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晏作品集

娘子到口酥

简介:履亲王府院落,履亲王允祹为首,领着家眷跪了一地,聆听圣旨。"和硕履亲王年逾六旬,仅有一子,年已十有二岁,可望成立,为定太妃最所宠爱。今遘疾溘逝,朕心深为悯悼,应予加恩,一切丧仪俱照世子例办理。"刚刚失去独子,伤心欲绝的允祹,满脸悲色地叩头谢恩。"皇上谕旨,今将皇四子永珹过继给履亲王为嗣,并即刻送入府内抚养,以慰定太妃伤痛,填补府内空虚清冷。"允祹深深伏地,激动地叩谢圣恩。一顶四人抬

妖儿魅

简介:"乾隆八年四月二十日生于姑苏城‘白衣庵’,名永琅,父为爱新觉罗`允禧,母颜氏,梅花簪为其母遗物。"小僧童九儿低低念着信纸上简短的一行字,心中十分困惑。"永琅?这说的是谁?生于乾隆八年四月二十日?刚好比我大两个月?父名爱新觉罗`允禧,这名字也太怪了,有人名字这么长的吗?"他好奇心大起,对着这封信出神思索,信中好几个字不识得,还把永琅的"琅"字念成了"良",又把允禧的"禧"字

云龙戏麟

简介:染云龙、染云龙...一个戏子,一个美若天女的戏子,才望一眼,就教他神魂颠倒、心荡神驰!向来对女人都没啥兴趣的他,为什么一个美少年就轻易把他迷倒?还以为自己清心寡欲,但染云龙的一颦一笑,都被他看作是要命的勾引!他就快管不住自己了,决心要躲得远远的,偏偏染云龙还送上门来,这下子就算败坏道德、世俗不容、身分不配,他都顾不及了...韫麒贝勒,当今皇上的亲弟弟,怡亲王府的二贝勒

独占二郎

简介:九日当空。烈日炎炎,向地面张开火盆大口,天空不见半丝云影,河流干枯见底,田地龟裂,禾苗枯焦。天地间无风、无云、无声,只有热气炽烈蒸腾。杨戬站在巍然耸峙的高山上,悲痛地凝望著被烈日炙杀的母亲。玉帝竟然如此心狠绝情,杀死了本人的亲妹妹!他抬起悲痛愤怒的双眸,怨恨地仇视著天空中的九个太阳。他知道,在天界灵霄殿某处,有一双眼睛也在冷冷地注视著他。WWw.7WENXuE.Com

感皇恩

简介:「月筝,你可愿服侍五哥?」「古遗堂」与「翔鸾阁」两座院落之间的飞霭亭中坐着两个男子,一个是兰王府的六爷凌芮凰,另一个是五爷凌芮鼎。月筝凝神望着对她说话的凌芮凰,双唇紧抿着,心思慌乱。她不明白六爷为何这样问她?服侍五爷的雪笙被大丫鬟兰音打得浑身瘀伤,她带着雪笙找五爷作主,希望五爷惩戒兰音,这似乎才是应该讨论的重点,却为什么会变成了「她可愿去服侍五爷」这样的问话?「月筝?怎么不

皇叔爱窝窝

简介:寂静的清晨,射出微弱烛光的上书房窗牖中传来孩童的背书声。「......子曰: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以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小叔叔......」十三岁的弘历发现身旁的八岁男孩允秘正在打瞌睡,急忙轻拍他的脸。「别睡了,要让朱师傅看见你打瞌睡,你就糟了!」允秘蓦地抬起他的小脑袋,勉强撑开眼,痛苦地皱着眉头,跟着一起背诵面前的书--〈中庸〉。这里是皇子读书的上

耍娇娇

简介:河北涞水县,云溪水峪。红砖绿瓦、规模雄伟的怡王陵前跪满了一地男男女女、老老幼幼身著孝衣的家眷,只有一人静静伫立著。雪白的纸花灵幡在风中漫天飘荡,哀乐悠远,夹著隐隐哭声,在冷风中显得格外悲凉凄怆。"十三弟,此处三面环山,依山傍水,林木丰茂,是朕亲自为你选的万年吉地,你还喜欢吗?"那唯一站著的男人便是雍正皇帝,他神情悲怆,望著本人亲笔所写的碑文,心中涌起一股苍凉孤寂。"十三弟,朕身

