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流觞作品集

无处安放的婚姻(之子于归)

简介:Woman——谈笑:典型的都市女孩。心里藏着千千结,外面穿着厚厚的盔甲。在孤独中长大,视寂寞如平常。因为年龄越来越大,她便为自己安排了一段婚姻——嫁给一个不回家的军人。Man——陆枫:满脑子都是怎么做巴顿将军的时候,他遇到了渴望家庭的谈笑。他觉得谈笑独立、聪明。不管她是勃朗宁手枪,还是廓尔克弯刀,都是武器——武器属于军人,他应该娶她!Marriage原则:婚姻只是形式,独立和距离才是目的

清秋大梦(上)

简介:他是个威震海内、万人景仰的怡亲王,只可惜盛年早逝,被一只堪称妖孽的女人招魂到300年后的世界。 她衣着暴露,举止张狂,不遵伦常,没有廉耻。无视他喋喋不休的控诉,不仅凭想象YY出他的□的十三爷的画像,还在他面前和别人上演活色生香的春宫秀,让这个当年温文尔雅的13爷羞愤欲死。 她也可以很美丽,尤其她工作的时候“眼镜片后面的双眼带着一种狂热的光芒”,“让人感觉到生活是如此的充满了希

绝梦谣

简介:为什么上天赋予她卓尔的容貌,却不让她拥有纯粹的爱情? 为何赐予她生命却没有守候她,让她快乐平安的成长? 既然设定她的性别却又为何逼迫她在N个男人中间辗转求生? 使她拥有聪颖的头脑,却陷她于步步为营、如履薄冰的境遇 她有感情,却屡屡被人割裂侵犯, 丧心病狂的生父,利欲熏心的青梅竹马,阴冷狠绝的皇四子与 心机深沉的皇八子…… 女孩子不是天生被人疼、被人呵护的吗? 一个女孩究竟能承受

双栖蝶(清风素影)

简介:他,曾经重兵在手,平视帝位,一纸诏书风波万里。 她,秉性天生柔善,深藏不露,一夜惊变血染白衣。 他以为,这世上不过手足相残,高墙囹圄。 她以为,这一生只得挑灯看剑,无关风月。 他,心高气傲,志在庙堂。 她,随风逐浪,心在天涯。 疏疏天意,茫茫粟尘,相逢相离,相聚相伴,终有一日—— 他,愿放下庙堂,随她浪迹天涯。 她,愿远离天涯,陪他身陷庙堂。 缘定,已三生。 -------谢谢“落客无涯”提供的文案,拜谢:) ====================== 关于十四的后

哪一年让一生改变

简介:同样受到离婚伤害的草草和沈备,一个只想找位同居密友,另一个只是需要情人关系——他们却在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当初建立情人关系,是草草主动提出来的;现在沈备求婚,他自以为走得很快了,没想到草草又早他一步!为什么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每次的要求都如此大胆前卫呢? 他们能互相扶持走出过去的阴霾吗?但是,这是生活在一起的理由吗?这是他们再次结婚的原因吗? 有爱情的婚姻不能长久,没爱情的

千里东风一梦遥

简介:一个新郎,两个新娘。夫妻交拜时的等边三角形,我却对着另一个人的方向…… 我忘记了自己来自何处,也忘记了那一世的恩怨纠缠。置身这个世界的朝堂、江湖,我没有一技之长,只有求生的欲望。 我和洛玉箫有着得来不易的爱情,却因他最初对另一个女人的誓言而劳燕分飞。 我和杨不愁,虽是名义上的夫妻,却始终陷身在家国大业的迷雾之中。他和纪相的明争暗斗,他和诸汗国的生死较量。每一次,我都被作

清秋大梦(下)

简介:不一样的清穿文。女主角玉敏弘(是不是在恶搞老俞??)在律师事务所工作,兼职灵媒。在某次招魂时,误将已薨逝的怡亲王招至现代。两人共同生活一段时间后,又在十四等人的干预下,回到康熙年间,两人同时附于胤祺侍妾绿浓身上,并产一子弘晳。后玉敏弘附身于一宫女,胤祥穿到八岁的胤祄身上,并逐渐产生感情。两人生活中波折不断,最终得以厮守。女主卒于雍正三年,男主之魂复回怡亲王,并忘却前尘旧事。雍正

遇见你是我宿命的审判

简介:每个人都有一个梦 当梦碎的时候 就是认命的开始。 我心知这漫漫人生需我孤身走过,有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受只能由我独自体会清楚,有荆棘环路让我鲜血横流,有相遇有离别亦有重逢的喜悦,有迷惘有孤独有绝望亦有机会能重拾希望的曙光,有辛酸有麻木亦能一瞬间顿悟,人毕竟渺小,却也依旧强大到有勇气一路披荆斩棘,浴血奋战. 一次意外的搭救,她遇见了不该爱上的人;一场有预谋的伤害,

阳光穿透毕业的日子

简介:《阳光穿透毕业的日子》讲述了:活泼天真的女大学生孟露为了追逐男友谢亦清,打算毕业之后去北京闯荡。可谢亦清为了前途,与另一个女生走在了一起。孟露暗恋了四年的男生公子润不期然地向她表白。毕业在即,谁知道自己明天会去哪里!于是孟露拒绝了公子润,依然选择上北京,在一家公司实习做销售助理。没想到公子润也到了这家公司做销售!这算转角遇到爱,还是冤家路窄?毕业了,每个人都抢着进入大都

你丫如此多情

简介:苏铮十三岁时就想一辈子跟着秦斌,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极蠢无比——倒追来的男人果真不懂珍惜。于是,她决定甩了这男人,开始全新的生活。 秦斌可不赞同,他认为女妖精就得由男魔头来收,换个娘娘腔就出人命了!所以他坚决死缠烂打厚脸皮贱到底! 帅气阳光小警察葛聪,金领腹黑男方博岑,谁也无法真正走入苏铮的心,她全部的激情和智慧都用在折磨那个“唯一的男人身上了! 爱情里,每个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