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纸人_第4章

小说:纸人作者: 周德东 更新时间:2020-06-29 01:16:26

/>    进去之后是一个很小的外间,只放着一张破旧的木桌和两把破旧的椅子,显得冷冷清清。桌子上放着一个脏兮兮的练习本,已经卷边,估计是登记用的。
    除此,什么都没有了。
    正对着铁门还有一扇铁门,走进去应该就是停尸房了。
    张清兆第一次走进这种地方,脊梁骨一阵阵发冷。
    那个人在椅子上坐下来,没有脱掉雨衣,也没有摘掉帽子,说:“你问什么?”
    张清兆不安地看了看他,说:“我是开出租的。昨晚,我拉了一个乘客,他下车就不见了……”
    “你找我干什么?”
    “昨晚,我接到一个电话,不知道是谁打的,他在电话里只说了一句――火葬场停尸房……”
    对方有些不耐烦了,说:“这跟我没有关系!”
    “我想……”
    突然,看尸人想起了什么,他盯住张清兆的眼睛,问:“那个乘客花了多少钱?”
    “二十一块。”
    看尸人似乎吃了一惊:“他给你的是一百块,你给他找了七十九块,是吗?”
    “你怎么知道?”
    看尸人呆呆地想了想,然后说:“你跟我来!”
    他站起来,掏出钥匙打开停尸房里间那扇铁门,走进去。
    张清兆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突然有点不敢进了。
    看尸人走着走着,感觉到他没有跟上来,就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说:“你进来呀!”
    张清兆低低地说:“师傅,我有点怕……”
    看尸人突然笑了,说:“你要是不想看就算了。”
    张清兆显然不甘心放弃,他左右打量着看尸人的两只眼睛,问道:“你到底让我看什么?”
    看尸人说:“你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张清兆咬咬牙,慢慢走了进去。当他的脚跨进停尸房里间的铁门时,打了个寒噤,“这里面怎么这么冷?”
    “放冷气了。咱们这个火葬场没有尸体冷藏柜,有隔日大殓的尸体,就放在这儿。”
    张清兆看到,这个停尸房中间,有一条长长的过道,两边是停放尸体的简易隔档,大约有三十个。隔档里是冰冷的铁架子床。
    这个房子太空旷了,太寂静了,只有看尸人的皮鞋声:“咔,咔,咔,咔……”
    外面是阴天,窗子又小,里面的光线很暗淡。
    张清兆好像走进了某种不流动的时间里。
    他朝两旁看去,多数的隔档都是空的,他只看到两三个尸床上蒙着白布,露出死尸的脚丫子。
    他发现,那些脚丫子都显得比正常人的脚大许多。
    他把头转过来,看了看前面看尸人的脚。
    他的脚好像也比正常人的脚大许多。同时,张清兆还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个人好像越走越慢了。
    张清兆感到更冷了,他也慢了下来。
    他忽然有了一种预感――这个穿雨衣的人接下来就会走进一个隔档,慢慢躺在一张高高的尸床上,用蒙尸布盖上自己……
    张清兆停住了。
    他猛地转头看了看。
    那扇铁门,那惟一的出口,已经离他很远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
    看尸人回过头来,说:“你怎么不走了?”
    在这个阴森的停尸房里,张清兆感到这个看尸人的声音更嘶哑了。他直直地盯着他的双眼,突然说:“你为什么不脱掉雨衣?”
    看尸人说:“你不是也没脱吗?”
    张清兆这才意识到自己也穿着雨衣。
    在对方的注视下,他又朝前迈步了。
    看尸人也转过身,继续走。
    他果然走进了一个隔档。
    那里面躺着一具死尸,脸蒙着,只露出两只棕色的尖头皮鞋,长长的。那无疑是一双新鞋,鞋底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尘土。
    看尸人转过身,朝张清兆招了招手。
    张清兆远远地站着,双腿好像灌了铅。
    看尸人说:“你到跟前来。”
    他吃力地朝前移了两步。
    看尸人不再勉强他,慢慢掀开了那具死尸腰间的白布。
    一只苍白的手露了出来。
    它的血不流了,神经不通了,像一截僵直的木头。
    张清兆看着这只手,头皮一下就炸了――它紧紧捏着几张钞票。
    张清兆仔细查看这几张钱,惊怵到了极点――这些钱正是他昨夜找给那个乘客的钱,其中还有那张十元的伪钞!
    他的眼睛离开了死尸的手,慢慢朝上移,最后死死盯住了死尸脸上的白布……
    千真万确,就是这具死尸,昨夜坐了他的车!
    他始终戴着宽大的雨衣帽子,没有说一句话。
    张清兆一直没有看到他的脸。
    现在,这张脸蒙在白布下面,张清兆仍然看不见。
    他紧张地对看尸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快离开,然后,踉踉跄跄地退出隔档,跑到了外间。
    看尸人跟着他走出来,返身把铁门关好,锁上。
    外面响起了雷声,天更黑了,雨更大了。
    张清兆惊惶地问:“这具尸体是什么时候送进来的?”
    “昨天下午。”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手里这些钱的?”
    “今天早上。我数过了,是七十九块。我还抽了几下,竟然抽不出来,就像夹在老虎钳里一样。我一直很纳闷,因为昨天晚上我离开时还检查了一遍尸体,并没有发现这些钱。”
    “这个停尸房还有人能进来吗?”
    “只有我一个人有钥匙。”
    张清兆不说话了,他盯上了看尸人的雨衣。
    看尸人低头看了看,不解地问:“怎么了?”
    刚才,张清兆清楚地看到了那具死尸的袖子,他身上穿的不是雨衣,而是一件深蓝色哔叽上衣。
    张清兆低声问:“昨天夜里,你的雨衣放在哪儿了?”
    看尸人指了指墙上的一个挂钩,说:“我就挂在这儿了。”
    接着,他又补充说:“昨天早晨天很阴,我来上班时带了雨衣。晚上,我看雨没下来,回家时就没有穿。”
    这件灰色的雨衣昨夜一直挂在这个阴森的停尸房里。
    就是说,昨夜那具死尸穿的就是这件雨衣! yuedu3();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