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维熙作品集

风眼泪

简介:这儿是苇乡,遍地是铁秆芦苇。 时正初秋,芦苇绿转青黄,密不透风、厚如墙垣的芦苇塘,到处飞舞着灰白色的芦花。它比春天的柳絮片儿要大,比天上匆匆行走的云片要小,灰蒙蒙地在芦苇塘的上空飘来荡去,似在宣告着绿色的夏天已经过去,萧瑟的秋天已经来临。 前几天,苇乡下了场秋雨,由于芦苇遮天蔽日,虽经秋阳几日酷晒,芦花荡里的盘肠古道仍然是泥水汤浆。车辙里江着积水,蛤蟆从积水中伸出尖尖嘴巴,瞪着

阴阳界

简介:草芽迟迟不肯返青吐翠,山沟沟的小河还铺着冰凌。索泓一走在晋北的螺旋形盘山小路上,心里也如同揣着一块冰砣,冷在心坎,凉遍全裑。举头望去,这儿峦峰重叠,云是灰的,山也是灰的;云在山里,山在云中,山和天浑浊一脃,似在混淆着人间和天堂的差别。  群山的绿意虽然珊珊不至,天空中的鹰鹞却开始觅食了。不,那不是一只鹰,索泓一终于把天上那只越来越大的飞禽,看个一清二楚——那是一只比鹰鹞要大上一

走向混沌

简介:作者以不加任何雕饰的笔触,记录了自己二十多年的苦难历程。其实“苦难”这两个字根本载不动这二十年的沧桑。妻子张沪的两次自杀,白发老母被掀斗遣返,儿子无辜遭人耳光,使作者心灵中最圣洁的亲情横遭践踏。骄阳下的灵与肉之裸,化工厂烈火中的再生,矿井下挥汗如雨的劳作,使作者的肉体备受煎熬;最富悲剧意义的是残酷的现实对作者内心深处涌动着的浪漫情愫和文学梦想的摧残。这其中的凄楚、

黑伞

简介:黑纱意味着死亡 黑土象征着收获希望。 黑伞呢?

牵骆驼的人

简介:三月三,庙门开。大漠烟尘笼罩下的冷寂小镇,一下子变得热闹非凡。进香者接踵而来,旅游者纷沓而至。吹糖人的,顶竹幡的,卖棉花糖的,耍猴戏的,唱大鼓的,推售耗子药的,云集在小镇外喇嘛寺前的广场上。而从南方来的“倒儿爷”,在场子周围挂出五颜六色的新潮夹克衫;土的,洋的,半土半洋的以及土洋掺合的杂拌儿,给这一年一度的庙会,抹上了不伦不类,但却充满了英勃生机的色泽。农历三月三是公历四月十八日

远去的白帆

简介:从维熙的中篇小说《远去的白帆》的命运便是给我印象深刻的一例。大约1981年9月,那时我在一家全国性的文学刊物工作,正在准备即将发稿的第11期刊物 的小说稿件,但是一时却找不见“叫座”的作品。正自发愁,我的朋友、画家李焙戈送给我从维熙的中篇小说新作《远去的白帆》。这是一份已排版、插图就绪的16开清样。原来李君取自北京市某大型刊物,本已安排刊出,临时抽下来了。我读后,觉得这是

落红

简介:虚幻的开篇时间:一九八八年早春之夜的子时。 地点:城内城隍庙的阴曹地府。 人物:城隍庙的阎王爷、判官。大殿两厢站有青面红发的阴间诸神和执管擒拿的牛头马面等厉鬼。守护殿门的常官和鸡脚官,威严而立。 判官手翻生死簿:报告阎王,寅时又有一阳世生者回归西天,驾返瑶池。 阎王:阴阳?  判官:阳性。 阎王:是何物转世投生? 判官:牛。 阎王:阳寿几何? 判官:六十七。 阎王:善恶? 判官:善迹斐然,恶迹零丁

空巢

简介:——一个人和一只鸟的游戏  3.1416的圆周概算率,是几何学中的数字,还是人生命还的“易经”? ——笔者偶想

雪落黄河静无声

简介:绿化树《绿化树》的严重缺陷超越自己与超越历史关于《绿化树》评价的思考读《绿化树》随笔我读《绿化树》鲁班的子孙旧规范解决不了新矛盾《鲁班的子孙》的沉思我读《鲁班的子孙》也谈《鲁班的子孙》东方女性论《东方女性》的得失《东方女性》赞雪落黄河静无声华夏之魂愿将忧国泪来演丽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