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菊隐作品集

醉花沉璧

简介:醉问落花,君心沉璧。

窈窕庶女

简介:与石头相恋也许不难,给石头怀个《路人甲》也可以顺理成章,麻烦就麻烦在——绝世曼妙的石头他娘,深藏不露的石头他爹,还有,这个叫石头,却满肚子花花的型男——陆君则!一家老小无良,腹黑贯穿始终——致我浪荡在古代的日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窈窕庶女,君子冰天雪地跪求!花蔻子打造人气作者东篱菊隐09重点工程——腹黑一家亲,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腹黑帮,安得乐无双?让你,追着跑,逃不了,HI

雁字回时

简介:他回来了,她却决定离开。奶奶的离世留给她一个身世秘密,身中剧毒昏迷之后,她的秘密被他发现,心底渐起对她的怜惜,可是她终是离开了…… 她回来了,他满心欢喜,她却忘了一切……

梨花雪后

简介:花样前夫有暴力倾向兼要休妻,顺势自请下堂又惹得狐狸皇帝注意,莫名其,妙多了个三年之约。云游天下的生活简单而温馨,可为以一个转身又天翻地覆了?冰冷而陌生的宫殿、霸道,闷骚的皇帝、虎视眈眈的美人、猜不透的身边人,最爱她的人,也只是把她当作利用的工具。

半叶草的等待

简介:等不到我的半叶草,我愿一路寻找。 跌跌撞撞里回首,有谁在沿路冲我微笑? 却依旧不是我的那枚刚刚好。 然后,年华一日日衰老。 繁花开尽亦会凋。 我于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停下奔跑。 这一次,换你来找。 亲爱的半叶草,但愿我们没有走散,希望这一次我能等的到。

爱情施工队

简介:爱情是什么?就是施工队按照盖房子的步骤:立项、设计、审批、施工到完工。   爱情到婚姻就是交付使用。这中间的过程要脚踏实地不能偷工减料,任何一个小小的误差也许会导致成为“危险工程。”   只不过,施工队人不在多,合心就行,多了反而存在安全隐患容易造成安全事故。   可是,总有些托关系走后门想挤进来的人怎么办呢……摊手……

六福闲人

简介:昆仑山上有高手,打败高手从此吃穿不愁。   PS:这句话绝对是骗人的(金六福血泪涕下。)   金六福是谁?   你不知道他没关系,可是不能不知道他爷爷他老子和他哥哥以及他哥哥的儿子,儿子的儿子的儿子   到底是谁?   呃,忘了说了吗?   就是   自己看好了。  

好景良天-梨花雪后续集

简介:本来想叫“大拖把和小拖把”、“杂货店老板的一家”的,但是被说太“囧囧有神”,只好换个显得有点文化的。 这一卷是对辛情和两只粉团回京之后生活的补充,既然暴风骤雨都过去了,还是写些温情轻松的故事吧。 PS:本卷是非连贯故事。阅读请注意。 文章类型:原创-一般-架空历史-传奇 所属系列:辛情故事之 卷二~ 主角:大小拖把 ┃ 配角:所有人 ┃ 其它:

长安嫁

简介:女主自小在缺衣少食的环境下养成了爱钱的性格,爱给自己存家当留后路,因一碗茶钱暗恋书生马怀素,到了长安意外重逢之后开始默默地付出,无奈马怀素却没有回应,与此同时,因为“一撞之缘”而引起了前来邹家投奔的卢公子的兴趣,终至于向邹父提亲… 她出嫁了,花轿行走的却不是她想去的方向。 他娶妻了,花轿抬进的却不是他心里的人儿。 而他,独立长安街头看那大红花轿渐行渐远。

歪打正着(东篱菊隐)

简介:误打误撞的就撞着了,啥也不说了,缘分啊……

红颜暗与流年换

简介:一个小小女官经历的皇权更迭外加一点小爱情,有点虐!抗虐指数低地童鞋们,偶好心提醒一句哦,有点虐!

最禛心

简介:还没来得及憧憬一下未来的白马王子,她变成了人家孩子的“亲妈,还被扔在荒无人烟的郊区过幽怨的弃妇生活,不过看在他家小老婆福利待遇不错的份上,她认了。 不过,平静的日子总有到头的时候,她不小心地“欺负了一个格格,然后她的弃妇生活被强行结束了~~~~~~~~~~ ps:本文口水加小白,希望尽快看到男主的请从第二卷看起! 本文情节极其生活化,一点也不跌宕起伏,希望看到这些的人跳坑之前

红灯停,绿灯行

简介:泪发版文案:就是这个女人剖了他姐姐。好吧,他就到她的身边看着她,免得她再去剖别的男人的姐姐。 菊发版文案:女的叫白漾,是个法医,是有执照剖人的,呃,不是活人,放心! 老七版文案:其实男主想了,白养谁不是养啊,就养个“白养”好了~

将错就错嫁了吧

简介:《最禛心》之后续——倾城之恋 她是人见人爱的宝儿,只有一只熊猫总是冷脸对她,有什么了不起,熊猫大叔~~~ 人家她年纪小孩不想嫁人,嫁人也不做小老婆,可是这个什么烂柿子搅什么局?害得她还要求那个冰熊猫帮忙,烦~~~ 可是这个熊猫貌似也不错,可是总不能将错就错吧?她可是很有原则的~~ 有不明白女主身份来历的,请看《最禛心》。

君紫好糗

简介: 烈日炎炎。在一片美丽的花海中,一个头戴斗笠的女子正在花海里忙活着,斗笠外面覆着的纱不时被风吹得飘起来,好一副美丽的景象。只是,如果那女子能把“啊!”、“天!”、“该死的”之类的噪音给降到零的话,估计就更完美了。   “喂,小人,闭嘴好不好?吵得我不能睡觉。”树上传来一个懒散的声音,被喊作小人的女子顺手抓起一把土向树上扔了过去,可惜那土半路就被击落了。   “哎,说过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