爱情不过期

简介:雨,排山倒海般的倾盆而下,天空黑鸦鸦的一片,像准备将世界一口吞没似的,重重地罩住了天地。何矞矞撑着伞,呆站在公车站牌下,她最痛恨在这种下大雨的早晨赶着上班了。看了看手表,要准时上班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前一阵子遇上梅雨季,她的卡片几乎是一片满江红,月底更以迟到十九次的辉煌成绩荣登纪录保持人。才刚被经理召见过,冷嘲热讽了一大顿,没想到今天才六月五日就已经迟到了三次,到了六月底,说不

麻腻贝勒爷

简介:宗人府深巷,入夜时分。胤禘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扶着手杖,踩着长满青苔的小径,穿过青黝黝的高墙,来到上着沉沉重锁的铁门外。细细的雪花纷飞,让死寂的宗人府看起来不那麽陰气森森。「开门。」胤禘从铁门上的方孔向里望去。守门的笔帖式看见来人是胤禘,恭敬地行了个礼。「奴才给十九爷请安。十九爷,不是奴才挡您的驾,是皇上有旨,任何人都不能见十三爷。」「我知道,不过今天是二月初一,是十三爷的

一早想爱你

简介:为了证明本人不是别人眼中的生活白痴,他离开了养尊处优的豪宅......他不过是帮她画了幅设计草图罢了,她却兴奋得死缠着他当她的守护天使!这要怎么当?他真的没经验。但是越与她相处也越发现她的好。如果她知道他欺骗了她,她是否还愿意让他做她一辈子的守护天使......WWW.1TDW.COM

大清戏王

简介:大清皇朝底,民间霸主起。天下船运一统漕行,大观戏班艺盖四方,江南织造重现锦绣,如意酒坊醺染群眸。各界翘楚,一展雄风,掳获佳人芳心。商事卓绝,绽放风华,享尽繁荣胜景。百年基业,盛极一时,尽入红妆掌中。峰回路转,去弊振兴,风云再起即荣。故事之前......乾隆五十五年秋,扬州盐商为了庆祝乾隆帝八十寿辰,在安庆组织了一个名?「三庆班」的徽戏班进京贺寿。头一回进京的「三庆班」崭露头角,引人瞩

不二娘子

简介:盛夏的落日余晖斜斜洒在这一条繁华的街道上,柔黄的光线照耀著「白帆楼"这块有些陈旧的招牌。零星的几桌食客在"白帆楼"大厅内吃饭喝茶,其中一桌客人是个年轻的男人,两道斜飞剑眉,眼睛柔美狭长,冷漠得宛若上好的黑色玉石般宁静沉稳,他身上穿著一尘不染的洁白长袍,面无表情的脸完美得像雕塑。大厅内的食客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年轻男人的身分,他是江南第一大富商艾瑾的二子,名叫艾辰。"艾少

皇上如意

简介:白白的月光斜斜地照进雄伟的宫殿。深邃的亮起一盏盏晕红的宫灯。天未亮的寅时,是钦天监为新君玄武皇帝立后册封所选定的吉日良辰。三名入选的秀女已等在贞顺门外良久,两名年纪稍长的秀女眼观鼻、鼻观心,盛妆的脸上没有笑容,一副傲视群芳的骄矜神情。年纪最小的秀女倒是满脸愉悦的表情,不时偷望着她们,也悄悄欣赏正待苏醒的富丽皇宫。一阵晨风拂来,小秀女禁不住打了个冷颤,一连"哈啾、哈

引诱

简介:当麦司彻将他那部马莎拉蒂跑车停在铺着红毯大道的饭店大门口时,立刻掀起一阵巨大的蚤动,媒体蜂拥而上,快门声清脆利落地响起,镁光灯不停闪烁,热烈汹涌地朝他围攻。今天是"辛氏集团"董事长长公子的婚宴,政商名流云集,但是任何人都不像麦司彻,一出现便引起如此热烈的蚤动。车门打开,麦司彻走下驾驶座,车钥匙顺手丢给一旁的饭店接待人员,对眼前陷入疯狂推挤状态的媒体记者和镜头视若无睹,直接

梦上天

简介:羽绒般的雪花漫天纷飞着,将天地素裹。白茫茫的大地上走着一长列的离乡灾民,一个挨着一个,在雪地上艰难地缓缓前行。陡然间,藏匿在林间的一伙盗贼鬼魅似地冲出来袭击灾民,老老少少的灾民悉数倒地,盗贼掠夺到的战利品仅有一条细细的金手链,遂拂袖而去。纯白的雪地上溅染了殷红的鲜血,但是很快的,新飘落的雪花便将惊心动魄的血迹慢慢掩盖住。大地仍是一片洁净的雪白,彷佛方才的杀戮不曾发生过

