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荣成作品集

风云系列

简介:《风云》是香港漫画宗师马荣成的代表作,该漫画集武侠、科幻、神话于一身, 为香港漫画销量之冠。更先后改编为小说、电影、游戏、电视,都曾引起轰动。www-56wen-c o m

中华英雄

简介:人活着;为了会什么?为了达成内心的欲望?为了在轮回的巨轮中肆虐?经历了生,老,病,死......体会过贪,慎、痴之后......便什么也没有?"答案。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他活着;却只是为了"刀"。对他来说,刀比生命更重要。而刀切割人肌肤爆射出的血花,也比一切都还要美丽和壮观......。刀;就是他活着的意义。《中华英雄》是由香港漫画家马荣成所编绘的武打漫画,由前身为玉郎机构的文化传信集团所出版

风云续集

简介:步惊云没有死。所有人都没想到他居然会没有死。身堕十万丈深渊,任聂风轻功盖世,力挽狂澜,也挽个回他的命,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如陨星般的急坠而下,想必粉身裂骨。无命生还。但是,现在,他却平躺在沾露的柔软草地上。睁开眼。毫无遮掩的星光冷淡的照在这个不哭死神身上。身上的轻重伤日立如无数柄刀于同时拥刺着他的心。他满身冒汗,唇裂龈血,但在巨痛中,却仍很清醒。把他从在死城前拉回来的是

惊世少年

简介:“这是什么?”“你的命。”“‘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这句话便是你为我所批之命?”“正是。”“此话何解?”“当中意思,是说只需你一遇风云,便能化作九天之龙,天下将尽在你的脚下!”“那何处可遇风云?”“不知道。”“连你也不知道?”“风本无形无相,没有一刻静止;云亦聚散无常,飘渺不定!纵使穷究玄机,也算不清天上风云之反复!”Www.XIAboOk.com

再见无名

简介:天下会,仿佛是一切情愁恨怨的“终站”。步惊云聂风,孔慈断浪,一千人等经过无数兜兜转转、曲曲折折、寻寻觅觅、凶凶险险,到了最后最后,还不是要回来这个地方?天下会,又仿佛是一个——墓。所有痴情儿女的墓。由于天下会是一个只许斗争、不容有情的地方。无论是男是女,于天下会内生情,就如同自掘坟墓。如今,便有四名男女,正一步一步再次接近这个痴情坟墓。这四名男女是——wWW。56wen。com

魔渡众生

简介:如果说,黑暗是步惊云的归罕,那在他的归宿之中,一定还有另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以女性躯体出现的人行化身!由于这个女人,也和步惊云一样。一生只属于黑暗。而这个同样属于黑暗的“她”,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了。“她”的故事,也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那一夜,也和人间无数长夜一样,充满魅惑与寂寞。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她”那晚所走的路,铺满了血!WWW.XIAboOk.com

四大天王之夜叉

简介:相传,佛教有四大守护神四大天王!——东方持国天王,守着天之东!——南方增长天王,守着天之南!——西方广目天王,守着天之西!——北方多闻天王,守着天之北!这四大天王,各坐镇天涯海角一方,守着三十三天,九山八海,祈求茫茫红尘,千秋万世风调雨顺……而这四大天王的容貌,据佛教经典所载,亦有不同描述。——东方持国天王,虽然身披战甲,惟却时常流露慈颜微笑,性恪慈爱悲为怀,可说是刚柔并济,相当完美。wwW、5

搜神篇

简介:汗,一滴一滴地自他的额角流下。少年正在匆忙赶路,赶得好不辛苦,但是脚下所踏着的路,也不知是否他应该要踏的归途?纵然渺无方向,脚仍是不断向前,不断向前,犹如一头孤魂野鬼。身前身后,尽是杂沓的影儿,影影绰绰;少年瞧真一点,只见影儿尽是愁眉不展的百姓,像在逃难……逃难?逃往哪?少年极目一望,却见这些人原来并不是在逃难,而是在轮候……www。56wen.c o m

天哭

简介:红尘世间,试问“谁可独尊”?有人说是天上的“神”。盖因“神”的地位远在“人”之上,不断脾脱茫茫众生,受千人拜万人敬,地位尊崇无比。亦有人认为是地狱的“魔”。缘于“魔”的存在由来已久,天上的“神”却不断无法将“魔”彻底消灭,千秋万世下来,魔道仍然横行!故而,“魔”的本事可能比“神”更强更大,更有资可靠“独尊”于天地之间!但是,人们的想法全都错了!wWw。56wen。com

九天箭神

简介:生命本就淡。当然平淡也是一种——福。关于“悦来客栈”的掌柜“唐伯”来说,他也乐得平淡!他的每一天,都是如常展开见牙不见眼的笑脸迎接宾客,生命对他这种平凡老头而言,就像无数个重重覆覆、毫无惊喜的昨天!但寻常人家只配有寻常际遇,谁又奢望生命中会有什么惊奇惊喜?只求无风无浪、无病无痛地过活便算万幸,于愿已足!只是,虽然掌柜“唐伯”乐于平淡,他却造梦也没想过,在本人刻板的生涯中,终于

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简介:人比庙老。人,是一个正手牵着一个八岁小男孩摸黑上路的老婆婆。庙,却是这个老婆婆正要和小男孩一起步进的——“慈隆庙”!一切一切,都是由这座慈隆庙内的一柱“清香”开始……慈隆庙确实并不太老,算起来,还比老婆婆手牵的八岁男孩,犹要年轻一岁,只因此庙仅于七年之前建成。故此,慈隆庙虽然细小而简陋,却并非是一座“古”庙,而且它建于天山脚下的其中一条小村村口,位置不算偏僻,所以在大白天,也