叫他们小可爱型.你仔细检查过那家伙的玩意了吗?合你的尺寸吗?(对女医生)你给他做了一个什么尺寸的荷包,或者说鸟巢?
   女医生:直径3.5厘米,至多9厘米到10厘米长.
   碧浪达:天啊,如果你发现你的追求者,甜蜜温柔的好人儿,脱了裤子那玩意硕大无比,你再欲火中烧也得拒绝,他会把你撑坏的.
   [年轻人无所谓地耸耸眉头.
   年轻人:好过没有,至少我不再需要阴道扩张器了.
   女医生:我可以送一个处女膜作为你的结婚礼物,如果你想要的话.
   年轻人:谢了,那玩意我就不要了,为了被操忍受的疼,我已经够多了!不是吗?
   女医生:那倒是,再说你知道我对那东西的看法,上帝无聊的设计,增加了男人的变态.
   年轻人:你对男人的评价总是不太高.
   碧浪达:别信她的,她只是嘴上说说,顶多是恨铁不成钢.她是典型的嘴硬逼软,不可救药型的.
   年轻人:(大笑)哈哈……
   碧浪达:当然,我们三个都是不可救药的女人.
   年轻人:(对女医生)你认了?不反击吗?
   女医生:好吧.得承认,他们不可替代,方向感极佳,认路的确有一手.
   年轻人:他们无论长到多老,都很孩子气.
   女医生:他们心脏每跳一下,就会有一千多个新鲜的精子被制造出来,等着甩出去.
   年轻人:但对我毫无用处.
   女医生:对不起.
   年轻人:不用,我没那么脆弱.
   碧浪达:你们觉得我在婚礼上唱《相见不恨晚》怎么样?我觉得别的歌都太伤感了.
   [年轻人愣了一下,没有马上回应,一瞬间,三个人忽然陷入沉默,而且三个人都感到了这种沉默.
   年轻人:妖姬更适合在晚上唱歌,你觉得呢?婚礼是上午十点.
   碧浪达:当然,你说得对,上午十点?我满脸的褶子和肚子,在十点的阳光下是没法儿掩饰的.
   [电话响了,仿佛专为缓解这个尴尬的场面.碧浪达借机离开.
   碧浪达:抱歉,你们挑鞋吧,我可要接受采访了,现在我是大牌.
   [房间里只剩下年轻人和女医生,年轻人低着头试鞋,穿给女医生看.她不敢正视女医生,像做错了事一般.
   年轻人:好看吗?
   女医生:(轻声地)你伤了他的心,他本来盼望在你的婚礼上唱歌的.
   年轻人:我知道.可是,他实在太醒目!会吓着那些客人,还有马克的父母.
   女医生:他既然知道……
   年轻人:但他的父母不知道.我觉得我也没有必要对每一个新认识我的人都解释一下:我本来是男的!
   女医生:当然.
   年轻人:你不会怪我吧,希望你不会觉得我没良心,我只是,想过全新的生活.
   女医生:当然.
   年轻人:你是我的医生.
   女医生:是.
   年轻人:最好的朋友.
   女医生:是.
   年轻人:我的证婚人.
   女医生:是,我已经答应了.
   年轻人:还是我孩子的干妈!记得吗?我做手术的前夜,那个摸骨算命的说我会结婚,有两个孩子,我就准备收养两个孩子!你当时说他说得很准,我还不信呢!
   女医生:是.
   年轻人:他那晚上对你说了什么?你一直不肯告诉我.
   女医生:他对我说,我会一直独身,孤独,没有孩子,因为我的工作是完全违背自然的.
   年轻人:胡说!你是在帮助别人,你是尽自己所能帮助那些痛苦的人,像我这样的人!
   女医生:还有那些希望有一张和张柏芝一样脸的人,或者应她们男友的要求.
   年轻人:那天你闷闷不乐是因为这个?
   女医生:是.
   年轻人:那晚你很沮丧,你不会真的信了他的话吧?
   女医生:也不能说信,但我当时很慌,不知道怎么才好.本来我也一直怀疑自己的工作,觉得它毫无价值.
   年轻人:可你仍然给我做了手术.
   女医生:"人生在世,一生不过一瞬,生命变幻不居,感官犹如微弱星火,肉体无非蛆虫饵食,灵魂乃不安的旋涡,命运一片黑暗,名誉难以捉摸.到头来,有形肉体似水循环复始,灵魂尽成梦幻泡影."
   年轻人:谁说的?
   女医生:一千八百年前的一个罗马皇帝.
   [两个人沉默着.
   年轻人: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女人!
   女医生:我真荣幸.
 &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其他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