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晴作品集

就是皇后

简介:身为徐家女子,非朝中栋梁,即边疆猛将!而她…… 而她……而她只是徐家明珠里那颗刺目的小沙砾, 一生平顺、温良,成不了啥大志业…… 也罢也罢,成不了啥大志业, 那她就快快活活地过她平顺、温良的一生吧! 只想捡个平顺日子过,可无奈她连上小倌馆找个伴都得捡她们挑剩的…… 真这般难吗?其实,她的要求并不高呀, 只要肯花点心思在她身上,真心对她好,就算有些残疾也无妨的。 她无妨,人家可有心了!瞧,连

追月

简介:听说,今天是几万年来火星离地球最近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就——碰! 呃……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房、二房、三房,还有家妓,现在连丫鬟也……  这年头的男人啊——好欠扁! 要是她的男人,她才不允—— 唔,他作什么拿那双迷人的美眸像盯猎物一样盯着她? 还为了她,特意在妓院过夜?这……这什么跟什么呀! 呜呜,早知道她先前就多谈几次恋爱,累积一些经验值, 现在也不会在这里全数赔上了自

南临阿奴

简介:有此一解,「奴」字,在南临有卑贱之意。 天可怜见,她小名刚巧就叫「阿奴」,卑贱阿…… 不不不!她虽名为阿奴,但她可是堂堂胥人之后、徐家第六女, 瞧瞧!是那个「四国四姓一家亲」的胥人之后耶, 哈——不想抬头挺胸都难! 更何况,她还受尽皇室独宠!只是…… 只是……好呗好呗,她承认,她是备受宠爱, 但,她奉旨永不许出京,一世都只能是个井底小青蛙呀! 小青蛙呀……她的眼睛总是一厢情愿追寻着那个翱翔天

一鸣天下

简介:吃吃吃……吃、吃太多了? 唔,她也不想这样一直吃一直吃啊! 吃得这般圆滚滚,吃得如此没形象…… 想她还奢望能当个威风的「数字公子」呢! 她也不想这样的,可是,她不能不吃啊…… 而且,就算她不吃,某人也会强逼她吃呀! 也不想想,她可是长辈呢! 瞧,她只是还想多聊一下下,还不想又无梦睡去,随即—— 嚼嚼嚼……唔,某人又喂她食了! 唉!有时就连在那样「亲密」的节骨眼上, 她也不忘吃吃吃……真是破坏了那

好一个国舅爷

简介:天朝有个庞何,宫里人称小国舅,是天朝里最为嚣张的国舅爷!皇上与他交好,恭亲王是他一墙之隔的师父,他的太傅爹还是天朝百年不世出的天下圣儒。他的背景真是雄厚到......气死人了!为非作歹的程度更是令人......发指!无奈──他强抢民女!官员当没看见。他横行霸道!百姓当没发生。小孩子朝他丢石头,家家户户连忙把门关......于是民间流传一句话,爹娘一叫:「坏国舅来了!」保证哭闹不休的小孩马上噤

有女舜华

简介: 一报还一报…… 这、这……去他的絮氏诅咒! 她好歹是个金商之后的大家闺秀——呃,好吧,衰败的金商之后, 而且还是一世多病的金商之后大家闺秀。 但,她一生良善,待人客气至极,从没做过坏事、也从没害过人, 虽絮氏一脉注定到她这代绝后,可也该给她个好死,而不是这样人人喊打呀。 她一点也不想要变成这样好不好! 虽说她现在真的很壮……比北瑭任何一个女人还壮! 可这样顶着一张绝美容颜,却是人

春香说

简介:文案: 遇春则香,好个春香公子! 出身名门正派,血统纯正到比黄金还高贵…… 是啊是啊,真是差了个云泥之别了, 想她好歹也出身书香之后, 可 亲亲爹娘偏偏没教给她高雅气质, 只留她天性一身市井气息……怎配啊! 是不配! 无奈这人天生散漫,发懒成性,懒到……对女人一点兴趣也没, 却是一个不小心掉到她跟前,一头给栽了! 这下……哎哎哎!春天失火了,她今朝着了火…… 怎生了得?她怕天打雷劈啊…

妖神兰青(下)

简介:简介: 呼……呼呼…… 唔,为什么会这样?只是看着他,她竟有股吃掉他的冲动! 不行!不行! 今今说过,意乱情迷时若是心里快活, 那就算身落万丈悬崖也是愿意的; 可方才……她不快活!她一点都不快活! 她不想跟那些人一样,一见媚态横生的兰青就想压他在地…… 她不想!只是她更讨厌他谁压都无所谓的样子! 她也许不聪明,但她会看! 爹说—— 她只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够了,只要认真去看,终究会明白一切的! 她明

妖神兰青(上)

简介:文案 绝境吗? 十三岁,被家主赶出兰门,从此“妖神”之名便烙了身, 妖神二字,并非荣耀,而是毁灭…… 十八岁,为了江湖传言得之便能愿望成真的鸳鸯剑, 他带著关家傻大妞展开逃亡生涯…… 是绝境吗? 那可不,鸳鸯剑算什么?人家想玩,他便陪著一块玩罢了, 哪管什么剑的! 倒是这傻大妞……两岁的娃儿能懂什么?又能记忆什么? 可,为何她看他的眼神……是防他吗? 看著那眼神,心口竟不自觉揪了起来…… 他竟有

家佛请进门

简介:说实话,自知道有了七月鬼当家系列后笔者是提不起兴趣去看的,因为笔者怕鬼也怕恐怖的故事。不过,既然是言情小说,《家佛请进门》当然不是以恐怖来吸引人的。很多看过《家佛请进门》的于迷都会不自禁的流下眼泪吧,这真是本催泪弹啊。但是,笔者看了网上的些评述,说这系列的就喜欢看席绢的,不喜欢某些以赚人眼泪为目的的小说。 是是是,他是一介文弱书生,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可——可他也非百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