丑奴儿

简介:清乾隆四十年,隆冬。大雪纷飞,银米似的雪粒无声地撒落在北京城街巷胡同中。午夜,一顶小轿自窄小的胡同口内匆匆抬了出来,将平整的雪地踏出一路凌乱的足迹。「快点儿、快点儿!脚步加快点儿!要是耽搁了时辰,大福晋和小阿哥有了什么闪失,咱们可都别想活命了!」跟在轿旁大步快跑的中年男子,一路心焦如焚地催促着四名轿夫赶路。小轿内,一名貌美的少妇紧抱着一个三岁的小女娃儿,在颠晃的轿身内努力

糖缠皇十八

简介:"胤禘,衣服穿好了没有?额娘在等你!"一个俊秀的十岁男孩跶跶跶地奔进古鉴斋,对着坐在床沿,与他有着如出一辙脸孔的男孩喊道。"就快好了!"胤禘臭着脸让宫女服侍他穿衣,眼神冷淡、排斥地瞥了一眼窗外。"从一大清早就吵得要命,真是烦死人!"胤衸好脾气地笑了笑。"别这样,今天是额娘的生日,额娘要是看见你摆着脸,她也会不开心的。你今天可要乖点,知道吗?"胤衸和胤禘是双生兄弟,虽然两人一起出

百鸟朝凤

简介:「六爷,总算快到扬州了。」身形魁梧的宗尔克,对着闭眸假寐中神情慵懒的百凤低声说道。百凤缓缓睁开俊眸,隔着舷窗往外瞭望,只见雾一般的细雨笼在宽阔的河面上,远观苍茫无际,一片水天相连。「这趟南巡可真够折腾人的,等下了地,定要找间客栈好好睡个饱觉。」面孔白晰清瘦,书生打扮的史永青满脸疲惫地伸了伸懒腰。「各位爷,天候不好,看起来要下大雨了,前面有个旧渡口,先在那儿登岸可成?」撑着长篙

干脆来真的

简介:哗......符音站在充满了贵族气息的豪华大厅内低声赞叹着,若不是右侧墙上浮雕着「太极科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她肯定以为本人走进了一家五星级的度假饭店。「每日能在这种环境上班真是太幸福了,好高级的享受啊──」她怔怔地往前走,推开一道落地玻璃大门后,眼前出现百坪以上的大型办公厅,偌大无人的办公室显得十分冷清空旷,唯一的灯光来自于走道上的那排嵌顶灯,在微弱灯光的投射下,她约

公主金安

简介:柔柔的和风拂面而过,不知名的花香,淡淡的惆怅,是那处儿曾相见,相看俨然......艾刹站在的这一头,怔望着另一头侧身伫立在月华门前清雅绝俗的宫装少女。弯弯柳眉好似笼着轻愁,一双含情带愁的水眸无限温顺地瞅着他,朱唇微启,似有话说却欲言又止。她是谁?好面熟,在什么地方见过?艾刹疑惑地辨识她的身分,见她穿着藕荷色的旗袍,外罩蜜合色的宁绸褂,看这身服色绝不是宫婢,皇上的后妃他曾经见过,知道她不

互相爱着了

简介:怀恩幼稚园大班--头上绑着两条可爱小辫子的施瀛瀛,两手端着点心盘,秀秀气气,优优雅雅地往本人的座位走去,正准备想好好享受她最爱的红豆沙牛奶时,谁知一个不小心踢到桌脚,小小的身体往前仆倒,点心盘以优美的弧度飞出去,点心碗凌空一翻,变成了帽子,不偏不倚就盖在全班最凶悍的曾友干头上!施瀛瀛抬起头,看见曾友干惊呆的脸上淌满了红豆沙牛奶,血淋淋的,好不骇人!这一幕惹得全班小朋友拍手大笑。曾

狂狮的宠儿

简介:「诗诗,太阳快下山了,我要回家了。」一个星期六的傍晚,白色沙滩上插着一支大太阳伞,伞下站着一个小小少女,面对着宁静湛蓝的大海喊着。「诗诗、童诗诗--」尖细的喊声断断续续夹杂在海风中。平静的海面冒出一个清秀少女来,两只湿亮的手臂滑开蓬蓬水花,缓缓朝岸边游回去。「夜香,今天海底的状况不错哦,干净清澈,每个珊瑚礁都看得好清楚,你今天不能下水实在太可惜了。」童诗诗踩着白沙上岸,笑嘻

