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纸人_第5章

小说:纸人作者: 周德东 更新时间:2020-06-29 01:16:29

r/>    要不然,刚才张清兆怎么一见到这个看尸人就心里发冷呢。
    “我能进去看看……他的脸吗?”张清兆突然说。
    “为什么?”
    “到现在为止,我还一直没见到他的脸,我想看看他到底什么样子……”
    看尸人摇了摇头:“他的脸已经没了。”
    “没了?”
    “他死于车祸,脑袋撞碎了一半。今天,美容师要用石膏给他做一张假脸,要不然,他昨天下午就烧了。”
    “他是什么时候死的?”
    “前天晚上,六月五号。”
    “是什么车撞的?”
    “好像是出租车。”
    “司机呢?”
    “跑了。”
    “他在哪里出的车祸?”
    “王家十字。”
    张清兆像被电击了一样猛地抖了一下。
  www.56wen.com五。六. 小。说 网
  第5章 石膏脸
    这件诡怪的事,让张清兆受了很大刺激。
    他两天没有出车,躲在家里,回忆在停尸房的每一个细节。
    到城里开出租车五年了,他每时每刻都很小心,没有发生过一次交通事故。
    他算是一个善良的人,假如撞了人,他不会逃逸。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的胆子很小,他宁可接受处罚,也不想日后被抓住严惩。
    有这样一句话――常在河边站,没有不湿鞋的。
    三年前的一天晚上,两个警察突然来到他家,把他带走了。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到了公安局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前一天晚上,在王家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有个男人带着妻子过马路。
    他妻子怀着孕,刚满九个月,丈夫陪着她遛弯。突然下雨了,很急,路面上转眼就有了积水。
    幸亏他们拿着伞。
    夫妻俩过路口的时候,猛地拐过来一辆出租车。
    那车开得太快,而两个人又撑着伞,躲避不及,被那辆车撞了个正着。
    司机明明知道撞了人,但是由于当时天黑,又没有人,他连刹车都没踩,猛轰油门疯狂逃窜了。
    丈夫爬起来,看到妻子四仰八叉地躺在马路上,圆圆的肚子已经被轧扁了,鲜血溅了满地,他悲惨地叫了一声。
    这是一起特大交通事故,那个孕妇和腹中的孩子都死了。
    幸存的丈夫一口咬定他记下了那辆车的牌号――滨a65927.滨a65927是张清兆那辆车的牌号。
    警察对张清兆进行了讯问。张清兆百般争辩,声称他根本没有撞人。
    警察当然不相信,把他留置了。
    王涓听说张清兆被抓了起来,吓坏了,急忙从老家赶来,四处找张清兆的表哥,请他帮忙。
    张清兆的表哥叫陈胜,在市交警大队当交警,他不在事故科,在宣传科,是科长。
    知道这个关系的人,都以为张清兆是因为他才到城里跑出租的。实际上不是这样。
    陈胜是个小肚鸡肠的人。
    多年前,他在中学当老师,因为一台照相机,他和张清兆弄崩了,两家多少年都没有来往。
    老实人犟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这么多年来,张清兆一次都没有主动找过陈胜。
    有几次,和张清兆在一起等活儿的出租车被扣了,司机来找他帮忙,他每次都一口回绝。
    别说别人,就是他自己因为违章被扣了驾照,都没有求过这个亲戚,他宁可交罚款,甚至参加学习班。
    就这样,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生分。
    果然,陈胜接到王涓的电话后,连面都没露。
    两天后,张清兆被放了出来。
    警方经过调查发现,出事的那天晚上,张清兆确实和两个朋友在家里喝酒,车停在楼下,没有开出来。
    那两个朋友先后作了证。
    张清兆回到家之后,听说王涓给陈胜打过电话,把她骂了一顿。
    那之后,他一直暗暗庆幸出事那个晚上他没有出车,要不然,很可能就说不清了。
    警方认为,那个受害者丈夫提供的车牌号有误。
    当时是黑天,而且下着大雨,他一定是看错了。
    另外,他眼见着妻子一眨眼就被轧得鲜血四溅,不成人形,那种打击无疑是巨大的,极有可能陷入了精神恍惚状态。
    后来,警察又调查了和这个牌号相近的几辆车,都一一排除了。
    直到现在,那辆肇事车都没有找到……
    时隔三年,王家十字又发生了一起车祸!
    张清兆开始回想,六月五号那天晚上他在哪里……
    那天晚上,他一直趴在第二医院门口等活儿,只拉了一趟,是一对夫妻,抱着一个孩子。
    他们是从医院出来的,那孩子好像病了。
    一路上,那对夫妻没说任何话,只有那个襁褓中的孩子哭个不停,一直到下车,还在哭,哭得人心烦意乱。
    第二医院在市中心偏东,而王家十字在西郊。
    他肯定没去过那个偏僻的十字路口。
    可是,那具被撞死的尸体为什么要纠缠他呢?
    事情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过去了。
    王涓的预产期越来越近。
    张清兆把母亲从农村接来,照顾她。
    他照常出去拉活儿。
    这个家全靠他的车轮子赚钱糊口。自从买了这辆夏利车之后,家里就没什么积蓄了,现在又要添一口人,他突然有了一种急迫感。
    他听说,到医院生个孩子得花不少钱,还得给医生塞红包。
    张清兆不吝惜这点钱,千金难买母子平安,这道理他懂。
    这天晚上,他又到第二医院门口等活儿。
    天阴着,但是没有下雨。
    他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坐车,心里惦记老婆,就到旁边一家公共电话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是母亲接的,她说:“王涓没什么事,你放心吧,她在看电视呢。”
    张清兆放下电话,一转身就看到有个戴墨镜的女人正在他的车旁转来转去,等着司机回来。
    他急忙跑过去。
    “走吗?”她问。
    “走走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