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尔罕·帕慕克作品集

我的名字叫红

简介:《我的名字叫红》是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穆克的作品。小说讲述1590年末的伊斯坦布尔,国王苏丹秘密委托制作一本伟大的书籍,颂扬他的生活与帝国。四位当朝最优秀的细密画家齐聚京城,分工合作,精心绘制这本旷世之作。此时离家12年的青年黑终于回到他的故乡——伊斯坦布尔,迎接他归来的除了爱情,还有接踵而来的谋杀案…… 一位细密画家失踪了,随即被发现死于

纯真博物馆

简介:《纯真博物馆》(土耳其语:Masumiyet Müzesi),是由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穆克撰写的一部小说。这部小说于2008年8月在伊斯坦布尔出版。2010年1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引进并出版了该书的简体中文版。 作者帕穆克说“这是我最柔情的小说,是对众生显示出最大耐心与敬意的一部。小说以帕穆克娴熟的第一人称叙述。共83章,土耳其版592页,中文版559页。 帕穆

简介:《雪》是帕慕克的第7本小说,故事发生在1992年的四天四夜里。主人公卡,一个多愁善感的诗人,借着记者的身份在土耳其偏远小镇卡尔斯城游逛。现代与传统,政治与宗教……这些冲突把卡尔斯城的人们分为两极,整个小镇的氛围充满了压抑、愤怒、阴谋和暴力。大雪封途,卡尔斯通往外部的一切交通都被割断。大雪下得无休无止,杀人的枪声响起在舞台上,卡尔斯陷入了军事政变的恐怖之中。

白色城堡

简介:白色城堡是一本小说,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罕·帕慕克第一部历史小说。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被认为是当代欧洲最核心的三位文学家之一(此说备考,尚不知另外两位为谁),是享誉国际的土耳其文坛巨擘。 年轻威尼斯学者被俘虏到伊斯坦布尔,成为土耳其人霍加的奴隶。二人竟然外貌神似。时间久了,他们甚至比对方更熟悉对方的生命历程和生活习惯。 他们联手对付了席卷土

伊斯坦布尔

简介:这是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尔罕·帕慕克的自传性作品。 《伊斯坦布尔》书写的既是一部个人的历史,更是这座城市的忧伤。 对帕慕克而言,伊斯坦布尔一直是一座充满帝国遗迹的城市。这个城市特有的“呼愁,早已渗入少年帕慕克的身体和灵魂之中。如今作为作家的帕慕克,以其独特的历史感与善于描写的杰出天分,重访家族秘史,发掘旧地往事的脉络,拼贴出当代伊斯坦布尔的城市生

黑书

简介:《黑书》是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又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出版于1990年。小说叙述了一个在伊斯坦布尔土生土长的律师卡利普寻找失踪妻子的故事。一个侦探小说式的开头——妻子如梦失踪,只留下一张字条,卡利普开始了搜寻,也就开始了在伊斯坦布尔的街头漫游。他逐渐相信,如梦的出走与她的同父异母哥哥耶拉的失踪有关,后者是知名的报纸专栏作家。他开始探寻耶拉文字背后

寂静的房子

简介:20世纪初,祖父塞拉哈亭达尔文奥鲁被政敌赶出伊斯坦布尔,携妻子法蒂玛定居于天堂堡垒。塞拉哈亭一生都在创作一部“可以唤醒东方的百科全书,可到死也没能完成。多年后,只有他的私生子,侏儒雷吉普作为仆人与法蒂玛一起生活在古旧而寂静的老宅。和以往每个夏天一样,孙子法鲁克、麦廷和孙女倪尔君从伊斯坦布尔来看望法蒂玛,他们谈论同样陈旧而空洞的话题,而后就各回各屋,各干其事。可是,

杰夫代特先生

简介:《杰夫代特先生》讲述了一个骨子里充满了现实主义的商人,他结交商人朋友、买大房子、娶帕夏的女儿,却不敢有一丝偏离现状的想法。一个在富裕家庭中成长的青年,他不愿庸庸碌碌、渴望梦想,却找不到方向、脱离实际,最终淹没在现实主义的洪流中。一个用理想谋生的画家,他在艺术的道路上遂愿而行,却还要面对冗杂生活的纷扰,在现实中迷惘、犹疑。 《杰夫代特先生》叙写(请注意不是描写)了在20世

新生活

简介:   在离因斯布鲁克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名叫安布拉斯的城堡。哈布斯堡王朝的达官贵人们将世界上所有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搬到这儿的一间厅室里。我就看见过好些根长长的杆子,这些长杆的一端飘动着许多上面写着农民法的仿羊皮布条。这些仿羊皮布条紧紧扎在长杆的一端,就像乡下农民穿的民族服装上的饰条飘带,或者像马尾鬃。布条一摆动,农民法的文字便混杂组合出成千上万个新词新句来,它的

帕慕克诺贝尔受奖演说:父亲的手提箱

简介:父亲在去世的两年前给了我一个小手提箱,里面装的是他的作品,手稿和笔记。他装作以前那样轻松玩笑地要我在他走后再看,这个“走”当然是说的是他死了以后。 他说:“翻翻就行了。看看有没有对你有用的东西。或许在我走后你可以挑选一些发表。”http://www.56wen.com

新人生

简介:《新人生》讲述某日,名为奥斯曼的工学院学生读了一本奇特的书,遭受强烈震撼,断然告别过去熟悉的生活。他爱上个性独特的神秘美女嘉娜,又目睹情敌遭人刺杀。种种意外让他决定抛弃原有身份,追随书中指引,踏上追寻新世界和新人生的旅程。一连串的车祸,叔叔身后留下的秘密线索,对爱情的迷惘,一款名为“新人生的奶糖,如同几道平行线带领他直达事实底端。但到头来,当奥斯曼亲身经历所谓的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