要幸福喔

简介:"流星!"童稚的嗓音惊喜地尖叫著。"安娜姨,看──"一双素手温顺地抱起小小的身子,轻声说:"一定是星石的妈妈来看星石了,星石开不开心?""开心!"清亮的眼瞳中闪烁著兴奋,但是流星稍纵即逝,转眼便坠落了。"安娜姨,妈妈为什么不多留一会儿?""妈妈看见星石长得这么漂亮可爱,又有安娜姨这么疼你,所以很放心呀!""星石永远都要跟安娜姨在一起。"软甜的童音撒娇地嚷。"那当然啊,你是妈妈送

蛰龙

简介:「莫名其妙被这白衣男子强掳上山, 她应该惊慌、应该抗拒才是, 她竟开始怜惜他的孤独寂寞, 甚至......想伴他永远。 但对他而言,本人不过是陪他过冬的消遣罢了! 怎能要求他真心付出? 如今他也有点后悔了, 当初一时兴起把她掳上山, 没想到竟会陷入重重烦恼的境地; 不行,他得赶快送她回去,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痴情的叫人心疼的女孩, 他的理智崩溃了, 此刻,他再也无所顾忌, 只想与她一起燃烧,一起沉沦

最最亲爱的

简介:施滟滟相信武胤乔是她的命定情人,她的人生一定要有他才完整!果真才一见面--他那似曾相识的面容就教她心狂跳、指尖微颤。可是,他对她却没有一点点感应,还老爱对着她臭着一张脸,爱理不理的。看来,要追着他谈场恋爱似乎比登天还难......也许,她应该要多制造一些机会,慢慢引导他......WWW.1TDW.COM

痴情种

简介:当我二十岁时,我没有想过,要把本人在三十岁以前嫁出去原来是件困难的事,而今天的我就要过三十岁的生日了,我非但没有把本人成功嫁出去,甚至还连一个男朋友都没有。没有婚姻倒也没什么,但没有男朋友,却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我......终于三十岁了。"唐莫如对着镜子精心黏贴着长睫毛,一边仔细检查着本人的脸蛋,总觉得镜中的本人和二十九岁的昨天似乎有些不同了。距离她上次照镜子的时间是八

八宝公子

简介:姜府花厅里,七个小女娃围在一起分炒栗子吃,每人分得二十颗,唯独年纪最小的四岁小女娃只分到十五颗。"大姊,为什么我分到的最少?"四岁小女娃不依地嚷起来。"云仙,你根本就吃不完呀!每回吃不完就随手丢了,你知道这样多浪费吗?能吃多少就拿多少,乖,听话!"十岁的大姊凤仙教训起同父异母的么妹。"我不论、我不论,我要跟你们一样多,我要跟你们一样多!"云仙立刻哭闹起来。"你根本就吃不完嘛,到时

美人遇到虎

简介:一辆马车从荒凉的山径上疾驶而过,崎岖不平的路面令马车好几次差点翻覆,但是虽然如此危险,马车却仍然飞快疾驰着。「快、快--」马车内有一男一女,脸色如纸一般白,惊恐万分地催促着车夫。车夫不断怞鞭驱策着马匹,彷佛身后有鬼魅在追逐,逼得马儿没命地狂奔。马车内的锦衣男子惧怕地望着窗外急速飞掠的树影,坐在他身旁的少妇紧抱着怀中刚满一岁的女娃儿,害怕得浑身发抖。树梢有飒飒风声,隐约听

乞龙情

简介:云雾氛红的树海中,有一泓绿水静静地躺著。湖面清澈如镜,倒映着高耸耸峙、层峦叠峰的群山。千顷碧水,无一波纹,倒影如画,这方景致仿佛空灵寂静了亿万年。不过,岁月无惊的天湖此刻渐变了颜色,腥儒的血污目苍穹星星点点落下,溅红了幽静翠绿的湖水。天湖底有条小赤龙正在潜灵养性,一嗅到难忍的腥臭气,禁不住血气上冲,纵身跃出湖面,眯起眼睛细看--见天湖上方半云半雾之间,立着一个巨大的人影,体形雄

君莫非

简介:高山。怪石嶙峋。黑夜。大雨。在这种下着急雨、不见一丝星光的酷寒深夜,山中最不可能有的便是人气。飞禽走兽都躲在巢袕中避雨取暖,就连山精鬼怪也懒得活动了,整座山死寂得可怕,除了哗啦哗啦的雨声,嗅不到半点生气。暗黑的密林间忽地出现一抹雪白朦胧的光影,如烟似雾,在雨幕中跳跃前行,点缀在墨一般的漆黑中。很快地,又隐没到黑暗里去了。「我可以进来躲一躲雨吗?」那白影钻进了洞袕中,客气

总数58 / 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